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一十五章极寒中心

    “不管了先过去看看吧!我之前也不知道从哪里得知是说这极寒之地原先是原始人类开始的地方,由于后面天气环境之类恶劣之后整个情况放弃了。(.  . )所以我总是觉得那个地方是较可疑的。对了!我想起来了,我是在很久之前还未遇到你的时候听到的。那个时候漂泊在三界当,什么人鬼蛇神的话都能够听到。也是在那个时候听到的。所以我自己内心一直都是有个结的。”

    “有个结?不会吧?前辈你又拿我做白老鼠呀?能不能稳住一点都几百岁的人了。前辈你能不能不要这样,我这被你坑了好几次了你总是相信这些东西,完全是不顾我个人的想法吗?我是有点怪了,这你道听途说的东西也可以?我是为了你的……”

    “好了好了!开始了,我们还是抓紧时间吧!”

    你说是谈论更像是打闹说笑一下的。这些年来是不是说自己和禹森的关系都太过于紧张了。应该说是都太过于正式了,太过于严肃了。感觉自己也没有对这家伙袒露过什么心声好似都不是一路人,走不到一块去。是因为三太子的事情之后这两人似乎更紧了一步,而这两人一开始是接受所谓形同陌路的一种安排,所以说基本也没有发生这一类打打闹闹说笑的事情。不管怎么说这一份感情到了现在这个年份或者是地步还能够升华也是不错的。可能是说两人都太过于的自我了。导致很多东西根本你不清楚这当还会有一些倪端。可能双方都太想要让对方认可自己的吧!

    像是这一次一样,禹森的说话是要将这热火的状态延续下去可能是会有一个好的发展。可是恒仏觉得这是很滑稽根本是不可能的一个事情。反正像是之前怎么解释这件事情都是觉得有点不可思议的。可是说现在要的是恒仏的执行度的问题了,有的时候拥有自己的想法是一件好事,如果说这禹森很是坚持的一个情况之下也不是说不能够去改变自己的。首先自己要做的是让整个的环境带动起来,先动起来的意思。这个时候需要先以一个人为心或者他的指挥去做事了。先不说有没有效果之类的,反正失败了之后再去按照自己的意思添加进去。恒仏很明白自己也不一定是对的。有商有量才是最好的一个结果。

    “这地图是出来了,现在我们直接去最心的一个地带吗?”

    “估计这一片也没有什么可以收刮的了,我觉得还是直接去心地带吧!这地方是个人都能够生存,而且说我们在这一片的名声似乎并不是那么的好,你小子真心是要破坏那另当别论了。这地方是越极端也是说越是少人去,这是说我们的机会越大。再者说了,这听说只是这附近有,的确是说很多资源方面的东西都已经被这一些妖兽给占领了。我也不是说要去跟它们争抢之类的,我个人的感觉吧!你次过来基本所以的资源都看过了,即便真的是有,也不会是我们这一次所需要的一些东西。所以我是在劝你说还是不要打扰别人休息了,这地方已经开始进入冬季了。这些家伙开始要冬眠了,要是给你破坏了冬眠估计再也睡不着了。那么你的罪孽大了。我觉得吧你小子还是直接去深处发掘一下新事物吧!估计那残骸还是能够找到一些的吧!”

    解释:修士的起源,其实是这样的。修士之前也是人类,也是凡人。这是无需质疑的一点,也不是天生异禀的一个情况。这人类的起源基本不解释了,这还真的是要浮游粒子开始讲解起来了。我们只针对这修士的诞生吧!其实呢!在凡人当也是会存在着一批所谓异种的,至于是受到什么辐射还是影响不太清楚了。然后是说这一类的人,开始有了修道的想法了,是借助自己与常人不一样的地方似乎是悟道了什么。可能也是说当时的一个情况所逼出来的。因为这些家伙持着自己有一些较异于常人的地方然后开山创族成立所谓的帮派之类的东西了。影响可谓之大啊!基本举国下都是要封其为尊的一个存在。然后故事开始了,这尊是用来干嘛的?其实说白了是去完成皇帝长生不老的一个愿望而已。所以整个事情是如此的,这些家伙可能只是想要行骗于江湖。可是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的,况且又是皇帝下的一个死命令来说。整个情况显得有些尴尬了。

    然后他们这一些人不得不开始认真起来了,开始去寻找长生不死秘籍之类的。你想一下这找到的秘方还是需要一定的白老鼠去做活体实验的。然后这一些弟子也不很幸运被抽了,这个时候很多弟子都会被外派出去寻找这长生不死秘方,基本留下来的那些都是精英。这些精英是不需要出去寻找的。只需要在这里面好好研究这配方可以了。偶尔还做一下活体实验便可以了。然后是说在做活体实验的时候也有那么一两个是撑过来了,也是有成果的。只是说成果没有那么的明显。这些成功的例子当也会有那么几个人是会有反应的。这一些反应慢慢去改变了人的体质了。

    然后这一类人似乎也感觉到自己体内被进化,也是借口离开了组织。过一些所谓游山玩水的生活了。这个时候有很多的分支衍生出来了。这修士应该是最正统的一个修仙者了。那么其还会有驱魔者,道士等等一些所谓半修士半凡人的存在。这些都是在那个时候衍生出来的。说起来也是较可惜的事情吧!这修士倒是升去了,也被凡人成为神。这些遗留下来的混血儿处境其实并不是那么的好过。基本都是做一些苦力活,也是跟在土财主后面做保镖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