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

    上的冷汗。,: 。自己怎么都没想到,就是这么一个小小的怒岩兽,竟然能引来这么一个

    老家伙。对于那些神秘莫测的神秘家族,饶是尼尔长老这些年已经见识过了许多风

    ‘浪’,此时也还是对这些隐藏在大陆之上的庞然大物忌讳不已。

    稍稍的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尼尔长老此时也终于从震惊之中转醒了过来。恭

    敬的面向华服老人,尼尔长老开口说道:“前辈的名讳,晚辈已经熟记于心。待晚

    辈有机会见到主人的时候,一定会替前辈带上一声问候。”

    似乎对于尼尔长老的表现十分满意,华服老人微笑着点了点头,然后便不再多说

    什么,拍了拍尼尔长老的肩膀,之后便信步走向了围困着怒岩兽的大铁笼。

    当华服老人路过李毅身旁的时候,李毅也是识趣的闪开了身位。不过华服老人却

    是似乎对李毅大感兴趣,走到了李毅身旁,华服老人竟然停下了脚步,仔细的打量

    起始终低着头的李毅。

    端详了一会功夫,华服老人才开口对李毅说道:“小伙子,不错嘛,如此年纪的

    五重巅峰强者,即使放在我的家族之中,也能算是出类拔萃的人物了。可惜了,这

    等好手不是我们家族中的人。”

    “呵呵,承‘蒙’前辈抬爱了,晚辈这点实力,哪能入得了前辈的法眼。”面对华服

    老人突如其来的夸奖,李毅倒是表现的不喜不怒。

    “谦虚的过度,就成了虚伪了,小伙子,适当的时候,也该亮亮自己的实力,这

    样也能多少免去许多麻烦不是么。”笑呵呵的看着喜怒不形于‘色’的李毅,华服老人

    深沉的说道。

    ‘挺’着对方这似乎大有深意的话,李毅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然后恭敬的说道:“嗯

    ,多谢前辈指点,晚辈受教了。”

    “嗯。”对于李毅的表现,华服老人也是满意的点了点头,之后便继续前行。只

    是在与李毅错身而过的时候,华服老人却是突然又停下脚步,连看都没看李毅,淡

    淡的问了一句:“杀神前辈最近还好么。”

    听到华服老人的问题,饶是一向镇定的李毅,此时也不禁身形一震。震惊了稍许

    之后,李毅的脸上才浮现出一道僵硬的笑容,然后躬身对华服老人说道:“呵呵,

    家师他老人家喜欢四处游历,晚辈也有好多年没有跟他见过面了。”

    “嗯,沃尔夫前辈确实是不喜欢在一处地方呆太久,当年老夫跟他老人家也有过

    一段时间的相处。只是不论我如何苦苦相求,都是无法败在他的‘门’下,你小子能得

    到他老人家的指点,可要好好珍惜这机会。”华服老人淡淡的跟李毅说道,之后便

    微微叹了口气,跟李毅擦身而过。

    “呵呵,是么,我怎么没觉得有那么一个师傅有什么好的。”对于华服老人的感

    慨,李毅倒是没什么感受。毕竟这么多年来,李毅感觉除了在弃‘乱’之地的时候,杀

    神传授给了自己一套功法之外,似乎别的什么事情都没有再给自己做过。

    “不要身在福中不知福,小伙子,日后你自然会知道,跟在杀神前辈那种等级的

    强者身后,会有你想象不到的好处。”虽然已经跟李毅擦身而过,但是华服老人还

    是意外的对李毅说了这么一句。

    而对此,李毅也并不意外,对于华服老人这样的强者,如此近的距离,不管说什

    么,都是可以轻易听到的。不过碍于华服老人的实力,李毅也无法对他的话,表现

    出多少不屑。只能恭敬的又说了句:“是。”但是,李毅心中却是仍旧对这件事,

    嗤之以鼻。

    而对于李毅怎么想,华服老人却是已经没有心思去多想了。径直的走到了关押着

    怒岩兽的铁笼旁,华服老人指着笼中的魔兽,对一旁的驯兽师淡淡的说道:“将铁

    笼打开,放我进去。”

