第一千五百九十七章 徐州之战(194)

    

    张飞如果败了,刘澜肯定得发疯,先不说生死,最少意味着袁绍军将会大举南下,在徐州现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一系列的连锁反应必然会让他大败,算是到时候鲁肃能取得效果,袁术把张勋和寿春军调回寿春,曹操和袁绍也不会太过在意,那个时候也意味着他必须得撤退,而以徐州为跳板进入原的设想也将彻底破灭,也几乎等于宣高未来在争夺天下事丧失了先机。!

    当第二日刘澜在房间内收到徐庶关羽黄县最新的战报之后,终于可以放下心来,可黄县虽然安全了,但徐州之战已经刻不容缓,所以徐庶当即开始劝说道:“要不要再给鲁肃发道命令,让他见信之后,不得拖延,不可犹豫,务必第一时间出兵寿春。”

    刘澜点点头,张飞撤了,但最少丑也不敢短时间内也不会撤出东莱,而在这段时间内,却必须要改变目前的现状,尤其是在昨天听了是仪那番提点之后,不仅刘澜包括徐庶,可以说都想尽快解决寿春军的麻烦,并间接促使曹操退兵。

    这才是刘澜眼下最想见到的局面,像是仪所说,他确实从一开始犯了错误,走了误区,其实徐庶有过提醒,可最后却被刘澜说服了,而且时候来看,当时的情况也较令人满意的,只是袁绍最后派丑出兵南下则让他最初的决定变成了无用功。

    在如此局面之下,是仪的提醒,其实又回到了徐州之战最初的设计之来,当然只不过最初的设计是直接对付曹操,而在是仪出谋划策之下,变成了再次奔袭寿春,但这一差距,反倒让刘澜看到了希望。

    也是,袁术能在寿春的问题犯下大错,这一回,会不会受到同样的效果,是同一处地方摔倒两次,还是会重蹈覆辙呢?

    一切需要时间来印证,但有一点刘澜却必须要提醒自己,永远不要把希望寄托在一两个人的身,算鲁肃会成功,但也要做好他失败后的应对措施,只有这样,才能够保证真正的万无一失。

    这一点好像虽然陈宫曾经保证可以当下曹操,但他还是派出了赵云在暗相助,不是他不信任陈宫,实在是战争之事,瞬息变化,哪有什么百分百的情况,为确保万一的举措,而从结果来看,他的保险举措是完全正确的,如果不是赵云,现在的沛县指不定是什么样子。

    而随着曹操不在有所行动之后,对于赵云刘澜也让他偃旗息鼓,不要主动挑衅,虽然偷袭粮道让他们士气旺盛,可是曹操用兵出神入化,虽然他按兵不动,但也说明他会采用守势,也是说他现在要先确保在沛郡可以行动自如。

    如果这个时候赵云再去挑衅,那是自投罗了,到时候在袁曹联军的合理围剿下,贸然出兵的赵云和龙骑军,恐怕也会全军覆没。

    在这见事情刘澜可一点都悲观,而是经过深思熟虑的的考虑,更何况之前他的目的是为了确保关羽南下琰城,现在赵云的任务已经达成,甚至连沛县也变得无足轻重,如果有可能,完全沛县完全可以撤出来,当然要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之下撤出来,但现在来看,显然是没这个可能了,所以他也克制住了命令陈宫突围的想法,反正曹操也没有工程的打算,但并不意味着曹操会防着眼前的肥肉不下口,猫早晚都会偷腥,只不过是因为眼下有主人盯着肥鱼,所以他才克制住了,所以说现在赵云虽然已经完成了任务,但是在曹军攻城之时协助陈宫突围则成了他眼下最主要的事情,是以刘澜才会让他一直留在沛县,而不是让他撤回徐州城来。

