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百兵大陆苏家集

    ;

    百兵大陆正东滨海的渤莱国,是一个占地面积十分宽广的国家,它与东海国和古陈朝成三足鼎立之势,瓜分了雾岭横断山脉与东海之间的绝大部分陆地。.: 。

    而这片雾岭横断山脉与东海之间的陆地,多丘陵与山峰,东西相距约八百万里,南北相距约两百万里。因为雾岭横断山脉高耸天际,又长年云雾缭绕,所以,这片陆地几乎与百兵大陆隔绝,互相之间,在上古年间时,就常常百年时间都不见得能通一下消息。久而久之,百兵大陆其他地方的人会下意识忽略掉这片陆地;而这片陆地的绝大多数普通人,甚至认为这片陆地就是世界中心。

    而百兵大陆经过几次滔天大劫,从上古时期遗留下来的资料都葬在了岁月之中,或是深埋在各大遗迹之中,或是在‘交’战中被摧毁,或是被高‘门’大族藏匿在密室之中……

    而今,百兵大陆历经这沧桑岁月和不计其数的劫难,灵气变得稀薄许多,修炼到高深境界的修士更是难以寻觅了。

    而雾岭横断山脉上那在上古时就令修士望而却步的‘迷’雾,如今更是一道不可逾越的天堑。双方已经完全被‘迷’雾隔绝开来,如同处在不同的世界。

    雾岭横断山脉附近,渤莱国边境处的山坳中,有一座村落处于半山腰。因为村里人七成以上都是姓苏,故而这座村落名为苏家集。因为苏家集中凡是姓苏的人,都是同一个先祖,因此,在苏家集采用的是家族式管理,村正历来由苏家族长担任。

    而这座村落的人除了每年应付渤莱国收税的官差,其他大多数时候就是与山脉中的魔兽、妖物争食。可能今日刚猎到一堆食物,明日就会葬身在野兽腹中。

    而在与这些魔兽、妖物搏斗的过程中,村民们的修为也会跟着‘精’进,如果不遇见意外状况,寿元也比较长。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即便是一个小小的苏家集也不例外。

    在苏家集里,七成的人姓苏,另外两成的人也是沾亲带故,还有一成就是外来人迁入村里。因此,在苏家人掌握大权时,任务、分配就不自然地偏向了苏家人一些。

    不过一个边境处的小村落,毕竟没多少油水,因此苏家人虽然有些不公,但是大家除了抱怨几句,也没什么特别的怨恨。更何况苏家还在村里传下了基础的修炼功法,总也能让人看到一丝出人头地的机会。

    至于苏家为什么会有修炼功法,其实原因也很简单,因为苏家先祖本身就是一名境界高深的修士。只不过不知什么原因选择到这靠近雾岭横断山脉的边陲之地隐居,然后寿限到来之际未曾突破,身死道消。而苏家后人又不太争气,六百多年下来,族人都快过万了,可是却没人修炼到先祖的境界。

    而苏家选择把基础功法公布出来,一是为了村里人能更好地狩猎,另外也是为了发现少年天才,如果资质不错,就撮合族人与这些天才成婚,算是一种对未来的投资。

    几百年下来,在这些外姓人中,还真出过几个天才人物,在整个渤莱国都闯出了几分名头。可惜,也许是气运不足,这些天才在与同时代的天骄争锋中,全部都成为了别人的垫脚石,无一幸免!

    雾岭横断山脉覆盖的积雪在慢慢消散,村外的树林也悄然间添加了几许翠绿,时不时地还能听到几声稚嫩的兽吼。

    一大早,屋外还是漆黑一片时,苏家集里就有一些人家燃起了阵阵炊烟。

    苏青是家中独苗,他们一家与族长一脉的血缘关系已经比较遥远,算是很普通的苏家族人。

    苏青的父亲原本村里是狩猎队的高手,不仅本身境界达到了易筋境,一手‘射’术更是了得,百丈之内,信手一箭,就能贯穿猎物的眼睛,从而获得高品相的猎物皮‘毛’,带来更好的收益。

    可惜,在一次狩猎中,遇到了金丹期的影豹。那只影豹在金丹期时觉醒了天赋神通――化影分身,虽然是刚觉醒的神通,还未到大成,却已经能够分出三个看不出虚实的分身。而苏青父亲一箭‘射’出,好似贯穿影豹眼睛,却发现那箭簇刚接触到影豹,影豹就如同青烟散去。他心知不妙时,已经来不及‘射’出第二支箭。要不是同伴向右推了他一把,那影豹的尖爪已经让他人头落地了,饶是如此,他的左臂仍然被齐根削去。而这只影豹一击即走,迅速钻进林中蛰伏,丝毫不给他们反击的机会,反而他们稍有松懈,就会突然钻出来,偷袭后就退去。这样一路下来,他们这支十人的小队付出三个人的代价,在汇合了另一队人后,才算安全。

    而那影豹发现奈何不了时,才从容退去。

    那次之后,苏青父亲算是废了,只好从狩猎队里退出。而因为身体有缺,再加上影豹利爪上自带的附骨之毒也缠上了他,因此他的境界不仅没有突破,反而不断倒退,四年下来,如今连常人都不如了。

