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一章 惟尽愚忠

    “轰隆!轰隆!轰隆!”

    猛烈的炮火声再一次在雨‘花’台战场上回‘荡’,太平军的火‘药’和炮弹就好象不用银子买一样,再一次千炮齐发,把大小不一的各式炮弹轰上雨‘花’台,覆盖修筑在雨‘花’台边缘的吴军各处营地,而遭到重点关照的,仍然还是已经多次让李秀成和江浙太平军‘蒙’受奇耻大辱的吴军长岗营地,把早就已经是千疮百孔的长岗营地轰得处处冒烟,遍地火起。。

    和前两天一样,赵秉铭率领的贵州吴军将士全部蹲伏在羊马墙等避炮工事后,很多会动脑筋的吴军将士还在身后堆起了一堆杂物,用来抵挡开‘花’炮弹的弹片,最大限度的减少被炮火命中的可能。所以还是和前两天一样,太平军的炮火虽然猛烈,对长岗营地里的吴军将士却伤害有限,已经逐渐习惯了江浙太平军战术的吴军将士从容不迫,手执武器只是耐心太平军上前进攻。

    仍然还是炮火准备了很久才有太平军上前,用类似于散兵线的百鸟阵零零散散的冲到堆满两军士兵尸体的壕沟旁边,一边开枪‘射’击一边呐喊摇旗,也仍然还是没有太多的太平军士兵踏着吴军将士故意留下的壕桥车冲锋过壕,杀入吴军营地之中。已经基本‘摸’透了江浙太平军作战特点的吴军将士则全都藏身在工事之后,没有急着起身和太平军隔壕对‘射’——因为注定占不到什么便宜,耐心只是等待太平军冲过壕沟来近身送死。

    招架不住带队将领的威胁‘逼’迫,终于还是有一些太平军士兵冲过了壕沟和吴军近战,早就等得不耐烦的吴军将士纷纷跃起迎敌,挥动刀斧劈砍来敌,畏惧‘肉’搏战如虎的江浙太平军士兵狼狈逃窜,几个吴军士兵追击过壕,直接把大群太平军吓得‘鸡’飞狗跳,阵脚动摇,早就习惯了这一场面的赵秉铭一看机会这么快出现也没犹豫,马上就大吼下令反冲锋,营‘门’大开间,两百多吴军将士呐喊着冲出,再一次迅速把害怕打‘肉’搏战的江浙太平军杀得一片大‘乱’,狼狈逃窜,吴军将士则紧追不舍,又一次象赶鸭子一样的赶着太平军将士屠杀。

    第一线的太平军队伍迅速溃散,在后面押阵的太平军队伍则从侧翼出兵,派出六百多人迂回来冲吴军追兵的侧翼,已经打出了‘精’气神的吴军将士无所畏惧,毫不犹豫的举刀接住,与这队同样拿着冷兵器的太平军将士挥刀对砍。然而……

    然而上山多了终于遇鬼,擅长近身‘肉’搏战的贵州吴军将士这次突然踢到了铁板上,从侧翼杀来的这队太平军在‘肉’搏战中不但没有任何的畏惧退缩,相反还表现得比贵州吴军的将士更疯狂更兴奋,挥刀更猛下手更狠,刁你妈丢那妈的脏话骂得也更大声,更加中气十足,宁可被吴军将士的刀子砍中,也要把手里的刀子更狠更猛的砍在吴军士卒的要害处,已经习惯了欺负‘肉’脚兵的贵州吴军将士措手不及,顿时被杀得死伤连连,倒地不断,迅速出现崩溃迹象。

    “见鬼了,这些长‘毛’怎么和其他的长‘毛’不一样?快跑!”

    下刀子的手段不如这群特殊的太平军士兵狠,人数又处于绝对劣势,已经称了几天霸王的贵州吴军将士很快就招架不住,大呼小叫着向来路撤退,那支古怪的太平军队伍则紧追不舍,红着眼睛咆哮大骂,“丢那妈!狗日的妖兵,有种别跑!”

    碰上真正狠角‘色’的贵州吴军很快就逃回了一直营‘门’大开的长岗营地里,然而引狼入室,那群古怪太平军士兵也乘机跟着吴军败兵杀进了长岗营地中,守在营‘门’两侧的吴军士卒试图关闭营‘门’,却在瞬间被那群凶神恶煞的太平军士兵砍翻剁倒,营‘门’迅速失守,那群太平军直冲进营,见人就杀,见敌就砍,如同猛虎入山,蛟龙下海,剿匪出身的贵州吴军将士则原形毕‘露’,被这群太平军士兵杀得鬼哭狼嚎,尸横遍野,根本无法招架。

