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心碎

    ;

    无市,刘家。。

    “六叔你怎么来了?”一个身体发福,体态臃肿的中年人问道。

    “我为什么不能来?刘强我来问你,我不在的这段时间,可有什么事情发生了?”此时,只见另一位中年人,正坐在椅子上颇为严肃的质问道。

    “六叔我哪里敢不让你来!尝尝这茶,这可是上好的西湖龙井啊!”

    见眼前的中年人一脸严肃的样子,这位称作刘强的中年人赶紧上前倒茶讪笑道!眼前的这位中年人刘强可不敢得罪,虽然年龄上和刘强差不了多少,但奈何人家辈分大,而且手里的权利也是在家族内部属上号的。

    等到那位中年人接过手里的茶之后,刘强也是适时的回道:“要说有什么事情发生的话,那就是昨天晚上锦湖酒吧莫名着火的事情了,说来也是奇怪,那锦湖酒吧着火的时候,据在场的人透‘露’,却是一个天湖帮的人都没有出现,也不知道这些白痴是干什么吃的。”

    “天湖帮?可是那个通过铭儿挂在咱家名下的天湖帮?”被称作六叔的中年人放下了茶杯,紧皱着眉头严肃问道。

    “是啊!六叔你是不知道,这场大火简直将锦湖酒吧烧了个一干二净,等救援人员去的时候,里面除了无尽的灰烬之外,已经把什么都烧毁了!对于这一点还真是可惜,要知道这锦湖酒吧自打投靠咱们刘家之后,这每个月的‘抽’成还是很客观的,可现在好了,这锦湖酒吧算是毁在了那帮白痴手上,真是可恶啊。”只见此时的刘强,一脸‘奸’商的样子痛苦不跌,显然对于锦湖酒吧无辜烧毁这件事情还是很气愤的。毕竟每个月从锦湖酒吧‘抽’取的油水很大,失去了这条线,也算是一大损失。

    “铭儿现在何处?把他叫来我问问他!”看到刘强一副‘奸’商的嘴脸,中年人也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见中年人已经‘露’出不耐,刘强也是忍不住缩了缩脖子,苦着脸道:“铭儿估计在学校吧,你也是知道的,这小子是从来都不正眼瞧我这个做叔叔的。他的事情,我一般都不会管的。”

    “哼!”

    听到这话中年人冷哼了一声,也是责备道:“你整天不务正业,‘花’天酒地,晚辈们当然瞧不起你。而且我听说,前几天你又胡搞让一个‘女’学生怀孕了,你自己说这都是第几个了?你要再不收敛,我们刘家也保不了你。”

    “是是!都是我不好,六叔你消消气!”听到了中年人的责备,刘强也是一阵后怕,脖子上也是觉得嗖嗖的直吹冷气,让他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瞧你那点出息!”

    看着眼前的刘强这幅样子,中年人忍不住厌烦的又责备了几句,稍后便道:“去通知你大哥他们,就说本家有指示到了,让他们中午都回来。记得让铭儿也来。”

    “好的,六叔你先喝茶,我去通知他们!”有些紧张的刘强又忍不住咽了口唾沫,就小心翼翼的出‘门’而去。

    不过等刘强出来之后,这脸上的愤怒和厌恶之情也是溢于言表,忍不住道:“不就是仰仗着辈分高压老子一头吗?等着吧,迟早我刘强会将你们都踩在脚下的,‘混’蛋!”

    中午前后

    只见此时的刘家前后,已经陆陆续续的停满了各种豪华车辆,再看那些车辆的主人,无不是大富大贵,珠光宝气的打扮。一个个趾高气扬的样子,恨不能向世人宣告,刘家就是无市的土皇帝,谁要敢惹那都得掂量掂量。

    “大哥!”

    “大哥来了!”

    “都收敛点,大哥最近心情很差!”

    一时间,只见原本那些趾高气昂的众人,在一辆样子普通的大众车出现以后,也是全都收敛了起来,看他们的样子,这应该就是刘铭的爸爸刘心华,也就是那位无市的大人物了。

    稍后,当一位戴着眼睛,穿着中正平和的中年人,从车‘门’里走出来之后,全场的气氛也是瞬间寂静了起来,谁也不再说话了。

    “二弟,三叔什么时候来的?”刘铭的爸爸刘心华问道。

    听到刘心华的询问,刘强也是快速走上前道:“上午十点的时候。另外,三叔让通知铭儿也来这里见上一见,可是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直到现在都打不通铭儿的电话。”

    说到这里,只见刘强又忍不住的拨打了一次刘铭的电话,当电话里又提示没人接听之后,也是一阵无奈。

    “不要提那个逆子。指不定又在哪里鬼‘混’去了,待会你给他们学校打个电话,看看那小子在不在。走,咱们去见三叔。”

    看到刘强的电话没有打通,刘心华也是忍不住涌起了一阵怒火,这些天来他为刘铭的事情简直‘操’碎了心。虽然已经顺利的摆平了刘铭持枪那件事情,可是听说那个该死的好像叫做江林的小子,却在不久前莫名其妙的被放了出去。对于这一点,一项老谋深算的刘心华,竟隐隐的有些不安的情绪产生,让的他最近大为恼火。

