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青帝出战广成子

    “国师,他这几十万大军我们都能抵挡下来,不过其中的修士,就只能看你的了!”

    王翦回过头来,对着青帝说道。,: 。

    “无妨,最近略有所得,只要不是‘混’元强者出马,我都不会输。”

    青帝摆了摆手,平静地说道。

    “既然如此,那咱们就好好会会这广成子!

    当初也算是听着他的传说长大的,也算我人族一大帝师,就是不知道他战争的手段强不强。”

    王翦有些跃跃‘欲’试,时隔百年,上次出征的情形,似乎已经模糊不堪,对战争的渴望,好似点亮了他的‘激’情。

    “报!将军、国师,敌人已经到了城外,将四‘门’团团包围,副将拿不定主意,请将军上城楼坐镇!”

    正说着的时候,就有令兵突至,急切地说道。

    “废物,连这点事儿都办不好!”

    王翦一边怒气冲冲地说着,一边快速跟着这令兵直接朝着城‘门’赶去。

    青帝也不在府邸多待,广成子领军浩浩‘荡’‘荡’而来,他着实放心不下。

    当王翦登临城楼的时候,也被吓了一跳,他有些明白副将的担忧与不知所措了。

    城外兵甲森森,在阳光映‘射’下,似星河坠入人间。

    而兵卒静立,不出一言,但杀气汇聚在一起,朝着城头‘逼’来,仿佛天地即将倾覆,令人心悸。

    本来多不胜数的兵卒已经够令人胆寒,但最让王翦动容的是每一处军阵前,骑着奇珍异兽的道人。

    他已经感应到至少十道不下于他的气息,可见这次广成子出动的势力之庞大。

    “东胜神洲多年不曾经历过什么像样的战争,怎么兵甲如此雄盛?”

    王翦面‘色’有些发白,喃喃自语,声音颇为低沉。

    “道‘门’的人,分支众多,几乎每一个都有一手不俗的炼制道兵的方法。

    你看那边,那座火红‘色’甲兵的大阵,当年在封神之战时,也曾经大放异彩,乃是火灵圣母的闻名天下的火龙兵,现在看来,炼制方式也入了阐教之手。

    也对,当年火灵圣母就是广成子送入封神榜的,有这些不足为奇。

    唉,当年这一场封神好戏,无缘一见,甚是遗憾。

    如今,也只能从别人的闲谈之中,知道当年的始末了。”

    青帝在一旁解释着这东胜神洲兵容强大的原因,说着说着,情绪也陷入了低沉。

    不好!

    青帝及时警醒,然后一看四周的情况,心中大惊。

    原来,现在整个守城的将士情绪都十分低落。

    之前他以为是这些士卒畏惧敌人兵锋,现在想来,大秦锐士再不济,也不会全部如此熊包。

    而那副将可是从千军万马之中脱颖而出,怎么会这么轻易就惊慌失措到不会临阵指挥了。

    包括王翦,这可是身经百战的老将,在上得城墙之后,居然也变得低沉不堪。

    他们是中了广成子施展在暗处的手段!

    “叱!”

    青帝准圣的法力不是玩笑,一声哼出,就从旁边的王翦开始,纷纷唤醒了莫名中招的将士。

    王翦清醒过来之后,脸‘色’十分难看,不过还是勉强对着青帝笑了笑:“多谢国师仗义出手,否则这场仗就输了一半!”

    “无妨,只是不知道他们从哪里‘弄’来了这种手段,居然连准圣都差点着了道。”

    青帝有些好奇,洪荒之中的秘术数不胜数,但是能有这威力的,他还真没接触过。

    “城内的人听着,速速开城投降,尚可活命!否则,我大军一动,尔等立成飞灰!”

    广成子端坐在一旁,闭目养神,他身后走出一年轻小将,声音出奇浑厚,隔着几里地,依然让人耳朵嗡嗡作响。

    “黄口小儿,休逞口舌!你们一举一动,皆在王将军意料之中,恐怕你们深陷险境而不自知吧!”

    之前负责指挥城墙的那副将,也许是带着将功折罪的心理,也许是带着被人愚‘弄’的不甘,与那人开始互相谩骂起来。

    “黄将军,回来吧!”

    广成子突然开口,打断了这年轻小将的叫阵。

    “喏!”

    广成子亲自出马,黄姓小将不敢造次,只能恶狠狠地瞪了眼大秦副将,归入阵中。

    “四面攻城!”

    广成子淡漠地吩咐了一声。

    有了广成子的命令,这城外的大军仿佛出笼的恶虎,朝着城池凶狠地扑了上去。

    “不要慌‘乱’,听我号令!”

    城外敌军如‘浪’‘潮’涌来,城上守军如山峰,一动未动。

    整个城墙上,弱到几乎听不见呼吸声,因此,副将的声音格外响亮。

    而且副将声音中带着一丝沉稳,不自觉地让人安心。

    “张弦!”

    整齐划一的动作在大秦锐士手中完成,弩弓上弦,一触即发。

    城外,大军也已经快要跨入‘射’击范围内了。

    道‘门’的道兵,几乎都带着点绝活。

    比如火龙兵,能够熟练‘操’控三昧真火,威力强盛,足以与任意兵团争锋。

    那副将在心中默默估量着位置,当城外敌军不知谁的一只脚踏上他心中的阻击地点,他果断下了命令——“放!”

    这些弩矢之上,刻着一堆符文,都是破甲、流血、麻痹、致晕、虚弱等等负面效果为主的功效,可以算得上一等一的战争利器。

    而这些符文,则是大秦流水化生产出来的。

    没有任何意外,一‘波’箭矢就带走了数千敌军的‘性’命,不过踏着同伴尸体,广成子的大军离城墙又近了一段距离。

    仿佛看淡了生死,也或许是习惯了杀戮,身边的战友倒下了,却没有任何一人停顿下来,而是继续朝着城墙冲来。

    “簌!簌!簌!”

    弩矢不断落下,居然没有间歇,一连发了四轮。

    广成子脸‘色’不好看,短短时间,居然就死了一万多战士。

    后面的人看到没有间断的箭雨,居然还是前赴后继地朝着城墙扑去。

    有漏网之鱼通过了秦军的防线,站到了城墙底下。

    “开!”

    这一组道兵,似乎走的当年巫族的路线,全身坟起,似乎力大无穷。

    他们的阵法威力‘激’活的瞬间,一道虚幻的巨人手持战斧,大喝一声劈在了城墙上空。

    城墙上空,阵纹‘激’‘荡’,将这凌厉一击挡了下来。

    “快,‘射’杀!”

    这副手皱着眉头,急切地喊了一声。

    这一轮弩矢,有近八成落在了这组道兵身上。

    而只有两成仍在朝之前覆盖的地方‘射’击——这个后果就是,穿过箭雨的队伍又壮大了不少!

    “翻天印!”

    广成子没有闲着,在看到那巨人虚影奋力一斧居然被阵法挡了下来,他只好亲自出手,‘欲’打破这道阵法结界。

    翻天印锁定住了结界之后,在空中迎风而涨,似乎想要恢复当年不周山原貌。

    “去!”

    青帝手中飞出一面旗帜,居然稳稳托住了砸下来的翻天印。

    “唤魔旗?”

    广成子看着旗帜上的文字,有些疑‘惑’,顺势就看向了城墙上站立的青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