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九十九章 徐州之战(196)

    

    “卑职确定,早年间卑职游历时曾到过辽东,更亲临勃海,听当地渔民说道过,勃海冬季会结冰,只有深海处以及黄县海域气候较温暖不会,而此时张飞却恰恰在最为寒冷且会结冰的辽东海域,所以卑职才会说这是一个笨办法,因为只要勃海结冰,到时候那张飞算有通天彻地只能,也无法乘船南下黄县了。”

    “哈哈,这笨办法甚妙!”

    袁绍大笑一声,别看他早年间在渤海郡为郡守,虽紧邻勃海,但他所控制范围内渤海海域冬季却很少出现结冰的情况,最多不过是些浮冰,可他却忘记了张飞所处的勃海地处辽东,哪里的冬季渤海郡又怎么与之相提并论,别说再过一个月,只怕再过半个月开始数九估计不等春暖花开冰消了再别想南渡黄县。

    “好,好极了,若非你提醒,我还真不会想到这些,那现在传书过去,让丑做好准备,对了南下的消息让他务必要隐蔽,秘密进入城阳郡。”

    现在徐州的情况他清楚,可清楚归清楚,但攻打琅琊还是要求稳为主,只要回师程昱的消息不晚一些传过去,那在打琅琊的时候会轻松许多,毕竟刘澜已经把主力摄山营都调回了琰城,至于徐方的琅琊军,不管他们会死守还是撤退,出其不意,那还不是十拿九稳?

    其实现在的情况来说,他也清楚都是自己在决策的时候造成的,有些话他并没有听沮授的,事后想想也挺懊悔的,可这都是事后印证出来的结果,在当时某一个决定,谁又能真的料到?

    没人知明天的事情,更何况是后五百年?好像大汉朝走到今天这一步,责任在谁,大家众说纷纭,有说党锢,有说宦党也有说外戚,当然说董卓的最多,可董卓为何能成事,还不是因为灵帝?

    如果不是他把董卓放在河东,用以制衡大将军,也不会有今天这个局面,说不好听一点,这都是灵帝自己咎由自取,可是在当初灵帝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刻,选择董卓又绝对是在他看起来最为合理的决定。

    只不过世事无常,所以说灵帝失算了,大汉朝也因为他这个决定走向毁灭,而袁绍他自己呢,在第三次徐州之战初也同样犯了错,可在当时来看,他却不会这样认为,都是经过时间来验证后才反应过来,但是这些小的失误,虽然损失了大将颜良,可终归徐州之战还没有结束,而现在他们的局势将变得越来越好,所以说他能不能笑到最后,很快会知晓答案。

    其实,在袁绍心,刘澜始终都是一个没有任何根基的武夫,成不了气候,反而是曹操和袁术,他们有氏族的支持,才是他袁绍最大的敌人,当然与袁术之间,更像是袁家内部的争斗,两人瓜分了袁家的势力,到时候的交手,将会是一次势力的彻底整合,到那个时候,袁家几百年的积累将是最终称霸天下的坚实基础。

    虽然袁绍不会想自己称霸天下,只是说袁家,虽是谦虚的举动,但这也是他们兄弟二人现在的实力所决定的,最后不管他们兄弟二人谁胜谁败,终归会有一人笑道最后。

    可袁术实在是太过废物了些,三次徐州之战,让他彻底把自己的根基打蓝了,最终导致了最不被他重视的刘澜现在居然能够和他叫板,这情况袁绍收到袁术的求援,该如何处置,不去理会,让他自生自灭?

