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零一章 徐州之战(198)

    

    徐州城内,黄县终于传来了最新的消息。。: 。品書網

    自张飞撤离黄县之后,内卫在黄县的工作变得无困难,尤其是在传递情报的时候,必须要格外小心,以免被顺藤‘摸’瓜,一打尽。但从地转为地下,这本来是内卫营经常演练的环境,消息最终还是传回了徐州,接到书信的刘澜叫来了是仪与徐庶二人商议军情。

    这个时候,刘澜最担心的肯定是丑会师南下,但从书信之战,刘澜却得到了丑暂无南下的消息,这五六万人留在了黄县,着实有些看不懂。

    是因为后钱,还是害怕张飞再次南来?

    后钱的情况刘澜并不清楚,所以他只能猜测,不像丑心里清楚后钱在东莱,但他藏身在哪,却没几个人知晓,实在是无法从后枋口得到他的确切消息,而丁长寿又知之甚少。

    但他现在不退,也说明了一点,青州是他们现在的薄弱环节,丑要确保青州的安稳,才敢真正南下,不然部队南下之后,肯定有人会再次攻打这一薄弱处。

    既然丑不动,那接下来的事情也变得简单了,可以按照是仪的计划,奔袭寿‘春’,只要鲁肃那边能够成功,张勋一旦撤退,那袁曹联军也不战自溃,而随着袁曹联军的瓦解,接下来只剩下冀州军,孤木难支,算是曹‘操’不退,还想着和袁绍双鬼拍‘门’,也不值一提。

    所以在鲁肃奔袭寿‘春’的前提之下,沛县那边的情况,三人的一致认为继续让赵云盯着曹‘操’的粮草,这算是后手,不管赵云能否继续成功,但最少也能够恶心一下曹‘操’的,当然这也是为了鲁肃那边无法取得理想成果之后的一种选择。

    如果鲁肃那边没有什么成果,但赵云这边还有机会,如果能够再毁一次联军粮草,那他相信,联军同样会不战自溃。

    这样的思路是现在处理沛县最好的选择,甚至可以说是对症下‘药’,毕竟天下人都清楚曹‘操’缺粮,这不是什么秘密,为什么官渡之战田丰沮授都建议袁绍徐徐南图,是要将曹‘操’耗死,结果袁绍仗着兵多将广直接与曹‘操’硬拼,最后被他一战击溃。

    所以说啊,和曹‘操’刘澜还是不太愿意和他硬碰硬的,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得不偿失,把他‘逼’退了行,或者说这么干耗着,刘澜能耗得起,可他却不太可能耗的时间太长,虽然李通帮他控制着张绣,可别忘了他还有张宁的后手呢,现在黄巾军都要把兖州搅个底朝天了,他不相信曹‘操’不清楚,他现在无外乎是骑虎难下,撤吧不甘心,不撤吧又眼瞅着后枋被各种袭扰。

    在这样僵持之下,袁术撤兵的命令传到了沛县,这是袁术第二道撤兵命令,同时也是第二次因为寿‘春’而被迫撤吧,但这一回却与之前那一次有着本质的区别,第二次徐州之战,张勋清楚这是刘澜的围魏救赵之计,为此他是在都在抗命,一直徐徐撤退,是希望能够有机可乘。

    但这一回,寿‘春’是情况是真的危险,虽然也明白鲁肃五千人不大可能成什么气候,可毕竟有灾情有难民,到时候发生什么情况,都有可能。

    可以说,这一次和之前那次情况一模一样,你明知道撤兵回去了刘澜的诡计,却偏生因为寿‘春’各种情况的发生,不得不撤兵。

    而且,这一次撤兵回去之后,他清楚,自己帐下这不到五万人,最少要遣散一般人马回乡,寿‘春’养不起了,遣散了,能够省些开销,当然关键还是民间急需壮劳力,不然都是老弱病残,来年靠什么支持,

    张勋和杨弘一同来见曹‘操’,与他告辞,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曹‘操’也给予了自己的理解和无奈,之后两人便即告辞,很快沛县的寿‘春’军大营便被拆除,连一个时辰都不到,便成为一片旷野。

