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一十二章止步

    第一千九百一十二章止步

    “反正就是说你的任务就是简单的,首先维持你现在这个捉襟见肘的现状。然后就是说走到这灌木丛的尽头,只要这几次的试探过了。基本上是会出现的。当然就是说其中你千万不要去探测这试探的结果。一旦是有接触就是……”

    “就是功亏一篑啊嘛!我知道了!如果没有成功我就要装成失心疯,然后吸引这家伙过来可怜我。然后只要是有这么一眼就足够了。那么关于中招的事情我要全身心投入进去不可一丝虚假是吧?我都知道啦!您老安心去吧!你只要看好你那一部分的事情就可以了。一旦得手了记得第一时间出来呀!怎么就感觉抓一个‘精’灵还需要那么的费劲呢?要不是说这‘精’灵体内能量不稳定容易自爆,其实我还是觉得直接冲过去一手掐住就算逑了。”

    漫漫大雪当中就剩下自己一个人了,这禹森和海岬兽都已经进入状态了。已经没有和恒仏联系了,留下恒仏一个人在风中凌‘乱’了。恒仏只能是装出来举步维艰的感觉。这一步步沉重的意思让你完全是识别不出来了。可以看到的就是说这枯木当中的麋鹿开始小跑起来拉近这当中的距离了,这也开始了所谓的试探了。这念力的试探就和我们的神识扫描是差不多的,主要的就是说吧很多东西你所能够看到的也并一定能够感受到。恒仏为了呈现出一个弱者走投无路的一个情况。所以呢?就应该关闭自己一切的感知能力,让这家伙扫描自己就对了。其实说吧!自己是有这种感觉就是被人盯着看的一个意思,可是自己还不能动这就显得有些尴尬。越是尴尬自己越是装得镇定一些,也就只能是不出声还要继续自己的装疯卖傻。

    其实就是说自己已经是知道这当中的就结果自己还是要装出来‘波’澜不惊的样子。说实话吧这没有一点演技的底子还真的是不好去实现这些事情的。可是恒仏现在可是游刃有余的一个情况就完全是不需要去担心任何的一个点了。这种感觉还是‘挺’白痴的吧!一种酥酥麻麻的感觉在自己的身上蔓延着,自己也不清楚说还有什么感觉,这还是自己不反抗让人搜身的一个感觉。来来回回好几次了,这个感觉就一直在重复着。看来这家伙对自己并不是那么的放心,或者是说超级谨慎的说。就差那么最后的一步了,恒仏开始有点担心了,自己这里也快走到尽头了,再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继续往前自己也会走出这灌木丛了,可是这‘精’灵似乎已经是慢下来了。甚至可以是说这家伙很有可能就不想要了?这个嘎然而停也是有含义的?似乎自己也没有做一些什么为何这家伙不感兴趣了呢?

    真的就是在距离出口大概就十来米的距离之下吧!这‘精’灵停下来了,虽然它停下来了。可是自己不能停下来的,自己还是要继续下去的。既然说这家伙已经是停止脚步了,那么就是说自己也没有这个机会了。初步的判定就是说自己对于这麋鹿不那么的安全,虽然说恒仏也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这就是比较尴尬的事情了,看着灌木丛越来越远了。恒仏还不能停下来,也只能继续往前走。自己虽然是压制住了自己修为,可是这一身老气横秋的气质这完全是不对称的。估计这家伙也是意识到这一点了。这‘精’灵一族通常来说都是比较敏感的,很多东西就是要到了自己这个修为才会散发出来的。虽然是说感应不出来的,就有一种太子穿着平民的衣服。你说这家伙没有伪装吧!也只能是说总是看着有点不顺眼。察觉到这一点也的确是让恒仏有点奇异了。你要说这完全是没有可能的事情。

    恒仏也是觉得自己有点憋屈了。好像前面都是用实打实的数据说话,忽然之间就走心了?这就是很让人尴尬的事情了。真的是没有一点点的防备。没有一丝丝的顾虑了。恒仏就纳闷了这也算是一种不符合吗?看来真的是让这禹森给说中了,果然最后还是要走这一步的。禹森这乌鸦嘴还真的就是说中了,就是怕这‘精’灵前面不放心这件事情。好吧!这事情都已经是这样了,那么也就说恒仏要进行下面一步所谓的装晕了。恒仏眼睛的余光是瞄到了一眼,这家伙很是谨慎的躲在这灌木丛当中,自己完全是看不见这当中的一个情况。看来自己要抓紧速度了,这家伙躲着那么后面,而且还停止移动了。这意思就是要做所谓的转接了?掉头就跑?恒仏再不行动起来可能这家伙真的是准备要溜的一个情况了。

    既然这试探之术失败了,也不是说完全没有希望的。这家伙只是感觉出来自己似乎有一点可疑。可是完全是没有立刻调头就跑的意思,所以说自己还是有机会的。只要自己将所谓的威胁继续降低就可以了。尽可能是表现出来举步维艰了,你还真的是不能一下子就倒下的。还是需要一个过程的。恒仏基本上连滚带爬了一段距离之后才完全的停止下来。只能够说这也是演技派所思考的一个问题吧!你还真的是别看就这几个简单的动作。反正恒仏也是倒腾了许久吧!一两个时辰是有的事情了。终于算是躺下了。这就足够的真实了,这当中还增加了一些所谓的小动作,让整个事情看起来就真的就是这么一回事了。

    你还真的是别说,反正就恒仏做这些事情的时候这麋鹿是一直在灌木丛里面盯着看的。你要说这事情值不值得恒仏如此去做那么就要看这麋鹿的脑子里面会有多少的货了。反正闲着也是闲着,给烦躁的生活带来一丝丝乐趣也是不错的。反正也是跟着禹森在瞎忙而已,在哪里度过不是一样的?恒仏心系这飞升的事情了,就自己前面那么多的一个经验告诉自己,即便成功率多低的一件事情,好似自己与禹森都能够掰回来,所以说自己对于后面的事情还是比较有信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