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

    

    对于林肯的加入,虽然亚迪等人已经没有了什么反对的意思。品書網但是终究是对这个外人或多或少的有些一些抵触,所以在林肯说完之后,他们都只是礼貌的点了点头,然后同样都是没有多说什么。

    看到大家都是这种表现,李毅只能尴尬的对林肯笑了笑。后者却是大度的摆了摆手,显然对此事并不太介意。

    “好了,林肯的事先放下吧。现在首先要做的,是去乌兰山脉那边寻找贝蒂娜的那些手下。毕竟,他们才是我们真正的本钱嘛。”不想让气氛太过尴尬,李毅连忙出口说道。

    “嗯,好吧,我们现在过去。”闻言,众人都是赞同的说道。

    当下无话,李毅一行人在贝蒂娜的带领下,走到了乌兰山脉。很快的,便找到了那些已经在此处集结完毕的死士。

    刚刚看到这群死士的时候,大家的眼前都是一亮。之前在听到贝蒂娜说起这些死士的时候,李毅等人都只是感慨了一下。可是直到现在真正看到这些人的时候,李毅等人心都是不禁同时浮现出了同一个想法——这才是真正的‘精’锐部队。

    看到贝蒂娜带着人赶到,在死士的队伍之马走出一个四十岁左右的年人。走到贝蒂娜身前之后,年人马单膝跪地,恭敬的对贝蒂娜说道:”参加大公主,封公主命,影牙部队七十死士集结完毕,等待公主检阅。“

    七十个全身透‘露’着一股萧杀之气的死士,此时正整齐的单膝跪地,看向贝蒂娜的时候,脸的表情全都坚毅无。

    看到这样的一支队伍,饶是李毅这种曾经也算是久经沙场的老手,也不禁被这些死士身的萧杀之气而震慑。

    面无表情的看着身前的死士,贝蒂娜在沉默了许久之后,才开口说话。只是在说话的时候,语气也不自觉的开始显得有些‘激’动:“伊凡将军,辛苦你了。”简单的一句话,可是贝蒂娜在说话的声音却是有几分颤抖。

    见贝蒂娜如此‘激’动,那个跪在最前面的黑衣人却是抬起头冷静的说道:“公主严重了,末将一点都不辛苦。”

    “呵呵,好了,先不要在这里寒暄了。贝蒂娜,既然你的人也来了,我们先去城里好好谈谈吧,顺便也给这些勇士们找到一个安身之所。”看到贝蒂娜和那个叫伊凡的两个人言语之间都有几分拘束,李毅连忙在一旁出言提醒道。

    听到李毅的话,贝蒂娜才从刚刚的‘激’动之缓过神来。尴尬的笑了笑,伸手将伊凡扶起,关心的说道:“伊凡将军,既然都来了,不要在这深山过夜了。现在也不是最开始那几年了,即使是去城住宿应该也不会被人发现的。”

    “嗯,多谢公主好意。只是末将有一件事想向公主禀报一下,等您听过之后,我们再说今晚的住宿问题怎么样。”站起身来之后,伊凡没有接受贝蒂娜的好意,反而开口说起了另外的一件事。

    “哦?是什么事情呢,伊凡将军难道遇了什么问题?”见伊凡脸郑重的神‘色’,贝蒂娜不禁好的问道。

    “这个……”被贝蒂娜问起了缘由,伊凡却是没有马开口。而是先警戒的看了一眼贝蒂娜身后的李毅等人,然后又向贝蒂娜投去了询问的目光。

    看到伊凡如此作态,贝蒂娜和李毅等人也是猜到了这个老将心的顾忌。为了不让对方产生什么坏印象,李毅倒是马识趣的转身,准备带着亚迪等人先行走开。

    可是在李毅刚刚准备走开的时候,贝蒂娜却是叫住了李毅,然后转头对伊凡说道:“伊凡将军,这些人都是我的朋友,他们的人品绝对没得说。你有什么话在这说吧,不要把他们当成外人。”

    “可是……”尽管贝蒂娜已经这样说了,但是伊凡还是‘欲’言又止的样子。对于李毅这些人,伊凡似乎始终是对李毅一行人有戒心。

    见到伊凡这样,贝蒂娜也不禁有了几分火气,她害怕伊凡三番两次的做出对李毅等人不信任的表现,会让李毅他们心产生什么芥蒂。不过在她刚想发火的时候,贝蒂娜不经意间看到了伊凡将军的双眼,从伊凡的眼神之,贝蒂娜看到的尽是沧桑。这一份沧桑,完全是为了那个已经灭亡的萨伊帝国而到处奔‘波’所造成的。在这一刻,贝蒂娜心的那一分怒火,转瞬之间便消散一空。