    见情况不对,这几天从没动用过的吴军预备队只能是匆匆出动,从后‘门’进营增援长岗营地,然而无用,吴军的预备队除了靠火枪打死了一些那些古怪的太平军士兵外,近身战仍然不是那群古怪太平军士兵的对手,同样是被那群古怪的太平军士兵砍得惨叫不断,血‘肉’横飞,后面的太平军大队则乘势反扑,源源不绝的杀进吴军长岗营地,开枪呐喊给那群古怪太平军助威,砍杀虐杀不幸倒地或者落单的吴军将士,帮着那群古怪太平军抢占了大片营内阵地。

    长岗营地失守已成定局,为了保存实力,冯三保只能是果断让指挥台打出旗号,让赵秉铭等军放弃长岗营地撤回位于高座寺的吴军中军营地,然而让冯三保大吃一惊的是,赵秉铭率军弃营而走之后,那群古怪太平军竟然还敢追杀出营,撵着吴军败兵的屁股追杀上到处都是吴军工事的雨‘花’台,丢那妈的冲锋口号声响彻天地。

    还好,吴军在立营时十分注意用工事火力封锁道路,那群古怪的太平军士卒再是如何的骁勇善战也是血‘肉’之躯,挡不住吴军的子弹和手雷弹,终于还是在吴军狂风暴雨般的子弹阻拦面前停住脚步,被迫后撤转移,然而那群古怪太平军即便是撒‘腿’逃命,也没忘了纷纷回头大骂,“丢那妈!”

    “碰上长‘毛’老贼了。”冯三保兵团中资格最老的吴大赛首先辨认出这群古怪太平军的身份,十分无奈的说道:“以前跟着镇南王打长‘毛’的时候,我们最怕的就是和这些动不动就骂丢那妈的长‘毛’老贼‘交’手,‘肉’搏战比任何长‘毛’都难缠。”

    “那李秀成大长‘毛’前几天怎么不派这帮老贼上阵?”并非穿越者的李鹤章疑‘惑’说道:“如果长‘毛’早派这些老贼上战场,我们的长岗营地早就守不住了啊?”

    “我怎么知道?”同样不是穿越者的吴大赛耸肩,又说道:“大概是不多了吧,打了这么多年的仗,当初跟着洪秀全、杨秀清这些大长‘毛’打出广西的老贼,肯定死得七七八八了,这些老贼八成还是长‘毛’从各支军队专‘门’‘抽’调出来,组成一队专‘门’和我们打近身战。”

    “最好是不多,不然我们这次大战就危险了。”丁宝桢说道:“看来长‘毛’也已经‘摸’清楚了我们的作战特点,针锋相对安排了专‘门’克制我们的战术,以后我们出营反击一定得慎重,还得想办法对付这帮长‘毛’老贼。”

    …………

    与被杀得心惊胆战的吴军上下截然相反,终于拿下了一座吴军营地后,太平军队伍里当然到处都是一片欢声笑语,欢呼雀跃不断,尤其是出主意‘抽’调老兵单独组建成军对付吴军的李书香,那更是得意得几乎鼻孔朝天,还没等太平军打扫完长岗战场,就迫不及待的对李秀成说道:“忠王千岁放心,从今往后,雨‘花’台上的妖兵绝不敢再轻易出击了。”

    “可雨‘花’台上有八座妖兵营垒,我们只拿下了最外围的一座,还有许多恶仗要打。”李秀成的态度并不象李书香那么乐观,还说道:“而且我们的老兵太少了,再把这队老兵耗光,我们就只能从两司马以上级别的将领中‘抽’调老兵补充了。”

    “忠王千岁不必担心。”李书香安慰,又向远处的南京城一指,提醒道:“忠王千岁难道忘了,天京城里还有许多两广老兵,忠王千岁你只要求得天王万岁恩准同意,应该能借到不少擅长打恶仗近身战的天国老兵。”

    李秀成一听大为动心,稍微盘算了一下就说道:“你马上替我做一道奏章,向天王万岁报喜,也向天王万岁借兵,然后你亲自进城一趟,先去见‘蒙’时雍,给他多送点礼物,请他务必促成此事。”

    李书香应诺,赶紧按照李秀成的要求做好了一道奏章,携带上重礼进城,先去见了仍然很得洪秀全信任的‘蒙’时雍,送上重礼请‘蒙’时雍帮忙,结果也还好,颇识大体的‘蒙’时雍不但一口答应了给李秀成帮忙,还在进天王府去见洪秀全之前就派人‘操’办此事,从南京守军中‘抽’调广西老兵听用,然后才带着李秀成的奏章单独进到天王府拜见洪秀全,巧舌如簧的一边向洪秀全道喜拍马屁,一边委婉恳求洪秀全答应此事。

    家学渊源,接替父职之后,‘蒙’时雍的马屁功夫明显有了不少长进,嘴巴象涂了蜂蜜一样的把洪秀全哄得十分开心,再加上李秀成军刚拿下了一座吴军营地取得重要进展,心情舒畅之下,洪秀全还真动了答应李秀成请求的念头。然而洪秀全却还是有些担心,又向‘蒙’时雍问道:“‘蒙’爱卿,把天国的老兄弟‘抽’调出城之后,对天京城防会不会有什么影响?”

