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一十三章蹲下来

    第一千九百一十三章蹲下来

    而且刚才禹森也是说过了,这飞升的事情因为很多条件限制自己已经不能够透露许多了。 可是说大体的一个方向已经出来了,需要备用的东西也是出来了。只是怕恒仏分心,禹森的认为是说这一个火热状态是相当之重要的。也没有跟恒仏说,只是怕恒仏分心了。反正前面透露了一下也是让恒仏安心继续下去的意思。

    恒仏倒下去之后。别提这家伙会有多高兴了,整个头都探出来了,原本是好好的一直鹿,结果现在变成了长颈鹿了。一直探着头去看恒仏的情况,看得出来这事情还是符合它的心意了。这家伙还是面带笑容的,终于是说这家伙开始在移动了。这家伙很是高兴这恒仏终于是体力不支倒下了,想着迫不及待过来确认一下却想着需要晾一晾才能行动。你不说这事情恒仏都差点在这里睡着了。大概也是半个时辰了吧!似乎已经确认了恒仏失去战斗力了,整个如此而去了。

    这家伙一路小跑过去的,看来真的是恨不得恒仏早一些倒下了。一看恒仏这种背包客是拥有很多旅途回忆的那一种。什么叫做秀色可餐?估计是在形容恒仏现在的一个情况吧!反正在这精灵的眼是一顿大餐了。走过来了,这家伙走过来了。恒仏也是较欣慰的,至少说自己的演技是得到了认可了。恒仏虽然是没有睁开眼睛也没有打开神识的,可是现实当恒仏还是能通过这喘气的气息感受出来的,这家伙到底是怎么一个回事。这麋鹿湿漉漉的鼻子几乎都快碰到这恒仏的脸了。

    这是说这家伙已经对自己完全是信任的,认为自己已经没有抵抗的能力了。那么可以看到的是这精灵用那木纹的鹿角一直在顶着自己,试图是让自己苏醒或者是在确认一下之类的。不管怎么说恒仏都是要演出来,不能现在直接睁开眼睛的。你还真的是别说了前面几次戳这疼痛感还算是较好的,后面那几下似乎还真的是有点感觉的。恒仏觉得这几下这家伙是认真的这可能真的是在叫醒自己了。恒仏也只敢是睁开一条细缝,一般情况之下,筋疲力尽了是不会有任何的一个反应的所以是说现在的一个情况也是如此。

    在这一条细缝当恒仏尽可能不表现得浮夸了。看了看精灵,是让精灵知道它的战术已经是成功了。然后好让自己有一个准备的过程,主要还是说让精灵将身躯给转过来,然后自己只要是稍微对视一下可以了。这家伙似乎并不是那么害怕自己的意思。这样一直盯着自己,直到恒仏的眼睛对视了。这是说恒仏已经是发现它了,这是证明说恒仏的关注力已经是足够了,果然是说。这精灵见自己的……。

    一般情况之下来说是会有那么几层意思的。直接将这身子转过来在恒仏的面前晃一下便完事了。恒仏也很配合晕过去是了。可是剧情好似并不是如此一个发展的。恒仏看着这家伙转身,可是这角度这幅度有点不对劲呀!这最大面积的一个侧面已经转过去了。迎来的却是一个硕大的屁股。这让自己有点不能接受了。为何说这家伙会将这屁股往自己这边靠呢?等一下……等一下!恒仏还未反应过来这家伙是一个屁股坐下来了。是不是搞错什么了,这并不是恒仏所在想的情况呀!为何要……恒仏都被这臀部肉压得喘不过气来。想想也是足够搞笑的说,自己一个化神期修士竟然被一精灵压着不动。反正自己也是尽可能让自己掉入这陷阱里面。这臀部的星空图更加的……更加的清晰一点吧!虽然是说没有侧面的如此全面可是更为清晰。恒仏也不管什么了,盯着看一会掉进去了。

    也算是顺利吧!其实那一段时间恒仏应该是失去意识的,可是给恒仏的感觉像是掉入了一个虚幻的空间一样,无底洞形式的一直掉。整个人都是轻飘飘地一直往下掉,一层又一层的掉完全是不需要理会的事情。这种感觉应该来说是掉入记忆深渊了。原本来说恒仏是不会有记忆的,毕竟是说自己掉入自己的记忆深渊里面去,基本是不可能实现的。可是借助这精灵还是能够实现的。一般情况之下自己的灵魂进入自己的意识当去,可是不可能完成的一件事情。因为说有了灵魂才会有意识的,可是借助这精灵的幻术可以让自己的身体的意识抽空出来。说到这里也并不是什么笑话。这是真实的事情!像是一个镜像一样给你复制一个自己,然后进入自己躯体。

    其实呢?真实的情况是说你是不会有什么感觉的,像是断片一样没有丝毫的感觉。如果说你的足够的强大还是能够在幻术当找回自己的,应该说找回自己那个被复制的灵魂。你可以做一些怪怪的事情了,如说查看一下自己的优缺点在外人的一个角度来说,之前是说了像是镜像原理。那么前提条件是要你足够的强大,强大到无法去限制你。恒仏都已经是化神期修士了这了幻术还不能保持自我这才搞笑吧!

    幻术其实和做梦一样的,你在梦似乎能够给自己一巴掌呢?如果你意识到了你苏醒,如果你不知道那么你会任由它摆布了。恒仏倒也是轻松,即便自己能够破解这幻术自己也不会去做的,在这里休息片刻便是了。你还真的是别以为了。其实这演戏还真的挺累人的,挺费精神力的。自己不能突破出去的原因是说一旦自己突围出去了,这一定是会打草惊蛇的。禹森和海岬兽还未准备好,这个情况行动贸贸然了。进来之前禹森也是和自己交代得很清楚了。这是在跟自己说其他事情不要搭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