    对着伊凡微笑了一下,贝蒂娜十分认真的盯着伊凡,开口说道:“伊凡将军,他们都是自己人。自己人,懂么,他们都知道我的身份,并且已经决定帮助我们复国。”

    听到贝蒂娜如此说,伊凡将军眼立马‘露’出了几分兴奋的神‘色’。之前伊凡对李毅等人心存戒备之心,一是因为李毅等人对他们来说是外人,二也是因为,李毅一行人,最低的实力都在三重实力。这样的一群来历不明的人,让常年生活在‘阴’暗的伊凡怎能不心生戒备。可是此刻却听到贝蒂娜说,这些实力不弱的强者们,都是帮助贝蒂娜复国的人,从某种意义讲,他们其实已经是自己的战友了。见到忽然之间有了这么多强者,让这个一直希望复国的老将军,怎能不心生兴奋。

    调整了一下情绪之后,伊凡先是向李毅等人投去了歉意的目光。待看到李毅他们‘露’出善意的笑容之后,伊凡才转过头,对贝蒂娜说道:“大公主,末将在来时的路,收到了瓦达传来的一个消息。本来在受到消息之后我想马赶过去的,只是碍于大公主的命令在前,末将也只好先将这些手下带过来跟大公主集合,顺便也能听听大公主对此事的意见。”在说话间,伊凡从怀小心翼翼的取出了一个锦囊。

    听着伊凡的讲述,再看到伊凡此时脸凝重的表情,贝蒂娜知道,伊凡要给自己看的这个锦囊里,必然是一个不是很好的消息。所以结果锦囊之后,贝蒂娜也是先深呼了一口气,然后才同样是一脸凝重的从锦囊之取出了一纸简信。

    本来已经是抱着最坏的打算去看手的短信了,可是当贝蒂娜真正看清了信所说的内容之后,仍旧是不禁的惊呼了一声。

    听到贝蒂娜的惊呼,李毅等人也是担心的急忙赶到贝蒂娜身旁,然后急切的问道:“怎么了,贝蒂娜,发生了什么事情。”

    可是此时贝蒂娜却是一直在愣神,对李毅他们的发问一点反应都没有。

    看到贝蒂娜这个样子,李毅不禁皱起了眉头。当他看到贝蒂娜手的信件之后,猜到贝蒂娜现在这样,肯定是因为这个信件造成的。当即也不再一味的发问,而是一把将信件从贝蒂娜的手拿过来,认真的看了起来。

    不大的白纸之,只有简简单单的两句话——小公主有难,艾战死。速来溪城救援,十万火急。

    看着信件简单的两句话,李毅虽然不知道信所提及的这几个人到底都是谁,可是但从“小公主”这三个字,李毅能猜到,必然这也是当初萨伊帝国留下的后手之一。只是那个小公主似乎是没有贝蒂娜这般谨慎,所以遭到了天兰帝国的围剿。

    心这样猜测着,李毅伸手拍了拍一直在一旁愣神的贝蒂娜,然后开口说道:“贝蒂娜,想什么呢,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赶紧想办法吧。”

    被李毅这么一拍,贝蒂娜也是从愣神之转醒过来。待听到李毅的话之后,贝蒂娜才如梦初醒的对伊凡说道:“伊凡将军,这个消息你是什么时候收到的。”

    “禀告公主,这个消息并不是我本人收到的,而是梵甲在天兰帝国边境那里收到的,昨天跟我们汇合之后,他才将这个消息转‘交’给我。”说完,伊凡转身将身后那个叫梵甲的黑衣人叫到了贝蒂娜身前。

    那个叫梵甲的黑衣人,看去只有三十岁左右,年龄跟李毅差不多。。但是却只有一重的实力,来到贝蒂娜身前之后,梵甲刚准备行礼,被贝蒂娜一把扶住,然后贝蒂娜急切的问道:“梵甲,你跟我说说,这个消息你是什么时候收到的。”

    “禀告公主,这个消息是我三天前收到的。当时我还没有收到大公主的召集令,原本正打算将这个命令传给你,便收到了您的召集令,当即我带着人直接来跟您汇合了。昨天先遇到了伊凡将军,所以先将这个信件‘交’给了伊凡将军。”梵甲低着头,将收到这个消息的过程完整的对贝蒂娜叙述了一遍。