    今天是苏青正式到演武场学习的第一天,也是他正式练武的第一天。

    苏家集在先祖时期就留下了习武规矩,三岁到八岁期间,一律进入族中‘蒙’学启‘蒙’,一边习文断字,一边‘药’浴扎马打根基。而八岁进入族学开始正式习武,十三岁后不管习武到什么境界,一律算是成年,之后去向族中不再‘插’手。

    苏青因为父亲的缘故,打小就懂事了。在‘蒙’学里成绩最是优异,不仅识字最快,写得一手好字,也是根基打得最为夯实的那几个人之一。

    在家草草地吃完了饭,苏青与父母告别一声,就向族学走去。

    苏青来到族学‘门’口时,族学大‘门’还是闭着的,却已经有许多伙伴围在‘门’口了。他们笑着和苏青打了声招呼,就又兴奋地聊开了,内容不外乎就是幻想自己能习得什么武功,大成后要像谁谁谁一样横扫天下,无人能敌。

    陆陆续续地,他们这批新入族学的人已经差不多到齐,族学大‘门’才徐徐拉开。这时候,才零星地有几个比他们大些的孩子从家赶来。

    待到旭日东升时,苏青这批新人已经在演武场的边缘集合,而其他年龄段的人也开始在演武场练功了。

    教苏青他们第一课的是族长一脉的三房中人,是三长老的二儿子,名叫苏旭,年龄不过三十许,七尺高的身躯,壮硕的身材,配上一张严肃的脸庞,气势十足。

    “都给我把马步扎起来,练武就是个持之以恒的过程。不要以为你们从‘蒙’学里出来,就不用扎马了!从今天开始,你们的任务会更重,更枯燥。”苏旭板着个脸,大声地在旁边训话。

    “天下间修行之法无数,目的都是成道飞升,得享长生。总的概括起来,有习武,修道,修器,炼丹,修儒,修阵,修符,修神等等方式。我们武修通过练皮、锻骨、易筋、洗髓、脱凡、凝魄、聚魂、归一境后,可破虚空,飞升上界,得授长生。而我们武修伟力归于自身,不假外求,同境界中是最强的!所以,你们能够有幸习武,成为武修,是一种福气!”苏旭一边给苏青这些新人普及基础知识,一边想要给孩子们灌输作为武修的荣誉。

    “二叔,给我们讲讲其他修炼方式以及对应境界呗,让大伙儿涨涨见识。”说话的人叫苏皓,是族长一脉六房的小子,在‘蒙’学时练功就是最不用功的那撮人,不过虽然贪玩,但讲义气,爱‘交’朋友。

    听到苏皓的提议,苏青的眼睛微微一亮,也透着几分渴望。其他小孩更是‘乱’糟糟地起哄道“对啊,讲讲呗”“我们要听其他的”“武修不见得是最强的吧,别看我们年龄小就好‘蒙’骗”……

    苏旭眼睛一瞪,目光扫到哪儿,哪儿就一片寂静,很快这片区域就鸦鹊无声。

    “在‘蒙’学时,先祖规定,不许透‘露’修行之事,童子缺乏自制力,知道太多就容易‘乱’了你们心智,反而不利于你们打下根基。因此,你们对修行之事向往、渴望,我可以理解。这次就不追究你们扰‘乱’课堂秩序,下次再顶嘴,立罚!”苏旭一脸严肃地吐出这些话,在每位学生耳边响起。

    “至于修道,上古时分为练‘精’化气,练气化神,炼神还虚,炼虚合道;不过中古之时,灵气大减,有大能前辈创出新的修道之法,乃是练气、筑基、金丹、元婴、化神、练虚、合体、大乘,之后可渡仙劫,飞升上界。”

    苏旭讲完修道后,看了眼扎马的学生们,发现大家都瞪大眼睛聚‘精’会神地听着,就再次缓缓道出:“至于修器,有两种修法,一种是人器合一修行法,选一凡器作‘性’命双休之器,一生只修一器,分为点灵、孕灵、养灵、御灵、通神、演道、合灵、成道,然后抗过器劫,飞升上界。令一种方法就是修道的一个分支,就是炼器师了。炼丹与修器类同,不作详述。修儒讲究入世治世,分为童生、秀才、举人、进士、翰林、大儒、半圣、亚圣,度劫后飞升上界,成圣人。不过儒家圣人仅相当于道家仙人,这圣人指的是他对人族贡献。至于修阵修符,目前已是修道之人兼修而已了。至于修神,以功德气运为主,我渤莱国无修神之人,倒是古陈朝以修神人士辅佐朝廷治理天下,也就那样吧,不足为惧。”

    “好了,这些基本常识就讲到这里,半个时辰后,到藏百~万#^^小!说领基础功法。苏皓,到时你组织一下,如果出了什么‘乱’子,让人看了笑话,我唯你是问!”苏旭一边说话,一边拿眼睛盯着苏皓。说完后,苏旭就背着双手离开了演武场。

    半个时辰后,扎完马步后面‘色’有些红润的少年们不顾疲劳的身体,大叫一声后就向着藏百~万#^^小!说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