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一十一章医疗能量

    第一千九百一十一章医疗能量

    这自愈系统会根据自己的一个情况转化这细胞出来的。。 这断骨重组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只要你的治愈之术能够‘激’活到对方的一个骨细胞然后还要催生这皮‘肉’细胞,一般情况之下的修士能学到这皮‘肉’之术的修复之术已经算是很顶尖的。

    那么可能就是说这治愈之术到底是哪一点受到这‘精’灵的启发呢?就是细胞重组的技术,你要知道这‘精’灵是没有实体的,所以说在重组的方面是比较厉害的。即便是被摧毁了,在核心还未掉的情况之下足够的一个环境还是能够将其‘激’活过来的。所以说这‘激’活核心之术也算是抄袭这‘精’灵的。说的比较好听一点是研究出来的。回头一看人类就慢慢的强大起来了,吸收了很多的功法和种类修士之后。只能是说有‘肉’有输出还有辅助技能的。

    那个时候真的是横行天下的感觉,慢慢就将整个世界给占有了,然后就自大,开始内斗了。斗得比较狠了,就直接土崩瓦解了,可是说这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还是能够生存下去的。这大概是了解了一下这医疗之术,然后我们就会学习这所谓的转化。这医疗的基础就是利用这灵力去填充。然后就是说利用这灵力强行去带动或者去修复这体内受伤细胞中的这么一个情况。那么现在就存在一个问题了,就是说每一个人的灵力或者是说属‘性’都是不一样的,这就像是输血一样的贸贸然就直接其实也是很大一个风险,在不相容的一个情况之下只会增加生命危险。不相容是一个很极端的问题。

    相信这才是医疗修士存在的一个意义,不然这事情直接是说将其通过输送灵力就完事了。还需要什么医疗修士?当然也是说这和血液也是有一定的共同‘性’的。比如说木属‘性’灵力和水属‘性’灵力是有一点互通‘性’的。也不是很多,可以大批量直接输送。而是说在没有经过转化的一个情况也只是用一些用来应急而已。那么这一点用来解释为何说水属‘性’和木属‘性’的修士是比较有潜力成为这个医疗修士呢?其实也不是必然的,因为说每一种属‘性’的都是可以转化为温柔的一面,注入其中的。就举一例子吧!火属‘性’应该是公认最不可能成为医疗修士的吧!其实并不是如此的,火焰有得时候也不见得是伤害人,用得好的也是可以取暖的。所以说一般情况被注‘射’火属‘性’医疗灵力的人都会显得特别亢奋。

    这种医疗属‘性’最适合治愈那些冻伤的人,快速的回暖一个正常的体温能够恢复多少事情可想而知。然后也是各种各样的一种灵力医疗的优势也是会凸显出来的,在此也不一一阐述了。所以说‘精’灵来说不没有‘精’灵的存在可是可以将体内的念力转化为滋养能量,这一点也是被人类所抄袭模仿的。慢慢的也就不是什么专利‘性’的东西了。

    转化灵力也不是说要你转化这相对应受害者的一种灵力,并不是这样的。你要真的是这样说其实也只有五灵根修士是能够做得出来了,根本是没有一个人能够去做到这些的。你原本的一个灵力能量会转化为一种较为综合的能量一般情况之下为绿‘色’纯天然能量,也称为还原。将原本是大自然的能量吸收进来现在再转化回去,注‘射’到人的体内这个一个过程就是治疗了。当然只是这只是所谓的临时救助法,你说要达到之前那种断骨重组的一个情况也是比较复杂的事情了。

    人类从‘精’灵身上吸收了不少的东西,当然也是伴随着屠杀和实验。渐渐地也是让很多‘精’灵也是灭绝了。也正因为是这实验才衍生了这所谓的‘精’灵族。都是‘混’血的民族,吸收各自的优点。这结合也是人类做得最好的一件事情了,大致上是一样可是说这内心追求还不是那么一个意思的。所以说在最后叱咤风云的人类联盟也是土崩瓦解了。

    “小子!这家伙已经跟上来了,看来它对你还是很感兴趣的,你千万是别回头的。你看这灌木丛的尽头,现在攻击距离还是不足的一个情况之下这家伙是不会发动攻击的。而且说发动攻击也是需要距离和直接对视。所用说它现在上钩了只是在评审你是不是足够魅力。如果在灌木丛出现在你面前的话估计就是在说你的演技真的很好,这家伙已经忍不住要发动攻击了。”

    “那如果没有呢?”

    “那就是说它觉得你还是有待观察的。那么我们就会进入下一步了。”

    恒仏就是很诧异了,就是说这家伙竟然还想得出来备用的计划?就连自己都已经没自信进行下去了。的确就是说当这家伙没有出现在尽头的时候,自己也想不出来有什么好点子能够勾引这家伙过来了。

    “还是要靠你的演技,既然它在怀疑的安全‘性’。那么就就直接装晕便是了,这就等于自断双臂意思这家伙还没有胆量上来的话那真的就是傻子一个了。不过就是说你的演技也不要那么的僵硬尽可能在走远一些。从内心发出一些撕心裂肺的怒吼之后在倒下吧!不然就有点尴尬的事情。”

    “知道了!前辈!最后我还是问一句吧!这海岬兽呢?似乎到现在我都还未发现它,这小家伙跑哪里去了。不会躲到哪里睡着了吧!”

    恒仏这话音刚落就发现自己的脚边厚厚雪似乎在蠕动。探出三条猫须,和一张‘肥’猫脸,就一直盯着恒仏。恒仏也是微微笑,这小子隐藏在雪里面真的是绝了。完全是意识不到的事情。

    “恒仏!这麋鹿开始行动了,开始加快速度了,你自己小心点别‘露’陷拉!反正我也只能是帮你帮到这里了,再继续下去这家伙会进行所谓的试探了,这个环节当中我就不能帮你很多了,我要感觉溜了。免得是被发现了就功亏一篑了。反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