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

    

    听到了詹妮的死讯,李毅也只能徒劳的拍了拍帕特的肩膀,权当安慰了。  .  . 因为李毅深知眼睁睁看着心爱的人死在自己面前的那种感受,因为能感同身受,所以李毅知道现在对帕特说什么都是没用的。

    看到李毅这个样子,帕特倒是坦然了笑了笑。“我们都这把年纪了,对这种事看的也轻,你不必为我难过了。呵呵,今天出来是为了乐和,别因为这事扫了兴。”

    见帕特能这样说,李毅也是放心了不少。当下,一行人也不再提起那件事,换了点轻松的话题,几个人很快的便走到了“红坊”的门前。

    “嘿嘿,是李毅小哥啊,今天怎么有兴致来我们‘红坊’玩啊。”刚刚走到“红坊”的门前,有一个身穿黑衣的护卫走到李毅身前,跟李毅打起了招呼。

    看到忽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的黑衣人,李毅先是一愣,待到看着来者之后,李毅才笑呵呵的说道:“呵呵,原来是米尔啊,今天你当值?我们是无聊了,想来这里转转。”

    “嗨,这好啊,你们放心,我带你们进去,让那些荷官们别跟你们玩黑的。你们放心的赌,输赢全靠运气成。”米尔倒是热心肠,还没说两句话,给李毅几人来了这么大的一个“照顾”。

    看到米尔如此热情,李毅倒是有些不习惯了。笑着摆摆手,李毅开口说道:“不用麻烦你了,我们来这是想去斗兽场看看,三天前咱们弄回来的那只怒岩兽应该能场了吧,今天我们是想来看看挑战他的人,到底实力如何。”

    听到李毅如此说,米尔才恍然大悟的说道:“啊,原来是因为它来的啊,我说你们怎么能想到来我们这里玩呢,要说要是你身后那个小哥想来我们这里赌几把我还能相信。那个怒岩兽已经被我们这里的驯兽师给调养好了,并且已经可以为我们‘红坊’出战。今晚可真会有场好戏看啊,那个叫林肯的家伙虽然是猖狂了点,但是实力还真是没得说,真不知道他俩打起来,结果到底会是什么样。”

    “嗯,我不也因为好这个,才来的这里么。你先忙你的,我们进去先找尼尔前辈聊聊天,先不打扰你了。”李毅笑着对米尔说道。

    “好的,我也不留你们了,咱们晚在斗兽场见吧。”米尔同样是笑着说道。

    “好,那我们先进去了。”说完,李毅便带着身后的人走进了“红坊”。

    一路畅通无阻,李毅现在的形象已经太好认了,“红坊”的人看到一脸大胡子的李毅,都知道这是个实力强横的人,并且跟尼尔长老关系不错。见李毅进来,遇见李毅的都是和气的点点头。然后当李毅走到尼尔长老的房间门口的时候,门口的护卫也没有进去通报,直接笑着对李毅说道:“李毅阁下,尼尔大人之前吩咐过了,只要是您来找他,不必通报可以直接进的。”

    听到对方这样说,李毅虽然是有些诧异,不过最后还是欣然的接受了。对护卫礼貌的点点头,李毅便推门而入。

    听到有人没有经过通报便进来,尼尔长老先是一皱眉,不过待看到是李毅进来了之后,尼尔长老倒是很自然的舒展开了眉头,开口对李毅说道:“呵呵,我道是谁如此托大呢,原来是你小子。”

    “呵呵,尼尔前辈这是说的哪里话,不是您吩咐的手下人说我来的时候不用通报的么,这让你说的好像是我多不懂规矩似的。”一脸从容的走到一个椅子旁坐下,李毅笑着对尼尔长老说道。

    “嗯,嗯,你个小子,牙尖嘴利的,我说你几句能怎么的。怎么了,今天来这里是为了什么事啊。”尼尔长老一直对李毅高看一眼,所以对于李毅这样表现,倒也不动怒。

    “能有什么事,看来尼尔前辈还真是贵人多忘事。难道您忘了,今天晚不是怒岩兽和那个叫林肯的家伙角斗的日子么,我们几个人在学院里无聊了,来这里凑凑热闹。”看着尼尔长老一脸茫然的样子,李毅叹着气说道。

    经过李毅这么一提醒,尼尔长老才恍然大悟的说道:“哦呵呵,要不是你说,我还真忘了今晚有这么大一件事呢。唉,真是老了,这种事都能不记得。”