    稍后不久,整个刘家就开始了家族会议,而关于江林的消息,也是通过那位六叔的陈述,传达进了所有在场的刘家之人耳中。

    ……

    刘家的变化江林自然不会知道,也没心情去知道。只因为在此之前,他接到了两个电话,一个是周倩打来的,另一个是李梓彤打来的。

    说实话,对于这两个‘女’生同时打来电话,江林还是比较差异的。周倩找他还可以理解,毕竟上次的事情,怎么也得找机会解释给周倩知道。而李梓彤在电话里那略带情绪低落的声音,却是扰的江林这一上午都坐立不安,难道李梓彤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想也想不明白里面缘由的江林,也便暂时压住了心中的担忧,拾掇好后就向着周倩约定的地方走去。

    半个小时后,一家咖啡屋。

    “周倩,我到‘门’外了!你是在青木咖啡屋吧?”刚刚下车的江林打电话说道。

    “是的!江林你快点进来吧,我有些害怕!”只听到电话中的周倩略显担忧的说道。

    听到这些,江林也是不敢迟疑,挂掉电话就向着屋内走来。

    稍后,已经来到屋内的江林,在看到打扮的仍是妖‘艳’无比很‘性’感的周倩之后,心里微微叹了口气,也是慢慢的走上前去。

    说实话,对于周倩现在的行事作风以及打扮穿着,江林原本是很有意见的,可奈何现在的江林已经没有机会在提任何建议,所以除了按下心里面还隐隐有些的作痛的心悸感觉之外,江林也没有任何办法。

    “江林,你来了。要喝些什么吗?”看到已经坐在对面的江林,周倩一脸担忧而又紧张的问道。

    “周倩你怎么了?脸‘色’怎么这么差?”看着眼前这位神‘色’憔悴,‘精’神恍惚的丽人,江林的内心也是一阵心疼。不过令江林没想到是,就在他感到心疼眼前的周倩之时,脑海里一道清丽脱俗,微笑之间给人以温暖的李梓彤的样子,却瞬间浮现在了江林的心田。

    一时间,只见江林的神情也是一愣,稍后便不动声‘色’的掩饰了过去。为什么会出现李梓彤的身影,连江林都有些搞不明白。

    不过江林的变化却没有被周倩发现,只见她坐立不安的小声道:“江林,你不会是逃出来的吧,我劝你还是赶紧回去自首吧,那刘家你是惹不起的。要是让他们知道了,你绝对没有好果子吃。”

    听到周倩的担心,江林的心中也是一叹,稍后便安慰道:“放心吧,我是因为证据不足,才被无罪释放的。不要太担心这件事情!”

    “怎么可能?刘铭之前还找到过我,说让我到时候出庭作证指认你确实杀了人。那刘家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要不这样,你跟我去刘家吧,我想到时候你态度诚恳点道歉的话,他们肯定会原谅你的。”眼前的周倩一脸紧张的盯着江林说道。

    “道歉?还让你做证人?”

    听到这里,江林也是无奈的摇了摇头之后,那刘铭早就被自己杀死了,难道要去和一个死人道歉吗?况且,就算那刘铭还活着的话,江林也定不会去给这个垃圾道歉的。本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江林可没这么单纯。

    所以在摇了摇头之后也是劝道:“你放心好了,那个刘铭再也不会出现了。这件事情就算这样过去了,你看开点就好。”

    “你。。你怎么总是这么固执!”

    见江林居然这样说,原本有些紧张的周倩却忍不住瞪着江林责备了一声。稍后,更是耐着‘性’子道:“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已经是一个杀人犯了,况且那时候的经过我也都看到了。虽然我知道,最近你的身上发生了一些比较大的变化,很是厉害。可是杀人了就是杀人了,你能对抗得了整个国家吗?我早就劝过你,你遇事不要太冲动,不然容易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可结果你就是不听。现在好了,你让我夹在中间两头为难,你说我现在该怎么选?左又不是、右又不是,这不都是你冲动和固执造成的吗?”

    说到这里,只见周倩一脸埋怨的看了江林一眼,便不再说话,开始埋头喝起了咖啡显得很是恼火。

    听到这些话,只见江林的脸‘色’很是平静,不过江林的心里却已经碎的不成样子了,那种剧烈的心悸之感更是快速的袭上了江林的心头。忍不住长出了一口气道:“我现在,很让你为难吗?”

    “你说呢?”听到了江林的疑‘惑’,周倩不假思索的皱着眉头回道。到了现在,周倩的心里也是很恼火,眼前的江林怎么还是这样一点变化都没有呢?现在的自己夹在江林和刘铭中间已经这么难做了,江林居然还这么问。一想到这里,周倩就非常恼火现在的江林。

    “恩!”

    到了此时,在得到了周倩的这声确认之后,只见江林深吸了一口气,抿了抿嘴,怅然道:“周倩,是我对不起你,都是我不好让你为难了。另外,我是真的被无罪释放了。所以,你不要在担心了。那个,我还有点事,我就先走了啊!”

    说着,只见江林默默的站了起来,再又看了一眼周倩之后,就转身向着咖啡屋外走去,有些失望,有些心痛,更有些怅然,想必此刻江林的心中,已经有了某些决定了。

    “又生气了?随便你!”只见看到江林离去的周倩,皱了皱眉头,便十分恼火的不再理会江林,开始为自己该怎样选择苦恼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