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二章 大战雨花台

    历史上湘军和太平军在南京决战的时候,托李秀成与洪秀全战略分歧的福,足足获得了三个月的时间深沟高垒,修筑了一座几近坚不可摧的坚固营地,赢得重要的决战先机。而吴军冯三保兵团一是时间仓促,二是战术理念与喜欢结硬寨打呆仗的湘军截然不同,在雨花台上修筑的营垒不但远不及湘军营地那么坚固,在营防工事的布置上还故意留得有一些看似破绽的陷阱,故意引诱太平军向这些阵地发起进攻。

    这一点也注定了吴军与太平军的雨花台大战更加残酷激烈,更加的血腥惨烈。

    激战在吴军长岗营地失守后的第二天进入了白热化,乘着取得重要突破士气大振的机会,李秀成看准了吴军建立在高座寺的中军营地位置不够居中的弱点,故意向雨花台西南两个方向的另外三座吴军营垒发起了猛烈强攻,妄图诱使和逼迫冯三保把预备队投入外围战场,然后乘机从木末亭南面的吴军防御薄弱处杀上雨花台,直接冲击吴军的中军指挥部。

    李秀成军在近身战肉搏战方面确实有重大缺陷,然而在兵力和火力方面却拥有着绝对的数量优势,三座遭到了重点关照的吴军营垒也因此压力猛增,几乎是无时不刻不被笼罩在烈火硝烟之中,太平军的大小火炮日夜不停,轮番轰击这三座营垒不断,又利用兵力方面的优势不断派军上前骚扰,消耗吴军士卒的体力、精神和弹药,耐心寻找战机,遇到机会出现,也会果断发起进攻,把佯攻战打得与正面强攻毫无区别,成功诱使了冯三保等吴军将领误判了太平军的主攻方向,认定太平军是打算拿下雨花台的西南阵地,抵消吴军营地居高临下的优势,然后再发起全面进攻。

    还好,肉搏战仍然还是吴军冯三保兵团的救命稻草,每当招架不住太平军的火力压制时,擅长近战的西南吴军总是象耍赖一样派遣敢死队出营反冲锋,冲到近身处和江浙太平军打刀刀见血的肉搏战,结果因为西南吴军将士比较不怕死的缘故,吴军这一手也屡屡收到奇效,多次在近身肉搏战中创造奇迹,以少胜多屡屡打退江南富庶之乡出来的江浙太平军,度过次次难关。

    除此之外,汲取长岗营地失守的教训,吴军将士又专门安排了苦味酸武器接应出营突击的敢死队,在敢死队出击不利时以苦味酸手雷和掷弹筒炮弹压制太平军的追击,掩护友军撤回营地,也乘机消灭李秀成军中数量本就不多的太平军老兵,积少成多,逐渐给李秀成从太平军各营中抽调挑选出来的精锐老兵造成了重创。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就在吴军靠着肉搏战优势和苦味酸武器掩护逐渐稳住阵脚的时候,李秀成的新花样又出来了,在优势火力的掩护下,大批的太平军士卒每人携带一个尺半见方的木箱轮流上前,在吴军护营壕沟对面砌起了一道木箱墙。吴军士卒对着箱墙开枪射击,结果发现箱中装满了泥土,子弹根本打不穿钻不过,冒险出击又被太平军排枪打退,死伤惨重而收效不大,即便勉强打退了太平军的进攻,换了另一支太平军队伍上前,照样又是继续修筑箱墙,不敢和太平军对耗兵力之下,吴军将士也只能是眼睁睁的看着太平军在自军的护营壕沟对面筑起一道类似羊马墙的齐胸高箱墙,进攻的太平军靠着这道羊马墙得以在第一线长期坚持,吴军西南三营的压力也以此再次倍增。

    仗打到了这一步,要想保住雨花台的西南阵地,吴军除了往西南阵地增兵外已经没有任何选择,结果冯三保才刚往这三座营垒各自增兵一个营,李秀成马上就明白吴军已经上当,也果断调兵遣将,着手实施自己酝酿的全面进攻。

    太平军的总攻仍然还是在雨花台的西南部首先打响,当天下午四点左右,太平军突然再次加大火力,以猛烈炮火覆盖雨花台西南部吴军三营,还大量使出了黑火药开花炮弹,给头顶天空缺乏保护的吴军将士造成了极大死伤,又派遣重兵掩护相对轻便的劈山炮上前,在近距离轰击吴军营防工事,并配合投掷型燃烧武器和火药桶袭击躲藏在羊马墙后的吴军将士,火力处于下风的吴军将士伤亡惨重,不得不向冯三保求援。