    “好了,您老别在这感慨了,您这身子骨,再活个一百年都不是问题,你现在要是感慨了,那还让我们这些人怎么活。”无奈的摇摇头,李毅开玩笑的说道。

    “真要是能像你说的那样好了,真以为我是你们院长那种老变态呢。我可达不到他那种高度,你不用奉承我了。好吧,既然你们都来了,也不能让你们这么闲着。走吧,我们去斗兽场看看,说真的,我还真是挺佩服你们的,那只怒岩兽休整好了之后,我感觉它体内的力量,还真是可以用恐怖来形容。真不知道你们是怎么把它抓过来的。”说起那只实力恐怖的怒岩兽,尼尔长老感慨的说道。

    “呵呵,运气而已。”李毅浅笑着说道,同时心不禁想起了那只憨态可掬的小熊猫顽强。如果那天不是顽强及时出现的话,说不准李毅还真的得拼得重伤才有可能将那只怒岩兽擒获。

    “真不知道那小家伙又跑到哪里去了,最近总是神神秘秘的,早晚得好好研究研究它。”想起顽强,李毅的好心不禁大起。

    几个人跟随着尼尔长老走出房间,来到了斗兽场。本以为在这种时间是不会有斗兽的,可是当一行人来到这里的时候,却发现这里依旧是人声鼎沸。

    “怎么在这个时间,这里已经有这么多人了。”看着满场的观众,李毅好的问道。

    “呵呵,当然会有人了。这里又不是只规定晚开放的,只要有人想看,想赌,我们不会拒绝这些来送钱的人。是现在这种时间,我们‘红坊’一般不会安排较好看的角斗,所以现在来这里的人,也都不是什么真正有身份的人。”看了一眼现在在看台神情激动的观众,尼尔长老淡淡的说道。

    听尼尔长老这么一说,李毅扫视了一下看台。发现现在虽然这里也十分热闹,可是相晚还确实是差了不少。最起码,那看台都没有坐满人。而以前李毅来这里的时候,这里向来都是座无虚席的。

    “走吧,下去看看,现在那个怒岩兽的状态可不是一般的好啊。真是神的生物,我能感觉到这怒岩兽的内藏都是岩石构成的。真不知道,这样的生命是如何具备思想的。”这样说着,尼尔长老带着李毅一行人向兽笼方向走去。

    “呵呵,这个世界神的事情多了,我们不可能都能见识到的。对了,尼尔前辈,怒岩兽之前瞎了一只眼睛,这对它的战斗力应该没有什么影响吧。”想起之前被亚迪射瞎的那只眼睛,李毅问起了怒岩兽现在的情况。

    “应该没有什么大碍,我能感觉到它现在的状态十分的好,并且像他们这种实力的魔兽,少一只眼睛应该没有什么问题。”谈到怒岩兽的伤势,尼尔长老倒是不担心什么。

    简单的交谈了几句,一行人便来到了兽笼旁边。此时怒岩兽正安静的趴在一个巨大的铁笼里睡觉,丝毫不因四周嘈杂的环境而影响。

    看到怒岩兽这个样子,李毅不禁笑着说道:“这家伙还真是嗜睡,都快要到角斗的时刻了,还能睡的如此安稳。”

    “呵呵,可能这是它的习性,我们改变不了,也不用去改变,只要它的战斗力够强,其他的都是可以解决的。对了李毅,我问你一件事,这怒岩兽到底是以什么为食,怎么这几天我们这里变着法的给它找食物吃,它都是不屑一顾呢。难道这个石头块是不需要进食的,它总得有个能量来源吧。”说起怒岩兽的饮食,尼尔长老倒是感觉有些棘手。

    听尼尔长老说起这件事,李毅笑了,想起刚遇见怒岩兽的时候,跟踪怒岩兽捕食过程,李毅可是知道这个大家伙喜欢吃什么的。笑过之后,李毅才对尼尔长老说道:“呵呵,这个大家伙可不吃一般的魔兽吃的那些东西,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它应该是以魔兽的晶核为食。因为当初为了捕捉它,我们跟踪它的时候,发现它在击杀了魔兽之后,是只吃魔兽的晶核,而不动魔兽的血肉的。”

    “嗯?是这样?呵呵,那可真是稀了,老头子我活了这么多年,也是第一次听说还有这么怪的习惯。看来以后养着个它,可真等于养了个大爷了。”听到李毅的解释,尼尔长老开玩笑的说道。