    如果是以前,还真有这个可能,可是看着他们兄弟三人,袁绍发现这种兄弟阋墙的事情,他这个当父亲的不能做,他得做出一番表率来,算他和袁术兄弟之间曾经多么兵戎相见,可在对付外敌的时候,却可以冰释前嫌。

    而这才有了现在攻打刘澜的情况,但袁术又和曹操联盟组成联军,这情况让他有点受不了,虽然已经看穿了曹操,可没想到他居然会是如此摇尾乞怜之徒,所以说在他觉得曹袁两家能够对付刘澜之后,他才接受了刘澜割让青州,是为了坐山观虎斗,然后再出兵消灭曹操。

    但最后,却因为袁谭和颜良的愚蠢,让他的计划功亏一篑,现在他算是让曹操去攻打刘澜,只怕他也不会再动手了。

    如果关羽在琅琊防着他们,也许曹操还有那个胆量,可关羽在琰县,他们联军的实力,还真没那个底气继续挑衅刘澜,反而还有可能把仇恨都吸引到自己身来,到时候刘澜与他们拼命,大家都得完。

    这情况,狡猾的曹操谁都清楚,他不会做冤大头,而袁绍他自己呢,难道真要去做这个冤大头?

    肯定不会,这次出兵是为了什么,给颜良报仇,当然这只是明面的说法,还不是想着渔翁得利的事情,所以说攻打琅琊不过是给曹操出兵创造一个条件,不过这件事曹操会不会当,不太清楚了。

    其实,这一仗打的太快了,他也清楚,在内部不论是沮授还是荀湛等人都是持反对态度的,尤其是过早与刘澜交战,太冒险,也有风险,可袁绍能理解他们逐渐蚕食的战略意图和心情,但他是真的有些等不及了,或者说他已经开始有些迫不及待了。

    这样的心情,恐怕这世没几个人会理解,眼瞅着他好像光武帝一样,将这大好河山囊括手,他又怎么能坐得住?

    由袁家来替代刘家做江山,这个想法,他曾经有过,但他随后不敢在去幻想,他想到了一个人,大将军何进,良师益友。

    他想到了当年他对大将军的承诺,一起扶立少帝登基,可最后却因董卓,功亏一篑,后来他又想立刘虞,但他宁肯死宁肯到东胡也不答应,当时的袁绍心涌起的何止的怒火,刘家的皇帝宝座,最少在哪个时候,只要不是董侯成!

    他自问那时,他是尊汉的,也从未像兄弟袁术那样露骨,甚至可以说与献帝反目也多半因此,可现在看着董侯在曹操手成为傀儡,他心虽然有一种深深的悲哀,可何尝没有窃喜?

    或许这是大将军冥冥之的保佑吧。

    颜良脸突然露出一抹苦涩的笑容,边的沮授却无法知道这一刻他到底在想些什么,袁绍好似失魂一般,起身转身走,好似早已忘记了屋的沮授。

    ~~~~~~~~~~~~

    刘澜的命令第一时间传到濡须坞,此刻在坞堡之,除了主将鲁肃之外,还有水兵都督周泰。

    “主公终于想起我们来了。”鲁肃接过书信之后,对周泰笑道。

    周泰的水军最初是在广陵,随着广陵的局势被控制,部队随即被一分为二,蒋钦率领一部继续留在了广陵,而周泰则带着本部来到了濡须坞。

    从他抵达坞堡的那一刻,鲁肃知道他们有事要做了,可接下来几个月却静悄悄的始终没有消息,这让鲁肃开始怀疑,难道主公只是怕坞堡出现什么意外不成?

    终于,他等来了主公的命令,将书信看完之后,忍不住对周泰说道:“看来你们水兵是没什么立功的机会了,这次主公依然是用兵,让我率领本部攻打寿春,看来坞堡得由你的水兵来防御了。”

    “都说主公用兵善使兵,看来我们水兵只能指望下一次再去九江,与孙策对决了。“周泰想证明水军存在的价值,可不管是之前的九江之战还是眼下的徐州之战,都没有用武之地,这让他多少有些心情不好。

    “不要急,迟早有证明的那一天。”鲁肃宽慰了他一句道:“其实现在的情况,你也明白,重心都在北方,没有舟楫作战的机会,可你记得孙策,但别忘还有刘表呢,现在虽然不动刘表,日后未必不会动,所以啊,你耐心的等一等吧。”

    “刘表?真有这个可能?”