    之前因为不知道华服老人的实力,所以在言语上有过冒犯的驯兽师,此时也已经

    收敛了许多。对于华服老人的命令,驯兽师甚至都没有像以往那样向尼尔长老请示

    一下,而是连忙的掏出钥匙将铁笼打开,之后便马上闪到了一旁。看上去就好像生

    怕自己再做错了什么,而被这种喜怒无常的强者给顺手击杀了。

    看到驯兽师这般诚惶诚恐的样子,华服老人也是笑了笑。路过驯兽身旁的时候,

    华服老人拍着他的肩膀说道:“放心吧,年轻人,老夫我就是再没品,也不会对你

    这种人动手的。我之前也说了,不知者不怪,我是不会计较之前的那些事的。”说

    完之后,华服老人便背负双手,信步走进了大铁笼之中。

    而看到华服老人这样对自己说,站在一旁都开始有些瑟瑟发抖的驯兽师终于是松

    了一口气。最后竟然连站都站不稳,软软的跌坐在一旁。

    众人此时也已经无心关注这样一个小人物的表现,现在众人的眼光都已经放在了

    铁笼之中。大家都想看看,这个实力强横的老人,到底准备怎么处理这个同样棘手

    的怒岩兽。

    而华服老人也是知道,现在在场的这些强者们也都关注着自己。所以华服老人在

    走近了怒岩兽之后,也没有多说什么废话。站稳身形之后,老人右脚向前一迈,之

    后李毅便看到一股强横的自然力,飞也似的飞向了沉睡之中的怒岩兽。

    原本一直处于酣睡状态的怒岩兽,忽然感到身旁的自然力‘波’动,也是终于缓缓的

    睁开了沉睡的独眼。可是当怒岩兽看清了飞向自己的东西之后,这时已经是避无可

    避。怒岩兽连躲闪的机会都没有,就被一股强横的力量横扫了出去。

    看到这种景象,李毅一行人都是惊讶的张大了嘴巴。眼前所发生的一切,已经完

    全超出了他们对力量的认知。他们真的无法想象,就是简简单单的向前迈了一步,

    就能产生将怒岩兽击飞的力量。

    只见之前让李毅一行人陷入了一场苦战的怒岩兽,被华服老人那传奇的“一脚”

    击中,庞大的石躯,此时好像失去了重力一般,如同一个皮球一样,被那股强横的

    力量重重的击飞了出去。直到庞大的石躯撞到了结实的铁笼之后,才停止了继续“

    飞行”的趋势。而当怒岩兽狼狈的落地之后,那结实的铁笼之上,此时竟然惊人的

    凹进去了一块。

    华服老人这简简单单的一击,便震撼了在场的所有人。对于怒岩兽的棘手,李毅

    等人是有着深刻的认识的。可是没想到,现在却这样就被华服老人给击飞了出去。

    “唉,难道这就是圣级强者的实力么,到底要到什么时候,我才能做到如此地步

    呢。”看到了华服老人出手之后的强横姿态,李毅站在一旁,自言自语的说道。

    似乎是听到了李毅的低声轻叹,尼尔长老走到了李毅身旁,拍着李毅肩膀,尼尔

    长老淡淡的说道:“李毅啊,不要气馁,这位前辈已经修炼多年,能有如此实力也

    不足为奇。你要相信自己,以你的天赋,日后的成就,必然不会低于他的。”

    听到尼尔长老勉励的话语,李毅却是苦笑着摇了摇头。不过李毅却没有多说什么

    ,只是在心中暗暗的想着:“呵呵,日后的成就,日后的成就能值几个钱,我需要

    的是现在的实力,而不是靠天赋谈日后,唉,时间啊,谁能借我一百年时间。”深

    刻的感觉到自己实力的不足,李毅心中竟然如此感叹道。

    不过李毅几人现在有闲心感慨,铁笼之中的怒岩兽却是没有这份心思了。已经有

    了不亚于人类的智力,怒岩兽也知道,这次是遇见真正的强者了。甚至这个看上去

    已经满头白发的老头,比之前自己遇见到的那个满脸络腮胡子的家伙还要难缠。

    对着华服老人怒吼了一声,怒岩兽愤怒的从地上站起。怒吼着拍打着前‘胸’,似乎

    在发泄着心中的怒火。

    可是对于怒岩兽的这种泄愤的做法,华服老人却是没有心情欣赏下去。继续看似

    漫不经心的向前踱着步子,华服老人跟怒岩兽的距离开始变得越来越小。

    看到华服老人如此自信的朝怒岩兽走去,李毅几人担心华服老人因为轻敌,再在

    怒岩兽那诡异的天赋下吃亏,所以在华服老人跟怒岩兽的距离越来越近的时候,

    不禁担心的朝老人喊了一句:“前辈小心,这畜生可以‘操’控附近区域的重力。”

