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六章 有钱难买人愿意

    “本天豫和你们齐天候打过那么多次交道,为什么就从来没有见过你?”

    事前连陈玉成重新又逃回了和州都不知道,谭继洵事前当然没有给朱得志准备专门应对陈玉成质问的答案,不过还好,谭继洵事前也有考虑过提防和州太平军问类似的问题,同时能被谭继洵从无数太平军降卒中挑出来的朱得志也是个机灵货,马上就磕头答道:“回成天豫,小的是前些天才被补充进齐天候亲兵队的,当时成天豫你已经随着翼王八千岁离开了运漕镇,所以小的没有福分能见到你。”

    “前几天才被补充进齐天候亲兵队的?”陈玉成的笑容轻松,四只眼睛却紧紧盯着朱得志,追问道:“齐天候那人我知道,从来就不会随便换亲兵,前几天出了什么事,让你补充进了他的亲兵队?”

    朱得志的绿豆眼中开始出现慌张了,但还好,朱得志及时想起了一件大事,忙说道:“回成天豫,运漕大战那天,我们齐天候奉翼王八千岁的命令带兵出战,在城外和妖兵干了一仗,死了好十好几个亲兵,亲兵队缺人,小的就走运补充了进去。”

    “原来是这样,难怪我之前从没有见过你。”陈玉成恍然大悟,忙微笑说道:“起来吧,是本天豫误会了你,快请起。”

    “谢成天豫。”

    朱得志松了口气,一边暗暗佩服自己的机变聪明,一边向陈玉成磕头道谢,然而就在朱得志起身的时候,陈玉成却又突然问道:“齐天候的身体还好吧?上次我从凤阳带来送给他的藤茶,他还喝得习惯不?”

    “回成天豫,小的刚到齐天候身边没几天,对藤茶的事不太清楚。”朱得志回答得十分狡猾,又说道:“不过听说翼王八千岁的运兵船队被妖兵水师偷袭的时候,我们齐天候倒是念起过成天豫你一次,很是担心成天豫你的安全。”

    “牢他挂心了。”陈玉成微笑说道:“回去记得替我给齐天候带个好,感谢他对我的关心。”

    朱得志赶紧答应,拍着胸口保证一定会向范运德转达陈玉成对他的问候,陈玉成微笑点头,又随口说道:“你姓朱?常替齐天候和我联系那个亲兵朱二和你是什么关系?他现在没事吧?运漕大战那天,他有没有遇到什么危险?”

    “回成天豫,朱二哥他很好。”朱得志随口说道:“运漕大战那天,他只是受了些伤,没什么大碍。”

    陈玉成笑了,笑得还十分古怪,又突然说道:“小子,给我老实交代你的身份,是那个妖将派你来和州骗我们弃城的?”

    “什么?骗我们弃城?!”

    在场的和州太平军众人无不脸上变色,朱得志更是被吓得魂飞魄散,颤声说道:“成天豫,你这话什么意思?小的怎么听不懂?”

    “装得倒是挺象。”陈玉成赞了一句,然后才微笑说道:“小子,实话告诉你,其实我从来没有见过齐天候范运德,没给他送过什么藤茶,更没通过什么叫朱二的亲兵和他联系。”

    晴天霹雳!饶是朱得志再是如何的机灵狡猾,也顿时脸色苍白如纸,几乎当场瘫倒在地,而旁边的和州太平军众人更是个个怒吼,尹贤瑞的亲兵卫士也是毫不犹豫的扑了上来,按住朱得志踢他跪下,朱得志魂飞魄散,赶紧大声喊冤,“成天豫,你误会了,小的不是妖兵派来的,小的不是妖兵派来的啊!”

    “事情到了这步,居然还敢狡辩。”陈玉成冷笑,喝道:“掌嘴!叫这个狗叛徒说实话!”

    亲兵应诺,挽起袖子抡圆了胳膊就要往朱得志脸上抽,朱得志也全身颤抖,几乎就想就此开口认罪以免受皮肉之苦,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直高坐堂上的尹贤瑞却突然开口,喝道:“住手!”

    尹贤瑞的亲兵愕然停手,陈玉成和在场太平军众人也惊讶去看尹贤瑞,尹贤瑞则毫不理会,只是向朱得志问道:“你认识齐天候的亲兵朱二?他有多大年纪,长什么模样?”

    “这……。”朱得志额头上汗水滚滚,犹豫了半晌才答道:“回伺天安,小的和朱二哥不熟,只是听说过他的名字,因为他在运漕大战那天受了伤一直在休养,所以小的从来没见过他。”

    “那齐天候的亲兵队长叫什么名字?长什么模样?”尹贤瑞追问道。

    “范东四,他是我们齐天候的本家兄弟,今年二十八岁,长脸,蓄着大胡子。”朱得志想都不想就回答道。

    尹贤瑞的脸上露出了惊奇神色,忙又问道:“成天豫从来就没见过你们的齐天候,你怎么还说你们齐天候认识他?还念起过他?”