    有赵云一直在沛县,刘澜才能踏实,才能在晚不会因为沛县的事情而辗转反侧休息不好,有他在,沛县虽然无法确保万无一失,可最少能保证把陈宫、张辽和徐盛三人安全带出来吧,这是刘澜的底线,不然损兵城丢,再折将,那沛县的损失可太大了点。

    刘澜给赵云的命令,而赵云也不折不扣执行,不过这一次为了隐蔽,他专门把部队拉到了留县境内,这个位置虽然看起来距离有些远,可龙骑军要抵达沛县的话,用不了三哥时辰,可以确保一旦沛县有紧急情况发生能够第一时间支援过去。

    毕竟他率领的可是龙骑军,不仅是刘澜帐下最精锐的一支轻骑,更可以说是整个天下最为精锐的骑兵之一,而且在留县境内也完全是吸取了一次被曹操发觉的教训,现在躲在留县,不必担心会被曹操的哨探斥候发现了,隐蔽性更强。

    ~~~~~~~~~

    而在沛县城内,每天徐盛都会到城城楼之巡查一遍,观察一眼曹军的反应,不过每天又能有什么异常情况发生?

    城城楼乃是由郡守简雍新建,由他督造,后随着简雍离开沛县他被赶鸭子架继任了沛县郡守一职,虽然他一任做出了些许变化,新官任,但沛县城城楼这事却被继承下来,这才有了现在这番场景。

    不过谁又能想到沛县会发展如此之快,一年不到的时间又扩大了一倍,人口之多直追徐州城,当然虽然算得是一座大县,但他与长安雒阳这样的大型都市还是有着极大的差别的,而评定城市的规模,如果占地面积是要素的话,人口则是永恒不变的要求。

    好像彭城,如果徐州城和彭城能够合二为一,如先秦时期那般出现在世人面前的话,不管是其城市规模还是人口绝对算得是当世首屈一指的城市,算彭城因项羽的关系被刘邦一分为二,可两城算是单拎出来,那放眼当今天下也算的是首屈一指的大县了。

    可算如此,沛县也不过只是直追徐州城的人口,至于彭城的,沛县的人口还差着十万八千里,而如果是要追在陶谦时期没有经过曹操大举屠城之后的彭城,那更难了。

    可算这样,本来在世人眼的小沛,却成为了沛郡第一大县,甚至在整个兖州,也算得名列前茅了。

    而且其因为刘澜的创新规划,城市尽然有序,尤其是对于草市与城市的拆除,设立四市,可以说极大方便了城镇百姓,这一改良,莫说是在刘澜的治下被广为使用和改进,甚至连天下各大诸侯,也开始学着刘澜在改变着。

    不得不说,这都是刘澜对这个时代带来的影响和改变,当然一个人的改变其实真的很有限,有些时候那种心有余而力不足的表现尤为明显,这种感受只有刘澜自己才会明白,你要面对的是那辆不断向前行进的历史车轮,可你却像着提起他来快速前进,有时候不仅仅是白耗力气,更是在对牛弹琴。

    这一点最明显的是火药了,刘澜算是提出什么一硝二磺三木炭的理念,也都是在对牛弹琴,他记得火药的出现是由道家外丹衍生出来的,可这个时期的道家,也不过是萌芽早期,甚至有没有修炼外丹派的道人出现还是未知数,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外丹派的闭嘴可以推在葛洪头,可葛洪却是魏晋南北朝时期的人,他这个时代还要晚那么几十百年,连外丹派还是萌芽,更不要说火药了。

    火药弄不出来,更别提炼钢的事情了,虽然不断改进高炉,乃至于使用煤炭,可钢铁的改良始终还在早期阶段,他只恨自己没有掌握更多关于这类知识和技术,不然热兵器被他研制出来,那在冷兵器时代称王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

    所以他只能不断花费时间和精力来改变周遭的环境,创新的环境,在这样的氛围之下,也许几十年之后,会有收获。

    赵云那边没有什么大的问题,而刘澜这边也需要对是仪有一个明确的安排了,最初刘澜是打算直接派他回秣陵,先让他在将军府里出任西曹掾,近距离使用他一段时间后,再通过他的能力,给予一个最适合他的安排。