    鲁肃淡淡笑道:“坦率地说,主公只是把现在的重心放在原和北方,也是说曹操袁氏兄弟才是他心目首要的人物,可这些人你觉得能够卒除吗?如果不能的话,那主公只能转向其他一些目标,好像是之前的孙策。”

    “我好像有些目标了。”

    “好了,我得走了,濡须坞交给了。”

    “这么急?”

    “主公说的很明白,立即出兵。”鲁肃脸的笑容瞬间消失:“看来你还是没看懂主公这份信的内容啊,留着好好琢磨琢磨吧。”鲁肃语重心长的说道。有些命令,在书传递,也不是会说的明明白白,都会用一些隐语,毕竟一旦出现一些意外,书信落入敌人手,可能所有的部署都会暴露在敌人的眼皮底下,所有说隐语变得十分重要,而对于周泰来说,信的内容看起来好像只是出兵寿春,但真正的命令,却是尽快出兵寿春,进行破坏,迫使袁术召回张勋。

    又是围魏救赵的把戏,似乎主公对此计乐此不疲,听闻辽东的田豫率领部队攻打幽州,这情况与他们现在进入寿春有些异曲同工之妙,不过辽东的情况可不像寿春,所以说定是田豫那边没有收到效果,所以主公才又想到了他。

    换一身铠甲之后,鲁肃传令部队开始集结,坞堡之的部队有五千人,这些都是他的本部人马,当然这些人可不是他的私曲,虽然他来投奔刘澜的适合却是从家族带来了一队私曲,不过大多最后被打发回了家族,只留下几十人亲信帮他。

    刘澜对于私兵很反感,可这个时代私兵的情况却太普遍了,但刘澜宁肯募兵,也不用私兵,他也没什么可说的,不过听说刘澜要逐渐收回大家族的武装权,这道秣陵虽然不知道收效会如何,但反弹是肯定的,希望到时候流血冲突会少一些吧。

    这道秣陵,本来是灵帝为了对付黄巾而颁下的指令,大家族正是通过这道命令有了武装的权利,天下变成今天这个样子,多半与这道命令密不可分,当然了世事无绝对,在当时这道命令无疑对黄巾的灭亡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只是这个时候,刘澜对于部队的绝对掌控却使得他必须要解决这些遗留问题。

    好像周泰和太史慈,说白了他们都是自己带着私兵来投效,而这些私兵只知他们,不知刘澜,这情况多少与袁绍将领麴义有些相似,所以说如果只是对付敌人的话,那么这样的私兵是没什么问题的,都是他的兵,可如果这些人要是有什么不轨的话,那他们手的兵马则将是他们手的利刃。

    好在刘澜帐下这样的情况最少,而曹操应该是私兵最多的一路诸侯了,可若没有这些私兵,曹操又怎么能有今天的地位?

    所以说啊,事无绝对,而他坞堡内的部队,则是从徐州部队调来,虽然是从各军之抽调,但终归都是对刘澜忠心不二的士兵,鲁肃指挥他们作战对敌容易,但想做些不轨的事情却难。

    也许这是刘澜想要的局面,所以攻打寿春,他可以去,但周泰却一直晾着,虽然他不清楚主公到底是什么打算,但如果是对周泰不放心的话,多半还是因为他的部队乃是私曲,而他手却又没有水军,所以只能留着周泰和他的私曲充个门面,待以后真的扩建水军,那他必然会与周泰谈及私曲的事情,好像当年刘澜和他的那番谈话。

    当年鲁肃带私曲来投奔刘澜,这本身是好事,突然得来的兵员,这在任何人看来都是好事一桩,但刘澜却拒绝了,十分明确的拒绝,甚至还与他大谈自己对私曲的看法,这是双刃剑。

    部队很快集结,随即五千人杀奔向了寿春,毕竟五千人的人马,粮草也好准备,只要带够足够的口粮成了,以战养战,这是鲁肃对于攻打寿春的想法,虽然那里正在受灾,可那又何妨,饿肚子的都是贫农,富户还不是好吃好喝。

    所以无需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