    “伺天安,小的才刚到齐天候身边没几天,不知道这些情况啊。”朱得志哭丧着脸回答,又说道:“但我们齐天候真的念起过成天豫一次,可能是因为成天豫在我们天国大名鼎鼎,所以齐天候关心他吧。”

    “真是因为这样吗?”尹贤瑞将信将疑,盘算了片刻后,尹贤瑞又说道:“最后再问你一个问题,运漕大战后,本天安有没有派人去和齐天候联系过?”

    “不许说不知道。”尹贤瑞又突然提高了一些声音,喝道:“再敢用什么不知道和老子敷衍,马上宰了!”

    “派去过。”朱得志估摸着答道:“虽然小的没见过伺天安你派去的信使,但小的进了天候府当差后,确实听说过伺天安你有派人和我们齐天候联系。”

    尹贤瑞露出了满意表情,先是挥手吩咐亲兵放开朱得志,然后才转向陈玉成说道:“成天豫,你误会这个齐天候的亲兵信使了,我可以做证,齐天候的亲兵队里,确实有一个叫朱二的亲兵。”

    “什么?真有这么一个人?”陈玉成的四只眼睛一起傻了,做梦也没想到自己随口杜撰的一个名字,竟然会真的存在。

    “有。”尹贤瑞点头,说道:“和州和无为接壤,我和齐天候常有往来,有一次他派来和我联系的亲兵信使,确实是叫做朱二。”

    陈玉成彻底无话可说,朱得志却是如蒙大赦,赶紧向尹贤瑞连连磕头,尹贤瑞则挥手表示不必,又问道:“你刚才说你们齐天候弃城撤往巢县,是为了回去救庐州和凤阳这些地方?”

    “伺天安圣明,确实是这样。”朱得志赶紧连连点头,说道:“我们齐天候说了,此前翼王八千岁为了救太平府,把庐州和凤阳这些地方的军队都给抽空了,现在我们天国的安徽后方空虚,齐天候和伺天安你如果再不赶紧带着军队回去增援,清妖和那些反复无常的捻军如果乘机落井下石,我们的安徽后方就全完了啊。”

    尹贤瑞不再吭声,盘算了许久之后,尹贤瑞居然还点了点头,说道:“也不能说完全没有道理,天京的粮食此前全靠庐州的粮食供应,是绝对不能丢,凤阳虽然穷点,但是百姓多容易招兵,也绝对不能丢。”

    “伺天安,你……?”陈玉成大吃一惊,顿时明白尹贤瑞已经生出弃城逃跑的念头。

    “成天豫,不要急,我只是说齐天候的话也不是没道理,没说要向他学。”尹贤瑞摇头,又向朱得志挥手说道:“你先下去休息吧,等我和众人商量一下再给你答复。”

    “谢伺天安。”朱得志赶紧道谢,又小心翼翼的说道:“伺天安,齐天候有过吩咐,要小的送完信后马上去巢县归队,小人的父母也已经随着齐天候去了巢县,小的如果不赶快回去,怕齐天候……误会……。”

    说到这里时,朱得志的声音已经越来越小,底气也越来越不足,好在尹贤瑞人如其名,是一个通情达理的人,马上就挥手说道:“你们齐天候的军法是严,快去吧。来人,把齐天候的这个亲兵送出城,给他一点干粮让他去巢县。”

    朱得志一听大喜,赶紧向尹贤瑞连连磕头道谢,然后欢天喜地的随着尹贤瑞的亲兵出城离开。结果很自然的,朱得志前脚才刚走,陈玉成马上就对尹贤瑞说道:“伺天安,这个齐天候的亲兵明显有问题,你注意到他刚才的脸色没有,被我一吓马上就白了,明摆着是在心虚。”

    “成天豫,你那一套换了谁都能吓得尿裤子。”尹贤瑞没好气的说道:“刚才那个朱得志说得很清楚,他进齐天候的亲兵队没几天时间,对你和齐天候的之间根本不清楚,你又说什么时常往来又说什么藤茶的给他下套,他能不上套?能不被你吓成那样?”

    陈玉成张口结舌,半晌才追问道:“伺天安,你真相信那个朱得志是齐天候派来和你联系的亲兵?”

    “当然,我已经说过了,齐天候的亲兵队里,确实有一个叫朱二的亲兵。”尹贤瑞更加没好气的说道:“还有,我问范运德亲兵队长的情况,他也全都答对了,他不是齐天候的亲兵,是谁的亲兵?”

    陈玉成彻底无话可说,打破脑袋也想不明白,一向精明的尹贤瑞为什么会对朱得志那么明显的破绽视而不见,还无比大方的把他放走?尹贤瑞如果是打算将计就计,这个时候也该揭破谜底,不可能再这么帮着那个疑似吴军间谍的朱得志说话了啊?

