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奇怪的老者

    ;

    “着火了!!居然是锦湖酒吧!”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记得这个酒吧是被无恶不作的天湖帮把持的!”

    “哈哈,估计是天湖帮坏事做尽,上天对他们降下了惩罚吧!”

    “嘘。,: 。。!小心祸从口出啊!”

    此时的锦湖酒吧,已经被突然冒起来的大火整个吞没。燃烧的速度之快,简直令人不敢相信。也正是因为如此,这突然的状况,也是引起了附近之人议论。一个个怎么也不敢相信,在附近臭名昭著的锦湖酒吧,居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噗~~!!”

    而此时的江林已经趁着夜‘色’来到了太湖边,随便找了个隐蔽的小树林之后,就开始立刻盘膝做好开始运功止血。不过由于之前的几次动怒,所以现在的江林无论如何运功,都不禁会有一些鲜血从嘴中涌出。

    “比较麻烦啊!”

    感受着体内的伤势,强忍着疼痛的江林也是眉头一皱。虽然现在已经用功力暂时封住了一些动脉和大‘穴’,可是体内的内脏,终归是被滞留在体内的子弹震伤了。最起码对于现在的江林来说,化解起来还是非常麻烦的。

    “功力还是差太多了!”

    暗自叹息了一声,已经暂时封住伤势的江林,也是强忍着疼痛站了起来。不过当目光看到远处的火光之后,心里也是忍不住想道:“这次杀的人的确是太多了。不过在纯阳真火的灼烧下,我不信还会留下什么证据。恩,就看张刚毅背后机构的态度了。”

    想到这里,江林的内心之中也是打定了主意。要是真因为此事,那个神秘的机构处罚他的话,那江林绝对会反出去。毕竟在江林看来,他杀的都是该杀之人,都是一些无法无天的垃圾,就算让江林从新再选择一遍的话,江林仍然会毫不犹豫的在灭杀这些人一次。

    “恩?谁在那里,给我出来!”

    此时,只见时刻警惕着的江林眼神一变,立刻就向着一处树林喝去。

    “被发现了吗?”

    此时,一位站在隐蔽处正在默默注视着江林的老者忍不住一愣。不过稍后也是‘露’出笑容,也不再继续隐藏自己的行踪,走向开阔地后道:“小友,多日不见可还记得老夫?”

    “你是?”

    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老者,江林认真的思索了一下。不过稍后却略显震惊道:“要是没猜错的话,你就是跟在李梓彤身边的那位李叔吧?为何跟踪我?”

    只见说完这些话的江林,也是忍不住的就全身警惕起来,眼前这位老者的恐怖,江林是深有体会的,他可不敢大意。

    “小友不要这样看着老夫嘛!我可没有恶意!”

    看到眼前的江林全身紧绷,神‘色’‘阴’寒的盯着自己,这位李叔也是有些无奈。不过为了打消江林的疑虑便继续道:“实不相瞒,我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受了某个人的请求的。没办法,我要不这样做的话,某个人绝对会伤心还会责备与我的。”

    说到这里,眼前的老者也是一脸的无奈表情。

    “某个人?”

    听到老者的解释,江林的心中也是一黯。稍后,自然忍不住的就在心中猜测道:“难道是李梓彤?”

    想到这里,江林的内心之中也是涌出了一丝感动,但神情却是不变道:“这些暂且不说,不过不久之前我所做的事,前辈可是都看到了?”

    这由不得江林不担心。毕竟不久之前江林所做之事,在当今这个社会可是后果很严重的。

    “看到了!”

    听到了江林的询问,眼前的这位李叔没有任何犹豫的就点了点头,不过稍后却是笑道:“不过你放心,那些人都是该死之人,我是不会对任何一人说出去的。”

    “真的吗?”江林狐疑道。他可不敢在这件事情上有任何大意。

    “当然,我李南平向来说话算话。况且,就算小友不相信,难道你认为凭着你现在的状况,还想杀我灭口不成?”看着眼前脸‘色’‘阴’寒的江林,这位自报‘性’命的李叔讪笑着说道。

    听到老者的回话,江林的眼神也是一黯。的确,眼前的这位老者,别说是现在的自己,就算是全盛之下对上这位老者,估计也是绝无胜算的,毕竟那一丝丝从内心之中莫名传出来的不安情绪,是做不得假的。

    想通这些,江林也终是无奈的说道:“你说的没错,我现在的确不是你的对手!不过要是前辈真没什么事情的话,那我可就走了!”

    到了现在这种状况,江林是一刻也不想在此地多待,毕竟自己的伤势很重,外加眼前这个不知是敌是友的高手还在虎视眈眈。

    “给,要是相信我的话,就吃下这枚丹‘药’!它可以暂时压制住你体内的伤势!”