    毕竟昨天的那番献策,只是说明他在战争方面有天赋和眼光,但刘澜还想瞧瞧他在内政方面的能力,而做出这样的决定,说白了还是因为他曾经在孔融郡内为县吏,虽然只是小吏,但说明他对内政方面的事情不陌生。

    而刘澜现在最需要的人才,其实并不是军事面的人才,好像他这样的参谋和幕僚,徐庶、陈宫、鲁肃这类人太多了,可反观内政型人才,尤其是在陈群离开之后,也不敢是张昭和国渊两人了。

    至于张纮和陈登虽然也可以算作其,但他们更全面一些,不管是内政和军事都可以即插即用,而是仪,刘澜则要瞧瞧他只是在军事突出,还是在内政方面突出,如果内政更优秀,那刘澜不介意把他当做下一个陈群国渊来培养。

    可当他要给他印信准备送他离开之后,却发现自己好像有些太急了,这个时候徐州之战才最为关键,把他留下来其实会是更好的选择,待徐州之战结束,然后带着他回到秣陵,那样他在府内也会更好的开展工作,对他会更好一些,而现在这么让他直接回到将军府,而且还是出任西曹掾,这样的重任,可能直接受到排挤,到时候岂不是要委屈他了,一旦他卷铺盖走人,那不是自己决策有误?

    所以刘澜又把他留了下来,不过却专门把他叫了过来,把自己的想法如实和他说了一遍,想听听他有没有一些自己的施政方针,尤其是在现在正在大举建设秣陵的情况之下,对于这些事情,他会有什么更好的看法。

    是仪和他说了很多,但和这个时代的人一样,始终都把目光放在粮食面,这对刘澜来说是老调常谈了,没什么稀的,不过他的一番话却另刘澜眼前一亮,因为他又一位老友,此人这些年一直在家乡研究湖田,在湖种田,虽然现在情况是有好坏,但情况好时,收成可是翻倍的好。

    刘澜瞬间想到的是水稻,毕竟在这个时代的南方,种植生产更多还停留在刀耕火种这类最原始的方式,而他这位老友,却在研究水稻增产,也许这是南北冲撞后带来的效果吧。

    但刘澜在问起此人时,他却卖起了关子,不是他不想说,而是他不得不隐瞒,因为这是他这位老朋友的要求,在没有成功之前他是不会出仕的,因为他之前前往刘繇治下出仕,却被狠狠的嘲讽了一番,似他这样有一技之长者受此打击,所以立志要把自己这个想法付诸实践,待彻底成熟之后,才会用此革新来为自己换取功名。

    对于他这位朋友的想法,刘澜虽然嘴说着实有骨气,可话锋一转,还是希望他能够说服此人来秣陵出仕,只要他来,不管这项技术是否成熟,刘澜都会给他一官半职,让他专心研究。

    对此是仪表示愿意前去说服,这让刘澜着实激动了一番,这南方多的是湖泊水泽,如果水稻得到发展,那对于他现在的困境能够得到有效的改善了,而之前一直所担忧的粮食不足问题,也会迎刃而解。

    而粮食在得到了保证,兵员有了保证,而其他刘澜一直在努力革新和发展的新事物新科技才能在足够的财力之下得以发展下去。

    刘澜仿佛看到了曙光,但他知道,这只是漆黑之的一摸光亮,想要触摸到他,也许还有一段漫长的漆黑之路要走,甚至可能,这团光本身遥不可及,永远也不会触及,但刘澜不会轻易放弃,他会一直努力下去,争取为这个时代做出自己最大程度的改变。

    而当社会风气被改变,而当科技与匠人不在受到歧视,那一切都一切,所有的所有都不算什么了,很多事物,也许自己现在没机会见到,可是几十年几百年之后,在这样的风气带动下,必定会一件件相继问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