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天湖帮

    ;

    “咣当~~!!”

    但也就在此时,正在江林质问张嫂的时候,屋子内的厕所之中却突然传出来一阵响声。.: 。显得很是慌‘乱’,像是什么被不小心碰倒了一样。

    见此情形,只见原本害怕无比的张嫂,却忽然有些神‘色’紧张起来,瞧她的样子,就像是有什么不好的事情不想被人知道一样。

    “谁在里面,给我出来!”

    看到这些状况,江林下意识的就喝问了一句。

    不过令江林失望的是,在他发出这声喝问之后,那厕所里却突然静了下来,在没有其他任何的声音传出。

    “你这是‘逼’我动手!”

    如此情形,自然让江林警惕起来。不过江林却并不害怕,以他现在的功力来说,寻常的情况已经对他造不成任何伤害了。

    只见,江林冷峻的看了看眼前的张嫂,又盯着那厕所紧闭的房‘门’看了下。便一把拽起恶‘妇’张嫂来到了厕所的‘门’口,对着里面道:“藏头‘露’尾的家伙,你还不出来吗?”

    见江林这样做,只见原本表情无比害怕的恶‘妇’张嫂,脸上的表情更是剧烈变化,‘阴’晴不定。稍后便脸‘色’狰狞的对着江林说道:“里面没有任何人,你不要白费心思了。你不是想知道我为什么要处处针对江林一家吗?老娘现在就告诉你,这一切都怨李芸那个贱‘妇’,她凭什么找的老公比我好,凭什么生的儿子也比我的孩子优秀。哼哼,这个贱‘妇’简直就是一个扫把星,要不是因为她,江林的爸爸又怎么会突然去世。我就是看不惯她那一副与生俱来的样子,病鬼一样的身子,却总是偏偏摆出一副大户人家的样子,她凭什么?”

    说完这些,只见眼前的恶‘妇’表情更加狰狞起来。那副怨毒之‘色’,恨不得将眼前的江林生吞活剥了。

    “啪~~!!”

    “嘭~~!!”

    这种情形,以及刚才这个恶‘妇’所说的话,已经彻底把江林‘激’怒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眼前的恶‘妇’,居然这样诋毁侮辱自己的老妈。一直以来,李芸就是江林全部的依靠和‘精’神寄托,所以看着眼前的恶‘妇’如此这般诋毁,江林手上的力量忍不住就多加了几分。

    “看来是晕过去了,没死就好!!”

    探了探恶‘妇’的脉搏,江林也并没有多说什么。虽然很想一刀杀了眼前的恶‘妇’,但是江林却不会这样做。怒归怒,可眼前的恶‘妇’估计只是被嫉妒‘蒙’蔽了双眼罢了,罪不至死。

    不过见这个恶‘妇’晕了过去,江林也是长出了一口气,毕竟现在这个时候,江林也是有些担心的。四周的邻居们都是刚刚睡下,要是动静太大的话,只怕会有不小的麻烦出现也说不定。

    “现在该你了。”

    拍晕了眼前的恶‘妇’,江林也没有了后顾之忧,最起码不用分心在防备她大喊大叫。所以现在所有的注意力,也就全都放在了眼前房‘门’紧闭的厕所之中。

    “嘭~~!!”

    不过当见到厕所之内还是没有任何反应之后,江林双眼一狠,一脚就踹开了原本紧闭的大‘门’。

    “去死吧!”

    但也就在这时,只听到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随之响起。稍后就看到一个拖把向着自己猛砸而来。

    “哼!”

    这样的举动,自然很快就被早有准备的江林轻松躲过。只见江林闪到了一边冷哼了一声,双眼冷冽的盯着眼前出现的中年人,

    “你是何人?”

    盯着眼前的这个中年人,江林也是仔细思虑一下。没有见过,这个人不是恶‘妇’的老公,在这一片居住区,江林也没有见过。所以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中年人,江林也是质问道。

    不过出人意料的是,只见随之出现在江林眼前的中年人,在闪过一丝诧异之‘色’后,却是‘阴’狠道:“说老子藏头‘露’尾,你现在又何尝不是!哼,识相的立刻闪开这里,不然的话我‘弄’死你。”

    说完,只见中年人随手一掏,一把明晃晃的匕首,就出现在了眼前。

    “狗急跳墙了吗?”

    见眼前的中年这样,江林却是不屑的讥讽了一句。稍后,只见江林把心一横,快速栖身上前,一拳就向着眼前的中年人打去。

    “你找死!”看到江林突然攻来,中年人厉喝道。接着攥在手里的匕首,就向着江林快速刺来。

    “嘭~~!!”