    “嗖~~!!”

    出人意料的是,此刻眼前的老者却不管江林的疑‘惑’,直接就从兜里拿出了一个锦盒,扔给了江林。

    “你这是何意?”

    如此状况,自然让江林更加疑‘惑’起来。先不说这枚丹‘药’的真假,就以现在老者的态度来说,就让江林忍不住的产生这些想法。为什么无缘无故救自己?难道仅仅是因为李梓彤的一句嘱托,就能对自己这样好吗?要知道以现在这个大环境来说,丹‘药’这些东西可都是十分罕见的。如此贵重的东西,就这样眼也不眨的送给自己疗伤?

    “别想那么多嘛!就当我惜才罢了!嘿嘿!”老者又是一阵讪笑的耸了耸肩,轻描淡写的就无视了江林的种种怀疑。

    看着老者现在的样子,江林的心中也是思虑万千。但可惜,无论如何思考却都想不明白眼下的情况!惜才?鬼才信!不过俱是如此,江林却长出了一口气道:“那就多谢前辈的好意了。”

    既然想不明白,江林也就不再去思考这些事。在冲着老者拱手谢了一下后,也是毫不犹豫的就吃下了手里的丹‘药’,完全不怕有没有毒。也不怪江林心大,毕竟江林可是身居纯阳真火的人。就算这枚但要有剧毒,它也不是纯阳真火的对手。

    “呼~~!!”

    但也就在此时,只见当江林刚刚放松警惕吞下了手里的丹‘药’之后,原本还站着很随意的老者,却忽然向着江林冲来。淋漓的掌风,更是让放松警惕下来的江林,全身忍不住身在泥沼,难以动弹。

    “你做什么?”江林脸‘色’大变哪里还敢迟疑,手上的纯阳真火更是强行运功‘逼’了出来。

    不过可惜的是,在江林刚刚做出反应的时候,老者便已极快的速度绕到了江林的身后,,一掌就打在了江林的后背上。

    “噗~~!!”

    “嗖~~!!”

    稍后,只见连老者人影都抓不到的江林,在挨了这一掌之后也是一大口鲜血猛的吐出,身子忍不住就向着前面踉跄了几步。不过此时江林前方的一棵树,却也因为从江林的‘胸’口处飞出的一件东西,给瞬间击中绷断了。

    “好了,你体内的子弹已经被我‘逼’出。也幸亏你内力深厚,没有让弹头分裂。要不然要是子弹分散开来的话,那些弹片清理起来,可就没有这么简单了。”此时,已经停手站在江林身后的老者,一副轻笑的‘摸’样开口说道,显得很是随意。

    闻听此话,正准备拼命决定鱼死网破的江林也是一愣!眼前的老者还真是不按常理出牌啊。忍不住狐疑的观察了一下体内,发现滞留在体内的弹头真的已经消失之后,江林也终是长出了一口气,放下戒备道:“多谢前辈了!只是我始终不明白,我和前辈不过只是一面之缘罢了,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嘿嘿,要谢,就谢某个人吧!小友是个聪明人,应该知道我说的是谁!恩,时候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复命了!”老者冲着江林笑了笑,随意说了几句也便决定离开这里。不过在准备离开的时候,却又突然停下脚步道:“那刘家绝对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我建议你还是先蛰伏起来躲避一阵方为上策。最起码在你还没有突破到地级境界的时候,最好不要动刘家。言尽于此,好自为之吧!”

    说完这些,只见老者也不等江林发话,便化作了一道人影向着远处急速掠去。

    “前辈!”

    看着离去的老者,还有很多疑问的江林也是忍不住又呼喊了一句。但奈何老者已经走远,除了夜‘色’之中的虫鸣之外便在没有任何回应了。

    “那刘家背后难道还有靠山不成?”仔细琢磨着老者话里意思的江林,表情也是慢慢的认真起来。要真是这样的话,事情就真的有些麻烦了,最起码对于现在的江林是个麻烦。地级境界,谈何容易。

    “叮叮叮~~!!”

    也就在此时,手机的铃声,也是适时传到了正在思考这些事的江林耳中。

    “喂!张老哥!”

    看到了来电显示的江林,也是接通电话问道!

    “江林啊!你可真是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吓死人。锦湖酒吧的事情是你做的吧?刚才我接到内部电话,让我加快速度返回无市处理这件事情的由来。老弟啊,你可真是让老哥我为难!”电话里的张刚毅显得很是无奈的说道。

    “要来了么?”听完了张刚毅的电话,江林也是神‘色’一冷囔囔自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