    听完梵甲的讲述,贝蒂娜却是许久都没有出声。不知道贝蒂娜此时心所想,李毅知道这个‘女’人现在心肯定也是心‘乱’如麻。所以也不等贝蒂娜说话,李毅先在一旁开口问道:“贝蒂娜,那个小公主应该是你的妹妹吧,她们之前在哪里暗发展,那个叫做艾的家伙又是谁。”一连问出了几个问题,李毅静等贝蒂娜的回复。

    听到李毅的问题之后,贝蒂娜才又从愣神转醒过来。看向李毅,脸透‘露’着焦急的表情,贝蒂娜开口说道:“信所说的小公主自然是我的妹妹,她叫艾琳娜,当初为了小心起见,在逃出塞纳王城之后,我和她各自分开,暗发展势力。那个艾是我们的哥哥,当时他带着艾琳娜在萨伊帝国那边发展。在萨伊帝国起义军爆发的时候,他们两个也是在其他的一些死士的帮助下,建立了一个不弱的势力。”

    静静地听着贝蒂娜的讲述,李毅大致也了解了现在的情况。沉默了稍许,李毅才又开口问道:“那么,你口所说的他们那个不弱的势力,到底已经发展到什么程度了呢。还有,溪城是他们唯一的根据地么,如果已经被‘逼’到了溪城,你感觉他们还能坚持多久。”

    被李毅这么一问,贝蒂娜也是马陷入了沉思。想了一会之后,贝蒂娜才又开口说道:“几年前他们趁着萨伊帝国暴动的时候,趁机拉起了自己的队伍。只是害怕一些有心人暗暗算,所以他们并未透‘露’自己的身份。当雷腾大陆入侵的时候,他们俩也是没有介入到这场大陆之间的战斗,而是一味的发展自己的势力。据我估计,他们现在应该也能拥有十万左右的军队,而那溪城,其实也并不是他们的大本营。但是溪城作为一个粮食产地,却是一个不容丢失的城池。”

    “既然如此,我们现在与其在这边一味的担心,不如马动身向萨伊帝国赶去。毕竟早到一天,我们能早一天替他们缓解一下压力。之前你也说了,那溪城也并非是他们的大本营,如果他们真的看到那座城池守无可守了的话,那么他们也应该不会再一味固守,导致全军覆没。”听完贝蒂娜的讲述,李毅冷静的分析道。

    听到李毅的分析,贝蒂娜的慌‘乱’也终于是减少了许多。感‘激’的看了一眼李毅,贝蒂娜对李毅说道:“照你这么说,现在的情况还不至于太糟糕是吧。只要我们赶过去,应该还能帮助他们一二的。”

    见贝蒂娜这么说,李毅心终于是不禁暗骂了一句。之前一直以为贝蒂娜是个心理素质不错的人,可是现在是面对这样的一个情况,却都如此的慌‘乱’。在这一刻,李毅真的有些怀疑起自己的眼光来。

    不过既然已经到了这一步,李毅也不能再落井下石。面对贝蒂娜异想天开的想法,李毅只能耐着‘性’子说道:“情况不能说不糟糕,只是我们不能因为它太糟糕了慌‘乱’。现在我们能做的,只是尽快的赶过去,然后当了现场,我们才能具体的分析战况,然后想解决的办法不是么。”

    李毅现在扮演的是稳定军心的角‘色’,面对这个一遇到问题慌‘乱’的大公主,李毅也真不知道今后该如何追随她。

    被李毅这么一说,贝蒂娜也终于是镇定了下来。转过头看向伊凡,贝蒂娜开口问道:“伊凡将军,你觉得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做呢。”

    “公主殿下,刚才这位朋友说的很对,我们现在能做的,只是尽快的赶到小公主他们那里。只有真正的赶到那里,我们才能具体的想办法。”在这时,伊凡的想法倒是跟李毅很一致。

    见伊凡也这么说,贝蒂娜也是冷静的点了点头。再次看向李毅的时候,贝蒂娜的眼‘露’出了几分羞愧的神‘色’。面对李毅似笑非笑的表情,贝蒂娜尴尬的说道:“呵呵,不好意思,刚才听到大哥战死的消息,对我的冲击确实不小。毕竟我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所以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不小心太过慌‘乱’,让你看笑话了。”

    见贝蒂娜这么说,李毅倒是马收起了脸似笑非笑的表情,认真的说道:“没有事,面对这种情况,任谁都是不可能做到绝对的镇静的。现在我们不要再‘浪’费时间了,那溪城估计离这里距离也不近,我们还是赶快赶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