    误判太平军的战术目的,认为太平军将在夜间发力拿下西南阵地,冯三保除了命令西南三营的吴军将士使用苦味酸武器御敌之外,又早早就安排了精锐预备队在营内侯命,只等天色一黑就再次增兵西南三营,不惜代价保住西南阵地,不给太平军乘夜破营和给本就不占兵力优势的自军造成更大伤亡的机会。如果是在晚上被太平军攻破营地,守卫营地的吴军将士不但难以转移,还有被太平军驱逐败兵为先锋打进其他吴军营地的危险。

    一切剧情都在按照李秀成李大导演的剧本上演,才刚看到吴军大量使用苦味酸武器,李秀成就明白吴军已经上当,也果断做好了发起真正进攻的安排部署,而到了天色全黑之后,李秀成一边再次向雨花台西南阵地增派兵力,把佯攻当做主攻来打,一边亲临雨花台东北角,亲自指挥针对吴军中军营地的奇袭战。

    晚上十一点过后,西南战场送来准确消息,报告吴军再次增兵西南三营,李秀成闻报大喜,却并没有急着发起进攻,而是耐心等到了半夜十二点半时,李秀成才一声令下,让五百余名从两司马以上级别的太平军将领中抽调出来的广西老兵上前,借着夜色掩护无声无息的摸到了雨花台下,悄悄攀爬上台,从现在的雨花台人民防空洞一带成功攀上了雨花台。

    如李秀成所料,西南阵地的密集枪炮声和漆黑的夜色成功掩护了太平军的动作,还是在太平军尾随突击队大量登上了雨花台上,巡哨的吴军将士才发现敌人来袭发出警报,早有准备的太平军突击队毫不犹豫,立即向吴军中军营地发起冲锋,还在战斗中突然使出了苦味酸手雷和击针枪,同时还有几枚掷弹筒炮弹轰进吴军营地,再一次把仓促迎敌的吴军将士杀了一个措手不及,以令人难以置信的速度杀到了吴军中军营地的营门旁边,着手实施火药爆破,妄图用火药桶炸开吴军营门,直接杀进吴军营内!

    “丢那妈!”

    “轰隆!”

    靠着一名中弹广西老兵的牺牲,太平军的火药桶成功在吴军营门引爆,炸碎那名广西老兵的同时,也成功炸开了吴军中军营地的大门,后面的太平军将士个个欢声如雷,红着眼睛只是发步冲锋,大步杀向已经洞开的吴军营地大门,标志性的冲锋口号声也响彻雨花台战场,“丢那妈!”

    很可惜,李大导演的剧本到此突然改变走向,也不知道是那个该天杀的下了一道命令,上百门掷弹筒突然一起开火,把同等数量的掷弹筒炮弹劈头盖脸的砸到了太平军老兵的人群头上,同时吴军营地里枪声大作,一个个拿着古怪步枪的吴军士兵狂笑着连连开枪,把可以连发的子弹狂风暴雨一般的射向冲击营门的太平军士兵。而这些高喊着丢那妈冲锋的太平军老兵不管再是如何的精锐善战,血肉之躯也无论如何都挡不住亨利连珠枪打出来的金属子弹和掷弹筒轰出的苦味酸炮弹,眨眼之间就被密集弹雨射得惨叫连连,倒地不断,更被掷弹筒炮弹轰得死伤惨重,尸骨不全。

    太平军的广西老兵确实很能打,战斗意志更是冠绝天下,然而这种顽强的意志却在这个晚上坑苦了太平军的突击队,为了抓住这个好不容易创造的破敌机会,在敌人明显有着充足准备的情况下,全部由广西老兵组成的太平军突击队仍然还是不肯放弃,仍然还是向着吴军营门冲锋不止,然而很可惜,亨利连珠枪的射速远远超过了太平军老兵的想象,同时他们脚下还有吴军事前掩埋的达纳炸药地雷炸响,所以太平军突击队的这次冲锋不但没有一兵一卒能够冲进吴军营中,相反还付出几乎全军覆没的代价。

    与此同时,蓄势已久的吴军炮台也突然开火,实心炮弹和开花炮弹交叉射向后方的太平军大队,成片成排的收割太平军将士生命,尾随突击队而来的太平军将士同样死伤惨重,队伍一片大乱,惊慌的喊叫声接连不断,“有埋伏!中了妖兵的埋伏了!”