    事情当然还没有结束,当天晚上,在撇开了陈玉成这个客军将领之后,尹贤瑞又在自己的伺天安府里召开了一个紧急军事会议,开篇明义直接说了范运德邀请自己回师去救安徽腹地的事,要求众将讨论是否愿意接受范运德的这个邀请?结果因为实力比无为太平军更加孱弱的缘故,还有和州太平军此前又在西梁山战场上被吴军打得元气大伤的原因,大部分的和州太平军将领都十分赞同接受范运德的转进邀请,乘着吴军还没来得及包围和州,赶紧撤兵去‘救援’安徽腹地。

    当然,再是如何的人心浮动,太平天国现在也还没到彻底土崩瓦解的地步,仍然还是有一两个和州太平军的将领反对战略转进,要求尹贤瑞率领军队死守和州,拖住吴军曹炎忠部的前进脚步。然而尹贤瑞却这么说道:“不是我尹贤瑞贪生怕死,不敢和和州城共存亡。是齐天候的话确实说得很对,庐州和凤阳这些地方现在已经空了,我们如果再不赶紧回去增援,清妖和那些反复无常的捻子肯定就会趁火打劫,到时候再丢了庐州凤阳这些地方,我们上那里去筹措粮草,招募兵员?”

    “可是伺天安,我们走了以后,天京怎么办?”一个反对战略转进的太平军将领怯生生问道。

    “天京那边的城池坚固,城里又有好几万的精锐,可以长时间坚持。”尹贤瑞振振有辞的说道:“我们先转移到安徽腹地,保住天国的种子,然后就可以招兵买马东山再起,等我们拉起了更多的军队,再回来救天京也不迟。”

    反对的人还是有些犹豫,尹贤瑞则又说道:“这样吧,愿意留下的现在就说话,我可以让他带着本部人马留下来守城。愿意走的可以回去就准备,乘着妖兵还没过来包围和州城,赶紧把我们的粮食装车,带上家眷老小乘早走。”

    终于没人再吭声了,尹贤瑞一再追问谁愿留下都无人发声,尹贤瑞也这才宣布了自己的撤退计划,决定用一天时间准备,然后一天之后就带着钱粮老小走人,众将齐声唱诺,坚定不移的接过了尹贤瑞交代的这个艰难任务。

    再然后,还是到了第二天着手准备撤退的时候,尹贤瑞才找来了从下游逃回和州借居的陈玉成摊牌,向陈玉成宣布自己的决定,也询问陈玉成是否愿意跟随自己离开?陈玉成一听当然大怒,马上就当场呵斥尹贤瑞的无耻逃跑行径,尹贤瑞却是理直气壮的答道:“成天豫,你的话也说得太难听了吧?谁逃命了?我是受齐天候范运德的邀请,随着他去回援安徽腹地,是去为天国出生入死,为我们天国保住安徽大后方。”

    听到这话,陈玉成终于恍然大悟,指着尹贤瑞的鼻子大吼道:“我明白了!我终于明白了!原来你故意不揭穿妖兵奸细的身份,还故意帮着他圆谎,就是为了留下这个逃命的借口!把黑锅推到了范运德的身上,你不但对天王和天国将士有个交代,走到了那里,也可以厚着脸皮说是范顺德劝你这么做的!”

    “四眼狗,算你聪明,昨天要是叫你揭穿了那个妖兵的身份,老子的事就难办了。”

    尹贤瑞心中冷笑,脸上却勃然大怒,咆哮道:“放屁!陈玉成,你少给老子血口喷人!老子跟着天王万岁打江山的时候,你还在童子营里当杂役!也敢来污蔑老子?!”

    “我污蔑你?你敢说你不是贪生怕死?你敢说你不是早就想跑?尹贤瑞,你如果还要点脸,还对天国天王有点忠心,就给我留下来死守和州,给我们天京争取时间!”

    “老子去救庐州凤阳,就是对天国尽忠心!来人,给我把这个陈玉成赶出去!”

    就这样,在吴军根本还没来得及踏足和州境内的情况下,没搭理陈玉成的坚决反对,尹贤瑞坚持带着仍然还有两千多可战之兵的和州太平军撤了,因为时间充足的缘故,尹贤瑞还带着了和州城里所有的粮食和武器,把一座空城甩给了只有几百残兵败将的陈玉成。

    尹贤瑞跑路的时候,陈玉成破口大骂,然而尹贤瑞走了之后,仍然是还没等吴军曹炎忠兵团的主力兵临和州城下,陈玉成同样也带着自己的最后几百人战略转进向滁州,下达这条命令的时候,陈玉成还这么解释道:“不是我陈玉成不愿和和州城共存亡,是尹贤瑞那个叛徒带走了所有的粮食武器,守和州我们一没粮食二没弹药,注定只是白白送死,只有先转移到其他地方,留下我们的有用之身,将来我们才有东山再起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