    可是随着李毅的话音刚落,众人就看到华服老人的步伐显然一顿,之后就看到华

    服老人微微的皱起了眉头。

    看到华服老人如此表现,众人都是为老人捏了一把汗。虽然华服老人之前表现出

    来的实力着实强悍,可是对怒岩兽那力量李毅几人可是有着深刻的了解。圣级强者

    就是身体再强悍,估计如果真的实打实的挨上了怒岩兽暴怒的一击,也不会好受到

    哪里去。

    就在众人为华服老人的安危担心的时候,怒岩兽终于怒吼了一声,朝着老人飞奔

    过来。看架势,是准备给自己刚才的那次被袭报仇。

    可是面对朝着自己飞奔而来的怒岩兽,华服老人的眉头在皱过一下之后,表情就

    又恢复平静。安静的站在原地,华服老人脸上竟然又浮现出一丝冷笑。对着面前的

    怒岩兽,华服老人冷冷的说道:“哼,雕虫小技,也敢在老夫面前献丑。”

    但是已经陷入暴怒之中的怒岩兽,显然没有听到华服老人此时的话语。速度丝毫

    不减,瞬间,怒岩兽就冲到了华服老人面前。

    看到华服老人现在还没有所行动,远处的李毅等人都是担心的喊了出来。甚至帕

    特此时都已经抄起巨斧,准备上前救援华服老人。

    可是就在众人都为华服老人的安危担心不已的时候,华服老人再次做出了让在场

    的众人都吃惊的一幕。

    只见华服老人迎着身前的怒岩兽,又是简简单单的挥出了一拳。这一拳看似平常

    ,可是李毅和尼尔长老却是从那平淡无奇的一拳当中,感觉到了恐怖的自然力‘波’动

    。怒岩兽看到身前的老家伙不但不躲闪自己的攻击,反而还敢以血‘肉’之躯抵挡。顿

    时石脸之上,浮现出了一个残忍的笑容。

    可是最后发生的一幕却是,庞然大物般的怒岩兽,最后竟然被华服老人那看似平

    淡无奇的一拳,给击的定在了原地。

    而几秒钟之后,刚才还气势汹汹的怒岩兽,竟然轰然倒地,之后便再无动静。看

    到这种情况,帕特不禁在一旁低声的问了一句:“死了?”

    铁笼之中,此时的气氛开始变得有些奇怪起来。众人都是用着一种异样的眼光盯着现在正一脸淡然的站在怒岩兽旁边的华服老人,而在他的脚下,刚才还声势惊人的怒岩兽,此时却是气息全无,如果所猜不错的话,这个庞然大物,应该已经被华服老人断了生机。

    看到这种情况,李毅和身旁的亚迪等人,都是震惊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虽然李毅自问,如果在全力以赴的情况下,想要击杀怒岩兽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可是想做到像华服老人这般举重若轻,那真是难如登天了。

    仅此一击,圣级强者和李毅他们这种五重强者之间的差距,就已经顿时见了高低。

    倒吸了一口凉气,亚迪愣愣的站在原地,情不自禁的说了一句:“好强悍的家伙,这就是他的真实实力么。”

    听到亚迪的感慨,李毅和林肯也是紧皱了一下眉头,对于他们这种一直以追求力量巅峰为目标的人来说,这种强势的姿态,是他们向往已久的了。

    冷冷的看着倒在地上的怒岩兽,华服老人淡淡了笑了笑,然后便缓步走到怒岩兽的尸体前,猛然一挥手,又是一股恢弘的气势席卷向怒岩兽的头颅。转瞬之间,怒岩兽那硕大无比的头颅,就又被华服老人的这凭空的一击也轰的稀巴烂。

    怒岩兽头颅炸开的声响,震惊了看台之上许多之前一直关注着斗兽场里的情况的观众们。听到声响,众人都是好奇的将目光投向了声音的起源——关押怒岩兽的铁笼之中。

    面对四周不断投来的好奇的目光,华服老人脸上的表情没有丝毫的改变。面无表情的走到怒岩兽被炸烂的头颅前面,弯腰在碎石中翻寻了一会之后,华服老人才满意的点了点头,脸上也终于浮现出了一丝微笑。

    “嗯,不错,没想到这个畜生的晶核,竟然如此完美,看来这次能给那柄武器的威力加成不小了。”手中拿着一枚黑黝黝的魔兽晶核,华服老人仔细的端详了一阵之后,口中不禁发出了一声赞叹。

    看到华服老人如此表现,李毅等人也知道,这场根本不对等的战斗已经在这转瞬之间结束,此时华服老人手中的那枚黑黝黝的魔兽晶核,也无疑向人们证实了自己的强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