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

    见李毅如此说,林肯只是摇了摇头,然后敷衍的对李毅说道:“再说,再说。。 ”

    看林肯已经这样“冥顽不灵”,李毅也没有再多说什么。不过眼光扫过林肯身后的铁笼之后,李毅看着在铁笼中酣睡的怒岩兽,笑着对林肯说道:“对了,林肯,你这次要挑战怒岩兽,之前有没有对怒岩兽做过什么研究啊。对于跟这个怪物战斗,你有多少胜算。”

    李毅不再叙旧,而是忽然谈起铁笼之中的怒岩兽,林肯在稍稍愣神了一下之后,才笑着对李毅说道:“这个,这我就没有做什么研究了。毕竟这终究只是一场战斗而已,待到跟这畜生打起来之后,自然就会了解它的一切。到时候水来土掩,兵来将挡。这样,不就可以了么。”

    林肯这般洒脱,倒是让李毅有些不适应。李毅怎么都没想到,一直气势汹汹准备挑战怒岩兽的林肯,直到现在都还不知道怒岩兽的任何信息。为了林肯一会的安全着想,李毅在犹豫了一下之后,才笑着开口对林肯说道:“呵呵,林肯,容我对嘴几句。这个怒岩兽,实力非比寻常,真的不是一个好解决的家伙。由其是它的魔兽天赋,更是一个难缠到几乎是无解的地步。一会跟它战斗起来之后,一定要小心一些,千万不要因为一时大意,而被伤个好歹。”

    见李毅忽然说起这些,林肯知道李毅肯定是为了让自己在一会的战斗之中可以少吃一些亏才会这样。所以林肯也没有顽固的打断李毅的好意,而是笑着对李毅说道:“呵呵,多谢李兄提醒,一会跟这家伙战斗起来之后,我必然会小心再小心的。毕竟这家伙可是货真价实的六级魔兽,我就算再托大,也是不敢轻敌的。只是你刚才所说的它的魔兽天赋,到底有什么奇特之处呢。”

    “啊,是这样,你应该也发现了,这怒岩兽是个浑身都是又岩石组成的家伙。论起防御,它身体的坚固程度,甚至比城墙还要结实。至于它的魔兽天赋嘛,估计也就是与它的身体有关了。这家伙,可以调动周围的大地之力为自己所用,达到极致之后,它就可以随心所‘欲’的改变它周围空间的重力极限。一会你们战斗起来之后,你要多注意这一点,小心它忽然发动重力结界,处于重力结界之中之后,你的行动会变得异常迟缓。”回忆起当初跟这怒岩兽战斗时候的场景,李毅现在还是心有余悸。

    听李毅说出了怒岩兽的这种杀招,林肯也是十足的吃了一惊。他怎么都没想到眼前这个一直处于酣睡状态的大石头块,竟然恐怖到可以控制周围的重力。虽然李毅已经提醒了自己,可是重力这东西,可是一个看不到‘摸’不着的东西。只有深陷其中的时候,才会有感知。可是如果按李毅所说的那样,如果自己真的一个不慎陷入了怒岩兽所设的重力结界之中之后,那时候,想要逃脱,可就会有些为时已晚了。所以,在知道了怒岩兽的魔兽天赋之后,林肯着实的头疼了一会。

    看到之前一直一脸淡然的林肯也终于皱起了眉头,李毅也是放心的笑了笑。看来这林肯还是把自己的话听进了心里,只要在战斗前,心里能多少有个戒备,这样最起码也能将损伤减少到最小。

    不过李毅其实心里也清楚,即使自己告诉了林肯这怒岩兽的魔兽天赋,林肯想要做到真正的预防,也是不可能的。跟怒岩兽战斗过,李毅深切的知道,怒岩兽设置出的这个重力结界的棘手。所以现在看到林肯眉头紧皱,李毅也只能在一旁无奈的祈祷林肯自求多福了。

    不过李毅的仗义,却是让在场的一个人说了话。只见之前一直在一旁默不作声的尼尔长老,此时走到了李毅身前,假装一脸怒‘色’的对李毅说道:“李毅啊,我是知道你跟这林肯是老乡,可是你这样做,是不是也有些太帮他了,当着我的面,你就将我们‘红坊’之中的魔兽的秘密泄‘露’给挑战者。说吧,是想受罚啊,还是挨打啊。”

    看到尼尔长老装出的怒‘色’,李毅就知道尼尔长老必然不是真的动怒了。于是李毅只是微笑着对尼尔长老说道:“嘿嘿,前辈喜怒,我这不就是担心老乡的安危么。毕竟我们修炼到这步都不容易,我可不想他因为一时大意,而让自己的‘性’命断送在了此处。”