    闻言,李毅只是无奈的摸了摸鼻子,表示自己对此事可爱莫能助了。喂食魔兽的事情可跟自己无关,想让怒岩兽始终保持旺盛的战斗力,“红坊”不下点血本怎么可能得到回报。

    不过尼尔长老也是稍稍的惊愕了一会,便坦然的说道:“不过不管它爱吃什么,只要它有喜欢吃的,我‘红坊’必然会想办法给它弄到。毕竟相对于一个可以随时听命的六级魔兽,其他的事情都是可以商量的。”

    而在几人围着怒岩兽看的时候,尼尔长老却是忽然又将目光投向了方的楼梯处。看着楼梯,尼尔长老笑着说道:“呵呵,真是没想到,这家伙这么心急,才这个时间来了。”

    听到尼尔长老这样说,李毅也知道对方口说的“那个家伙”是谁。除了林肯,想必这个时候也没有谁会让尼尔长老这样关注。

    结果果真如李毅所想的这样,在盯着楼梯处没一会的功夫,李毅看到一个身背重剑的家伙,从那里慢慢踱着步子走了下来。来者在面巡视了一番,发现了尼尔长老和李毅一行人之后,便又一脸漠然的朝这里走来。

    “呵呵,林肯啊,你可真是个心急的家伙。这么早来,难道现在感觉手痒,想来这里试试了?”待林肯走到这里的时候,尼尔长老笑着对他说道。

    “没想到尼尔大人会在这里,我只是在住处感觉无聊,所以想来这里先看看那怒岩兽的情况。”走到尼尔长老身边之后,林肯的脸依旧没有带什么表情,一脸的冷漠的说道。

    而对此尼尔长老却是不在意,毕竟对于一些强者的怪脾性,尼尔长老也是知道去谅解的。没有再多说什么,尼尔长老转身指着身后铁笼里的怒岩兽对林肯说道:“看看吧,这是你今晚的对手。”

    闻言,林肯也是不禁前走了两步,来到铁笼前面,看到了此时正在酣睡的怒岩兽。“这个大石头块,是我今晚的对手?”指着笼子里的怒岩兽,林肯好的问道。

    “嗯,是了,不过你可不要小瞧它,它的实力可确实是强悍至极的。希望你能全力以赴,免得出了什么差错。”看到林肯依旧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尼尔长老在一旁好心的提醒道。

    “这个不需尼尔大人操心了,既然能修炼成六级魔兽,本身必然不会太弱。希望它不要让我失望吧,要不然我等的这几天可真是白等了。”冷漠的点点头,林肯依旧是冰冷的说道。

    看到林肯不改狂妄的本色,巴拉克不禁在一旁低声的说道:“叫你狂,晚看看你到底有什么本事。”

    听到巴拉克的低语,林肯这才发现身边现在还站着其他一些人。当他看到李毅的时候也是一愣,之后却没有例会李毅,而是看着巴拉克说道:“又是你个小家伙,好吧,今晚让你看看,我到底有没有狂妄的本钱。”说话的时候,林肯脸浮现出自信的神情。

    没想到自己小声说的话又被对方听到,巴拉克也不跟林肯多说什么。不过年轻人自然是性子急,面对林肯自信的样子,巴拉克还是不禁说了一句:“哼,那我今晚看看你到底是什么实力。”说完,巴拉克便也不再跟林肯说话。

    而林肯似乎也是始终没有把巴拉克放在眼里,不去理会这个只有三重实力的年轻人,林肯将目光投向李毅,淡淡的对李毅说道:“次跟你见过一面,但是我总感觉你身的气息似乎有些不对,请问一下,这位朋友,你是不是修炼过一些敛气的功法。”

    见林肯一开口便是问出这种问题,李毅也是一愣,不过稍许之后,李毅还是点了点头,淡淡的说道:“嗯,是的,有什么问题么。”

    没想到对方开口相问,李毅还真能如实回答。李毅这个表现可是让在场的亚迪等人感觉很惊讶。一向低调的李毅,此时竟然会承认自己确实是修炼了敛气的功法。

    不过李毅此时可没有那么多想法,自己也不知道怎么了,是不想对这个林肯隐瞒这个事实,莫名之间,李毅感觉眼前的这个人好像跟自己是同一类人。只是具体哪里相像,李毅现在又说不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