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零九零章:当枪使

    破家兄弟挑战逍遥门取得了胜利,纵使飞蓬、飞灵也加入了战斗也没能扭转局面。!

    也许单对单飞蓬可以凭借极速与破天纠缠,可是这一次是团队战,如此一来速度优势不能完全发挥出来,毕竟不能大战开始大家都凭借速度逃走吧。

    再说破家兄弟也有一套合击之术,凭借着特的血脉他们联合起来整体实力大幅度提升,包括速度,八兄弟联手后飞行速度依然超越了飞蓬,如此一来逍遥阁自然会败。

    被报以重大希望的逍遥阁也战败,破家兄弟大有不可力敌之势,这让剑姬仙子、飞蓬他们更加担心,因为在他们心破家兄弟距离无敌幽魂界也不过只有一步之遥,接下来他们再战胜神剑崖、魔家可以了。

    没错,目前为止破家兄弟还没有挑战的只有神剑崖和魔家了。

    也许剑姬仙子的实力很强,攻击力最同阶都是出类拔萃的,不过这除了神剑崖的功法外最大的原因是她拥有一柄强大的古剑,这种级别的古剑自不可能神剑崖众修士人手一柄,也是说神剑崖其他人的实力要差不少。

    没错,像剑姬仙子手的那柄近圣级的古剑自是不可能人手一柄,神剑崖其他人可没有,如此其他人的实力可剑姬仙子弱一些,哪怕他们是古神级别的高手。

    另外,神剑崖的功法虽然以攻伐、攻击力强大为主,不过他们并不太擅长防守,也不擅长团体作战,如此一来面对破家的挑战剑姬仙子没有什么信心,或者说他们在心已经觉得自己败了。

    战败的耻辱再加担心悟道圣树被破家兄弟获得,剑姬仙子等神剑崖的门人弟子可谓忧心至极,而同样忧心的还有古敖、飞蓬等人,他们同样担心悟道圣树被破家兄弟获得。

    大家都担心这些,所以聚集起来,准备商议对策,这一次连幻心阁、刺盟等门派在幽魂界的主事人也到来。

    “剑姬仙子,你们真没有信心抵挡住破家兄弟?”万衍门的少主询问道,他眉头深深皱起,语气也颇为凝重。

    “我虽然自信能跟破天一战不败,不过这一次我们是团队战,你们也知道我神剑崖并不太擅长群战。”剑姬仙子道,她眉头微微蹙起:“所以不出意外,我们十有八九会败。”

    闻言,古敖等人神色更加凝重,幻心阁的少主幻彩仙子眉头微微蹙起,她道:“如果连神剑崖也败了,那只有一个魔家了,他们的实力如何我并不知道,那个赤血居然在这个时候也不来跟我们商议,难道他们有信心能战败破家兄弟?”

    没错,因为担心破家兄弟获得悟道圣树,古敖等人特意邀请除了天一道外所有超级大势力的主事人商议,只不过魔家借口赤血在闭关修炼所以没有到。

    赤血也是聪明人,自是能猜测出来古敖他们邀请自己要商议什么,而他早分析出悟道圣树不会追随破家兄弟,如此自是没有必要赴会,所以找借口拒绝了。

    提到赤血,古敖也满脸的愤愤之色:“没错,赤血这家伙太过分了,这么重要的会议居然缺席,难道他不担心被战败悟道圣树最终为追随破家兄弟么?!”

    “也许赤血真有这个把握。”突然极乐公子道,他扫视众人:“别忘了,赤血也是噬神体,而且跟破天一样是三种种族凑齐的噬神体。”

    赤血、破天他们已经飞升神界那么多年,跟古敖等人也有很多交集,甚至双方还经常切磋,如此知道他们是噬神体也自是应当。

    想想也是,能让那些老怪物看并且收为弟子的人又怎么可能是寻常体质,怕是像天绝体这样的体质都不太被看重。

    “而且赤血身边的那头碧玉吞天蟒也很强大,不破家兄弟身边的那头吞天犼差。”万衍门的少主千钧沉声道。

    “据我所知魔家有七位古神级别的高手。”刺盟的刺心声音尖锐如匕首,仿佛要直刺人心:“如此整体实力确实强,没准真能与破家兄弟平手,甚至能战胜。”

    “可是这样一来悟道圣树依然极有可能会选择认主,对象无非是赤血还是破天罢了。”飞蓬道,他神色凝重:“无论悟道圣树选择谁,我们再想从他们手抢到悟道圣树都很难。”