    看着李毅嬉皮笑脸的样子,尼尔长老也是不再跟李毅开玩笑。扫了一眼现在仍旧处于沉思之中的林肯,尼尔长老笑着对李毅说道:“呵呵,就是跟你开个玩笑,之前你们两个聊的太开心了,老头子我也‘插’不上嘴,这不就是出来乐呵乐呵么。好了,既然你们已经叙旧结束,那么我们就等着晚上的挑战开始吧。跟你说个秘密吧,其实今晚我倒是希望林肯这个家伙能赢。”

    “此话怎讲?”听到尼尔长老这样说,李毅好奇的问道。

    “嘿嘿,谁不知道六级魔兽实力非凡,上一次林肯对战那个六级魔兽也只是险胜,今晚我估计那些观众们仍旧会买这怒岩兽胜利,毕竟林肯是越级挑战,人们还是不会都看好林肯的。而如果林肯胜利的话,今晚我们‘红坊’可就会大赚一笔了。”说到这里,尼尔长老竟然‘露’出了几分‘奸’诈的笑意。

    看到尼尔长老这个笑容,李毅也是回应了一个‘奸’笑,眨了眨眼,好像在说大家心照不宣。

    可是就在李毅和尼尔长老低声‘交’谈的时候,却有一个声音突兀的响起:“呵呵,你们倒是打的好算盘,不过看来你们的美梦要落空了。老夫正缺一个六级魔兽的晶核,这怒岩兽,就先借给老夫一用吧。”

    忽然听到一旁传出的一个老者的声音,李毅等人都是一惊。他们谁都没有想到,在这种地方,会有人敢口出这等狂言。

    稍稍的愣神之后,李毅惊讶的看了看一旁同样是有些‘迷’‘惑’不已的尼尔长老。后者也先是疑‘惑’的皱了皱眉头,之后便循着声音传来的地方,望了过去。

    跟站在对面的林肯对视了一眼,李毅也是跟尼尔长老一样,开始在场中寻找起刚刚开口说话的家伙。

    不过那人也没有让李毅等人多费多大功夫,在众人在这场中寻找他的时候,这家伙一惊是大摇大摆的自己走到了李毅和尼尔长老他们的面前。

    稳住心神,李毅饶有兴趣的打量起,此时正一脸轻松,有恃无恐的站在自己这些人面前的老人。

    来者是一个身穿华服的老人,看上去应该年纪已高,从他‘花’白的头发和沧桑的眼神中,李毅甚至猜测面前这个老人估计甚至都会比尼尔长老还有大上许多。

    华服老人悠闲的踱着步子来到李毅一行人面前之后,先是微笑的扫视了一圈现在正一脸茫然的看着自己的人们。面带微笑的看着李毅几人,一边看,一边还连连点头,最后甚至还开口说道:“嗯,不错,几个小家伙的天赋都是很好的嘛。跟我们家族里的一些年轻强者们也算是不相上下了。”说完之后,华服老人还是不忘满意的点了点头,好像是完成了一次对年轻人实力的检验一般。

    看到华服老人如此托大,尼尔长老虽然心中异常不爽,但是碍于自己的身份,尼尔长老也没有表现的太过强横,而是肚量极大的挤出了一丝微笑,然后走到华服老人身前,开口对对方说道:“不知这位朋友此行是何用意,刚刚说话之人就是你吧。朋友是不是太过托大了,难道你真的认为,我们‘红坊’之中的东西,是这样容易取走的么。”尼尔长老虽然说话的时候脸上的微笑不断,但是从他‘阴’冷的语气中,李毅还是感觉到了尼尔长老此时的怒气。

    面对尼尔长老的怒火,华服老人却是没有丝毫的动容。只是潇洒的耸了耸肩,然后笑呵呵的对尼尔长老说道:“呵呵,一个‘红坊’而已,难道你还真以为凭你们这点实力,就能难住老夫了么。再说了,不过就是一个六级魔兽,老夫这次这次出来就是为了寻找一个六级魔兽的晶核炼制一柄兵器给我族的一个后辈。你们‘红坊’不会小气到如此地步吧。你们靠它在这‘红坊’之中角斗,无非就是为了钱。老夫又不是不给钱,你开个价吧。”