    不过眼前的中年人显然低估了江林的实力,只见江林随之一躲,膝盖便暴力顶在了中年人的腹部。接着只听到又是一阵咣当声响起后,原本还逞凶的中年人,便抱着肚子剧痛的在地上‘抽’搐起来。

    以江林现在的功力来说,对付这样的凶徒,顶多用上三分功力,就已经是这些人不能承受的了。要不是江林还有话要问,只怕刚才那一下就能瞬间灭杀眼前的中年人了。

    “说!今天早些时候,是不是你和这个恶‘妇’在密谋暗害江林一家?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你的背后主使又是谁?”

    到了现在这种地步,江林很容易就能猜到,眼前中年人,想必就是刘阿姨口中,那个早些时候和恶‘妇’站在江林家‘门’口密谋的家伙了。

    不过,令江林失望的是,眼前的家伙却始终没说一句话,虽然腹部的剧痛已经让中年人痛不可止,甚至剧烈的疼痛都已经让脸上的肌‘肉’部分扭曲了,可终究还是没做任何理会。

    “你倒是‘挺’有骨气!”

    见此情形,江林的脸上一寒。对于眼前的家伙,江林可是一点同情都不会产生,所以接下来,只见江林捡起了中年人的那把匕首,瞬间就扎在了中年人的大‘腿’上,继续质问道:“你说还是不说,下一刀可就不是扎在这里了。”

    “啊。。!我说,我说!”

    剧烈的疼痛,让眼前的中年人再也忍受不住,只见中年人在痛吼了一声之后,就开始哀求起来。

    “哼!早这样不就没事了,快说!”

    说实话,现在的江林一点都不想在这里耽误时间,毕竟江林的老妈已经疑似被绑架了,江林的内心之中早就急的想热锅上的蚂蚁似的了。

    “好的,好的!我是天湖帮的人,一个星期前,我们老大命令我来这里,他让我尽可能的给江林家找麻烦,最起码也要。。也要,我不敢说!”

    只见,此时已经彻底蔫了的中年人,一边对江林讲着原因,一边强忍着剧痛,苦不堪言。

    “快说!你们天湖帮总部在哪里?还有剩下所隐瞒的,全都给我说出来。”江林怒道。

    说实话,自打一听到天湖帮这三个字的时候,江林心中的怒火就彻底爆发了,又是这个帮派,可恶啊!当初天湖帮对于江林,可就是受了刘铭的指示的,而现在又是这个天湖帮。所以在这一刻,江林已经彻底动了杀心了。这个天湖帮的老大,还有刘铭,都必死。

    见江林已经惊怒,眼前的中年人吓得一哆嗦,稍后自然赶紧的说道:“我们天湖帮的总部就设在锦湖酒吧。帮主老大说,江林的老妈得了某种怪病,现在不能动火气。所以老大命令我,让我一定要想把办法找江林老妈的麻烦,好将她气死。其实一开始我们也不懂为什么要这样做,可是我们老大说,这是某个大人物的意思。所以,我就用好处买通了这个恶‘妇’,想让她来针对江林的妈妈。就这些了,好汉饶命啊,我再也不敢了!”

    眼前的中年人真的已经下坏了,尤其是江林此刻越来越黑的表情,已经彻底将中年人吓得肝胆俱裂。

    “果然是好手段,杀人于无形啊!”

    此时的江林,已经恨的咬牙切齿。不难想象,这个手段对于江林来说真的是釜底‘抽’薪,直中江林的要害。逞凶者不但不用背上杀人的罪名,还可以彻底打击到江林,简直是一箭双雕。

    “那么我来问你,江林的妈妈现在被你们绑到哪里去了?”

    到了现在这种时候,江林只能暂时压住心中的火气,继续追问自己老妈的下落。毕竟这才是眼下最重要的事情。

    “江林的妈妈?我们不知道啊!今天我和这个恶‘妇’密谋的是,等天亮的时候由恶‘妇’出马,由她以江林被抓进了监狱为理由,来江林的妈妈在众目睽睽之下气死的,并没有绑架江林妈妈的想法啊!”

    此时的中年人真的已经胆裂,哪里还敢隐瞒,一五一十的就把全部计划都说了出来。

    “你胡说,王八蛋!”

    见眼前的中年人不承认绑架了自己的老妈。已经怒到快要失去理智的江林,又是一刀就扎在了中年人的另一个‘腿’上。不过虽然如此,可是江林下手还是很有分寸的,全都是向着没有血管动脉的地方扎,这样除了剧烈的疼痛之外,倒也并不会威胁到这家伙的‘性’命。

    “啊。。!!”

    不过令江林没想到是,随着一阵剧烈的痛吼声响起后,眼前的中年人却被疼的晕了过去,显然已经连吓带痛的受不了了。

    “发生什么事了?”

    “这大呼小叫的,杀人了吗?”

    “谁知道呢,我才刚睡着。”

    此时,屋外面一阵邻居们议论的声音也是随之响起,稍后就听到一大群人向着屋内走来。

    “有人来了!可恶!”

    见此情形,江林也不敢再继续耽误下去,只见他运转功力,向着客厅的窗户外猛的一跃,几个飞纵之后就消失在了夜‘色’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