    沛县城外只剩下了曹‘操’一支五万人的部队,这一消息被赵云的斥候察觉,第一时间通过了赵云,而赵云又把消息汇报给了刘澜。

    与鲁肃是仪相商了一个下午的刘澜留下二人吃也食,饭刚吃完,打算相继离开的时候,刘澜的亲兵出现了,将书信‘交’到许褚手,随后由许褚向主公禀报。

    他派鲁肃出兵的事情过去了不过一个月时间,在他的预计之,算有结果,也最少还要等半个月,没想到才刚冬至,收获了这么一条振奋人心的大好消息。

    对于鲁肃,刘澜太清楚他的能力了,他现在只是需要一个机会,通过军功来证明自己,而现在他已经做到了,以后他相信没人会在对鲁肃提出质疑,而且因为张飞对他无敬重的原因,以后在军扶摇直也不在话下。

    而且,鲁肃是那种刘澜一直渴望的儒将,与现在他臧霞那些武人图,其他武将,都是新高高的主,但鲁肃则非常恭谦,这类人看起来好像人畜无害,可真到了战场,可能关张二人都恐怖。

    其实鲁是这么有一个人,毕竟什么单刀赴会的老好人只是演义之的刻画,与他本人还有着很大的差别的。

    当刘澜把赵云的书拿给二人看了之后,二人都安静的坐了下来,徐庶最先发言:“鲁肃会成功卑职始终深信不疑,但卑职却没想料到会这么快。”

    “哈哈,军师也有看走眼的人,那你说说,鲁肃在你心是个怎么样的人。”刘澜笑着问道,倒也不是他不想问是仪,实在是鲁肃对于是仪太过陌生了些,或者说刘澜帐下他能说出名字的人有很多,但却没有一人相熟,所以他此刻完全是一个看客听众,安静听二人‘交’谈好了,毕竟算他想‘插’嘴也没那个可能,完全不了解,算了解,也不过是些坊间的道听途说罢了。

    徐庶想了想,笑道:“卑职一直认为,鲁肃学造诣颇深,算当不得当世大儒,但也应该能够与陈元龙一样,不属于传统迂腐人,虽然卑职与他有过不少接触,但卑职却发现此人却并不似陈元龙那般心高气傲,也许这是他家族造成的原因吧,毕竟陈家乃是徐州四大家族,而鲁肃家也只在下邳国有些名望。

    所以鲁肃不似陈元龙那样有野心,这个野心可以理解为对权利的追求,陈元龙是想成为主公一人之下之人,而鲁肃则从来也没有过这类的表现,所以卑职觉得他较淡泊名利。

    “不一定。”刘澜摇了摇头,笑了一声,道:“看来元直看人还是会看走眼啊。”刘澜不知道徐庶为什么会说出这番话,是可要如此抬高鲁肃,还是借机打压陈登,虽然陈登现在已经被他停职休养,但徐庶这番话却真的有些软刀子杀人,如果真给他留下一个此人有野心的印象,算日后陈登病好了,恐怕自己也不敢再重用他了。

    但如果徐庶只是以他所见来分析的话,说明鲁肃这人心机更深,能够让徐庶这样的人都为他说好话,也可以瞧出此人给人留下的印象,简直如同圣人一样。

    而正因为这一点,刘澜才会直接否定了徐庶,因为鲁肃并非圣人,也不是淡泊名利之人,如果他淡泊名利,他不会出仕,如果他淡泊名利,他不会对自己献榻策,力主避开草原夺取荆州之策。

    所以说啊,鲁肃非但不是淡泊名利,反而是极为看重名利,算他不看重利,也极为看重名,这个时代不管是亲年还是老叟,名利重,一举天下知,天下谁人不识君,这才是这个时代的人所追求。

    而像徐庶所说,如果鲁肃真是这么样的一个人,那刘澜还真不敢用他了,因为他什么也不求,这样人才是最可怕的人,因为你不知道他想要什么,又或者他真正想要的东西,一直被他隐藏了起来,这种人,刘澜哪敢用他,反倒不如陈登来得纯粹。