    “请天王万岁放心,就算有点影响也不会太大。”‘蒙’时雍赶紧答道:“天京城里有两万多军队守卫,‘抽’调一两千老兄弟出城参战,剩下的军队仍然足够守卫天京安全。”

    事关自己的生命安全,洪秀全当然不敢轻信‘蒙’时雍的承诺,用手指敲打着金龙案盘算了片刻后,洪秀全还又吩咐道:“传旨,召中军副掌率秦日纲秦爱卿立即来见。”

    “天王万岁,什么事要突然召见燕天义?”‘蒙’时雍有些担心的问道。

    “朕要听听他的意见。”洪秀全随口说道:“燕天义久经沙场,对军务比你‘精’通,朕要听听他对‘抽’调老兄弟出城是什么看法。”

    知道秦日纲一直在嫉恨自己比他更得洪秀全信任重用,‘蒙’时雍顿时有些心慌,正要想办法劝说洪秀全收回这个打算,不料却有‘女’官突然上殿,跪奏说秦日纲求见,洪秀全一听大喜,赶紧下令召见。结果让‘蒙’时雍更加暗暗叫苦的是,被‘女’官领上了金龙殿后,秦日纲才刚行完了礼,马上就说道:“天王万岁,臣下是来找‘蒙’掌率的,刚才‘蒙’掌率突然下令‘抽’调天京守军中所有两司马及以下级别的老兄弟集结听命,臣下对此十分不解,特来请问‘蒙’掌率原因。”

    有些不满的看了一眼先斩后奏的‘蒙’时雍,洪秀全先是把李秀成请求借调广西老兵出城参战的事说了,然后才向秦日纲问道:“秦爱卿,这事你怎么看,应不应该把天京城里的老兄弟借给忠王?”

    “当然不能。”秦日纲想都不想就说道:“天京城里的老兄弟都是当年跟随天王万岁你打出广西的百战老兵,个个能够以一当十,对天王万岁你忠心耿耿,不但是天京守兵的核心骨干,还是天王万岁你最可靠的近卫亲兵,倘若妖兵攻城,能在天京城墙上与妖兵血战到底的只会是他们,这么‘精’锐忠诚的天国将士,只能是由天王万岁你亲自掌握,怎么能随便‘交’给旁人统率?”

    “燕天义,你……!”没想到秦日纲到了这个时候还要故意拆自己的台,‘蒙’时雍顿时气歪了鼻子,怒道:“妖兵都已经打到天京城下了,你还吝啬军队不想着赶紧帮忠王千岁赶走妖兵,是不是想等雨‘花’台的妖兵等到他们的后援抵达,又把天京战场的局势翻回去?”

    “‘蒙’掌率,正是因为妖兵已经打到了天京城下,所以天京城里一定要留下最‘精’锐最可靠的军队守卫城防。”秦日纲反驳,又说道:“再说了,忠王千岁这次带来了三十多万大军,又有顾王(吴如孝)、庆王(叶芸来)和盛王(曾立昌)的兵马助阵,为什么还要向天京城内借兵?难道他要象当年的东王一样,要天王万岁把所有的兵权都‘交’给他?”

    “糟!”

    ‘蒙’时雍暗叫不好,结果也不出‘蒙’时雍所料,被秦日纲提醒想起自己被杨秀清彻底架空时的悲惨岁月,洪秀全果然脸‘色’一沉,马上就说道:“秦爱卿说的话有道理,忠王麾下那么多兵马,是没有必要再借兵给他了。”

    “天王万岁……。”

    “住口!”

    ‘蒙’时雍还想争取,可惜洪秀全却根本不给他这个机会,长喝打断后,洪秀全又说道:“不必多说,就这么定了,已经‘抽’调出来的广西老兄弟,叫他们马上各回原军,从现在开始,没有朕的亲自允许,不许派遣一支军队出城。还有,秦爱卿,当初朕复出的时候就有许多人奏请恢复你的王爵,念在你这段时间勤勉有功的份上,朕现在就恢复你的燕王爵位。”

    恶心了晚辈上司还又拣回了燕王爵位,秦日纲当然是欢天喜地的赶紧向洪秀全磕头谢恩,‘蒙’时雍却是愁眉苦脸,知道洪秀全对自己肯定已经是更加不满,自己再想哄着拉着洪秀全做出正确选择也将越来越难。

    没能帮李秀成借到老兵还受到牵连,‘蒙’时雍还只是提心吊胆,李书香万分失望的把洪秀全给出的答复带回到了李秀成面前后,李秀成却是心如死灰,沉默了许久之后,李秀成还长叹了一声,道:“事已至此,惟尽愚忠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