    闻言,其他人的神色也凝重了很多,他们发现无论魔家是否能战胜破家兄弟于他们来说都没有太大的区别。

    “怪不得赤血不来参加我们的会议,原来他们也是有不小的机会获得悟道圣树认可的。”古敖冷笑,语气隐隐有些愤懑。

    “那个,也许悟道圣树所谓的无敌幽魂界是对单人来讲的。”突然幻彩仙子道:“也是说无论破家兄弟还是赤血他们赢了对无所谓,悟道圣树都不会追随。”

    “这只是一种可能,悟道圣树还是有可能选择追随的目标的。”飞蓬沉吟,他神色凝重:“我们不能冒这个险,所以要想办法解决这种事情。”

    “可是目前又能有什么好主意呢?”千钧眉头深深皱起。

    “总会有办法的。”极乐公子像是对千钧他们所说,更像是安慰自己,而后想到什么,他眼眸亮了起来,隐隐有些激动:“我倒是有一个不太成熟的想法,不知道当说不当说?”

    “你这家伙,都到什么时候了还卖关子。”古敖忍不住骂道:“快说,是什么办法!”

    其他人也纷纷催促,他们现在有点焦头烂额,突然听到极乐公子说有办法,他们好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

    稍稍整理思绪,极乐公子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他询问道:“你们说让凌天道友他们获得悟道圣树如何?”

    “嘿,你这家伙,还以为是什么好主意,原来是一个馊主意。”古敖没好气地道:“先说悟道圣树是否会追随凌天,算追随了,这跟追随破天还是赤血有什么区别?”

    “不,区别大了。”刺心摇了摇头,他的声音更加尖细,如针似刺:“如果凌天能获得悟道圣树的认可,日后我们从他手抢过来的可能性会大很多,而且也没有太多顾忌,毕竟凌天他们可没有什么强大的靠山。”

    闻言,连反应最迟钝的古敖也醒悟过来,他喃喃道:“是啊,凌天道友没有强大的靠山,日后我们从他手抢悟道圣树可从赤血或破天手抢要容易太多了。”

    “如果凌天真获得了悟道圣树,那么出了幽魂界之后我们各大势力又重新回到了起跑线,大家又可以公平竞争了。”飞灵沉吟,渐渐的她俏脸浮现出笑意:“不错,不错,这主意很不错。”

    “主意是很不错,不过我怎么感觉有点对不起凌天道友呢,这完全将他当枪使,而且还会给他以及他的亲友带来无妄之灾。”飞蓬道,他虽然跟凌天相交并不太久,不过对之却颇为认可,心将之当成了朋友。

    “飞蓬兄,这你有点妇人之仁了,算悟道圣树不在凌天道友身他也会遭到天一道、魔家的追杀。”古敖接过话茬,他笑了一声:“对他来说面对两个超级大势力追杀还是九个没有太大的区别,因为任何一个超级大势力都有足够的实力将之击杀。”

    “是啊,反正他们跟赤血、破家兄弟是化解不开的死仇,我们再利用一下也没什么。”千钧道,他扫视众人:“再说我们也没有别的办法了,现在好像也只有凌天有机会从破家兄弟手抢到悟道圣树的认可,毕竟他可是除了破家兄弟外唯一能擒获古神级别高手的人。”

    “破家兄弟是八人外加一头吞天犼出手,而凌天他们却是两人外加一头噬天狼,明眼人很轻松能看出凌天他们更强。”刺心道,他阴笑一声:“再说破天曾经斩落过悟道圣树的一段枝丫,悟道圣树这种圣级的天地葩可是很记仇的,如今有凌天这个选择,它稍稍偏私选择凌天也无可厚非。”

    “师兄,诸位道友说得都没错,虽然你很看重凌天道友,不过这是我们最后的机会了,难道你想看到悟道圣树落在破天或赤血手?”飞灵反问,看到飞蓬沉默,她继续劝解:“另外,如果出了幽魂界是我们这些大势力率先找到凌天道友他们,我们还可以将他们保护起来,如此也避免了他们被魔家或天一道灭杀。”

    “没错,这可他们落入魔家或天一道要好多了。”古敖接过话茬:“对我们有好处,对凌天道友也有好处,一举两得。”

    “没错,我们可以请求门派大佬尽量生擒凌天他们,而且生擒之后将他们保护在门派重地,这也算是我们对他们的一点弥补了。”剑姬仙子道。

    稍稍沉吟,飞蓬发现事情确实如剑姬仙子他们所说对他们、凌天都有好处,他点了点头:“好吧,这样办。不过接下来我们要如何做才能让他有机会获得悟道圣树的认可呢,毕竟现在破家兄弟势不可挡,他们得到悟道圣树认可的机会更大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