    伪君子与真小人。

    所以说,这估计还是因为徐庶对鲁肃缺乏了解,所以才会说出这番话来。

    而刘澜眼的鲁肃,应该是‘性’格豪爽的大丈夫,严于律己,宽于待人,平日里生活在的他较节俭,也没什么特别的喜好,但却是个书痴,不管是在后世还是今世,对于借书刘澜是格外忌讳的,因为借出去的书,往往都不会在回到书柜,但鲁肃曾经从他这里借走一部‘毛’诗,这绝对是当世孤本了,之所以称之为孤本,因为是此书乃刘茵注释,可是等鲁肃还回来的适合,你会发现,和借走时几乎一模一样,好像几个月的时间鲁肃压根没有翻看过一回。

    可当刘澜与他说起书内容,和一些见解的适合,他却能够争对刘茵的一些注释提出自己的一些见解,见解虽然不算独到,但可以看出鲁肃是真的用心读过,但用心读书,却能够让看过的帛布书籍如同崭新一般,这说明鲁肃和他都是那种格外爱护书籍之人。

    说他是书痴,一点都不为过。

    而除了这些,也能够看得出鲁肃在和他谈论之时,是真的有着自己独特的见地的,不然又怎么可能献榻策?

    但手不释卷的鲁肃如果之时一介书生,那大错特错了,鲁肃领兵,先在秣陵训练,之后才前往濡须坞,而在出兵之前,刘澜曾经亲自前往他部队所在的兵营。

    军令如山,军容整齐,而且在‘操’练之时,每一名士兵行动如一,而这些士兵在一个月前还是各属于不同的部队,所以说鲁肃对于领兵是有着过人之处的,甚至可以说领兵这一点,他一点都不关羽差,甚至还要高出不少。

    在学和军事方面都展现过人才华的鲁肃,真正让人刮目相看的则是他在军事的眼光,榻策是最好的证明,当然这也是根据天下的局势来判定,先取最弱的刘表,再图原,无可厚非,但是徐州之战接二连三的开启,鲁肃又根据局势调整计划,则说明他极为变通,能够通过局势来做出最正确和符合自身利益的决策出来。

    好想他从攻刘表到联合刘表的转变,因为第二次徐州之战后,他深知联合刘表的重要‘性’,不然他们可能将同时面临着四大诸侯的围剿。

    而这则可以说是政治家军事家才能够督邮的胆略与卓实,而这几乎与演义之那个略显平庸的长者判若两人,瑕不掩瑜,而在演义之,他几乎变成了诸葛和周瑜之计的陪衬,一点都不符合历史。

    正因为这些,所以刘澜才会将濡须坞‘交’给鲁肃,别看濡须坞不过一个坞堡,看起来好像没什么重要的,其实不然,这是进入寿‘春’的桥头堡,更是联通秣陵的桥梁,日后如果他们拿下寿‘春’,那么濡须坞保证了寿‘春’后方的绝对安全。

    而如果寿‘春’始终在敌人之手,濡须坞的存在绝定了不管是谁想对秣陵不利,首先要先拿下濡须坞,所以刘澜要求秣陵不建瓮城,因为秣陵的瓮城,是濡须坞。

    这里‘交’给谁也没有鲁肃更合适,有他在,没人能轻易夺下濡须坞。

    听到主公说起他借书的事情,徐庶突然‘露’出了一个古怪的表情,那怨念的模样跟个小寡‘妇’似的,看着他这个样子,刘澜苦笑一声:“是他硬赖着不走,我拿他没办法,只好答应借他。”

    显然徐庶对刘澜的藏书也是觊觎多时了,其实刘澜自己看过的书虽然不多,但藏书却足够羡煞大多帐下的臣谋士,毕竟这可是才‘女’刘茵多年的积累,这位书虫对读书的痴‘迷’,那可是到了疯癫的地步。

    当然他读书可也有一些怪癖,往往会‘花’大价钱找一些孤本,或者一些大儒所注释的经典,至于书面流出,好像当年雒阳书市贩卖的那种原著书籍则没有多少兴趣。

    可越是名士注释过的书籍,才越发珍贵,毕竟很多时候许多书籍十分晦涩,虽然徐庶学底蕴不差,可他毕竟是弃武习,有些时候,还真需要看看大家到底是个什么看法,令他深思,震耳发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