    华服老人在说话的时候,始终没有正视尼尔长老一眼。并且说话的语气中,也明显的透‘露’出了对“红坊”的不屑。这番姿态,使得许多年来习惯了被人尊重的尼尔长老也是火气大涨。不过尼尔长老却并不是那种初出茅庐的小家伙,面对这种情况。尼尔长老很清楚,对方敢如此说话,不是傻子的话,那必然是有所依仗。看到华服老人的服饰和始终都探测不到的气息,尼尔长老很清楚,面前这个老家伙必然属于那种有一定实力的人。

    不过即使如此,身为“红坊”之中的管理者,尼尔长老也不想现在就灭了自己的威风。强挤出一丝微笑,尼尔长老继续笑着对华服老人说道:“呵呵,这位朋友说的也对,我们‘红坊’建立这斗兽场,也无非就是了钱财。既然这位朋友急需这六级魔兽的晶核,那么说不得,也许我们也是可以忍痛割爱的。只是不知道朋友可以开出怎样的价钱,既然你也知道我们‘红坊’不过是追逐利益,那么如果你开的价钱过低的话,也许我们的‘交’易也就没办法进行了。”尼尔长老笑容僵硬的看着华服老人,淡淡的说道。

    听到尼尔长老直接的提出开价的问题,华服老人也是满意的点了点头,似乎是对尼尔长老的爽快十分赞赏。点头之后,华服老人便低头摆‘弄’起手上的储物戒指来,看样子似乎是在思考应该开出一个什么样的价钱,才能让尼尔长老满意。

    对此,尼尔长老也是抱着双臂耐心的等待。毕竟虽然直到现在尼尔长老心中其实都没有给这‘交’易作任何打算,可是在对方还没有表现出什么过‘激’的行为之前,尼尔长老也并不准备先行动手。因为直到现在尼尔长老都还没有真切的探测出眼前这个华服老人,实力到底如何。这一点,让尼尔长老这个已经是七重实力的强者,也是忌讳不已。

    华服老人低头摆‘弄’了一会储物戒指之后,便又重新抬起头,看向了身前正耐心的等待自己回复的尼尔长老。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在华服老人再次看向尼尔长老之后,老人脸上终于第一次‘露’出了尴尬的笑容。

    华服老人尴尬的笑着,清咳了一声之后才开口对尼尔长老说道:“咳咳,呵呵,真是抱歉,这次出来的比较仓促,身上没有带太多的钱。现在我身上只有二十多万的金币,不知道这些钱,能否将这六级魔兽买下。”

    听到华服老人的话,就连一旁一直在观望的李毅等人,都是不禁对华服老人翻起了白眼。作为亲自将怒岩兽抓回来的人,李毅可是真切的知道怒岩兽的实力。这样一只异兽,想要以二十万的价格将其买下,这种做法,与明抢又有什么区别。

    面对华服老人报上的价格,尼尔长老始终保持着笑容的面庞也是不禁一阵‘抽’搐。不过这时尼尔长老还是显出了他极深的城府,直到现在尼尔长老仍旧没有对华服老人说任何狠话,只是再次开口的时候,尼尔长老的语气里,也‘露’出了几分的不悦:“这位朋友,难道你真的来我们‘红坊’之中砸场子的么。区区二十万金币就想讲怒岩兽带走,你是真把我们‘红坊’当成软柿子捏了吧。”

    看到尼尔长老也是终于显‘露’出了几分的不悦,华服老人尴尬的笑了笑之后,才缓缓开口对尼尔长老说道:“呵呵,老友也不要动怒,我这也不是说就不给你们钱,实在是这次出来太过仓促,没有带太多的钱出来。不过如果你能信得过我的话,就请先将这六级魔与在下,待我回到族中之后,定会命族人将所剩数目全数奉上,这样你看如何?”

    华服老人的语气开始变得不再像之前那般生硬,尼尔长老也就不做那种冰冷的姿态。不过虽然对方现在表现的没有什么可以挑出‘毛’病的地方,可是尼尔长老还是不愿轻易的就将刚刚到手的怒岩兽就这样‘交’付出去。

    就在尼尔长老犹豫的时候,一直站在尼尔长老身旁的那个“红坊”中的驯兽师却是看不下去了,几步走上前,对着华服老人毫不客气的说道:“你这老头也太过托大了吧,直到现在你都在跟我们打哈哈。你自己说说,你的话有几句是可信的。总说你族你族的,谁知道你们族到底是个什么东西,空口无凭的就想从我们‘红坊’之中将怒岩兽带走,是不是想的太简单了。”驯兽师可没有尼尔长老那般能忍,所以说话的时候,语气也没有太多的收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