    其实不是埋伏,而是吴军在布置防御阵地时精心设计的陷阱,高座寺位置不够居中的隐患冯三保等人早就心知肚明,然而高座寺旁边的甘露井和雨花泉却又是吴军绝不能放弃的重要水源,冯三保只能是把中军营地选择在高座寺。然而做出了这个选择之后,如果再在中军营地旁边建立营垒,又会造成兵力过于密集的问题,所以冯三保也没有其他好的选择,只能是建立众多炮台,火力覆盖没有营垒保护的高座寺东面道路,在要害处埋设大量地雷预防万一,同时在被迫增兵西南阵地之后,冯三保又安排了吴军王牌吴超越的亲兵营轮流戒备,提防太平军突然从东面杀来突袭自己的中军营地,结果就造成了今天晚上的这个局面。

    没有上帝视角,李秀成当然不知道吴军其实并没有识破自己的声西击东之计,但越是这样,李秀成就越是百思不得其解,在收到惨败的报告时大吼道:“怎么可能?妖兵那边明明已经上当往雨花台西南阵地增兵了,怎么可能还有埋伏?”

    “忠王千岁,我们可能是太小看这个冯三保了。”智囊李书香也得出错误结论,说道:“或许这个妖将早就已经识穿了我们的声东击西之计,将计就计装做上当,故意引我们钻他的陷阱,我们一时不小心上了他的钩,所以就……,损失惨重了。”

    “岂止是损失惨重?!”李秀成肉痛的哀号道:“差不多四百广西老兄弟,里面光军帅和师帅就有好几十个,就这么一下子全部赔光了,对本王的忠殿军队来说,简直就是伤筋动骨啊!”

    抽调中层将领组建军官敢死队的馊主意是李书香出的,李书香当然不敢搭这个茬,只能是赶紧转移话题,问道:“忠王千岁,长岗那边还要不要继续再打了?要不要把军队撤回来,重新部署进攻?”

    李秀成果然上当没有继续追究老兵损失惨重的事,看了看仍然还打得热火朝天的雨花台西南阵地,李秀成盘算了片刻,突然一跺脚,神情凶狠的说道:“继续打!没办法直接拿下妖兵的中军营地,就继续打他们的外围营地!不惜代价先把雨花台西南部拿下来,抵消妖兵居高临下的地利优势,然后再想办法消灭剩下的妖兵!”

    因为李秀成的这个决定,雨花台的西南战场也就注定了更多的腥风血雨,在接下来两天两夜还多的时间里,太平军先后投入超过十五万人次的军队,日夜猛攻吴军建立在雨花台西南部的三座营垒,并靠着绝对的兵力火力优势,多次成功的打进吴军营垒之中,吴军也被迫多次动用苦味酸武器救急,士卒疲惫得蹲在羊马墙后都能直接睡着,双方重点拉锯争夺的几处战场上,双方士兵的尸体直接填平了吴军的护营壕沟,尸积如山,血流成洼,个别地方浓稠的血浆能直接淹没士兵的膝盖。

    鉴于太平军的攻势猛烈,吴军还不得不主动放弃了长岗东面的一处营垒,收缩战线兵力继续作战,但太平军也仅仅只能做到这一步,在吴军将士的英勇抵抗下,李秀成不管再是如何的轮流派遣军队上前,再是如何的集中优势炮火轰击吴军营地,太平军都没有能再往前坐上一步,绝大部分的雨花台阵地仍然还是牢牢掌握在吴军将士手中。同时太平军妄图在夺占的雨花台阵地上建立炮台直接轰击吴军中军营地的行动,也在吴军后膛炮的猛烈轰击下迅速破产,死伤惨重都没能把远程大炮搬上雨花台阵地。

    日夜不停的激战到了第四天时,打红了眼睛的李秀成垂死挣扎,又听取李书香的馊主意,逼着在太平军内战中元气大伤的叶芸来、吴如孝和曾立昌三军抽调老兵组建成突击队,配合自己的江浙军队,再一次从东面冲上雨花台,正面强攻吴军的中军营地。然而很可惜的是,李秀成此举唯一的收获就是发现吴军中军营地中有着一支魔鬼一样的军队,不但枪法极准,远程射击杀人如同点名,手里的步枪还能连续发射,就好象子弹永远都打不完一样!而李秀成所付出的,却是几乎叶、吴、曾三军几乎所有的百战老兵,还有数量众多的江浙太平军将士生命……

    正面强攻吴军中军营地的失败,还让李秀成做出了停止进攻的正确选择,脸色灰白的下达了这条命令后,李秀成还脸色更加灰白的喃喃说道:“不能再这么打了,再这么打下去,用不着妖兵的后军赶来增援,光是雨花台上这帮妖兵,就能把我本王活生生的拖垮。”

    喃喃说完,李秀成又不由自主的扭头去看了一眼湖广方向,眼神复杂,心里也不敢想象吴军的后援大军抵达南京战场之后,自己将要承受如何巨大的压力,这场大战又该如何去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