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退伍兵

    ;

    闹钟响了。更多精彩小说请访问林锐很快的从床坐了起来,几乎是条件反射般地穿起了衣服。然后以最快的速度把自己的被子叠成了豆腐块。做完这一切他才突然意识到,自己完全不需要这么早起床。不需要再在把床的被子叠成方方正正的豆腐块。

    因为,他已经退伍了。而他每天,总是在做完这一切之后才意识到这一点。

    是的,自己已经回来了。回到了自己分别几年的城市,他在这里出生,在这里求学,在这里遇到了自己最初喜欢的女孩。让现在这一切都显得有些陌生了。尽管,他才离开两年。

    林锐摇了摇头,像是要把纷乱的思绪从自己的脑甩开。

    他已经够烦了。母亲过世的早,父亲也因为意外,在去年离世。留给他的是一堆没有偿还的债务,和年迈的祖父。而他刚刚从部队退伍回家。

    该出去找工作了。林锐叹了一口气,从衣柜里翻出自己的旧西装,套在身,却总是觉得的敞开的领口没有风纪扣,感觉不太自在。

    他收拾好了之后推门而出,迎面而来的几个熟人却让他微微愣了一下。“张叔叔,你们这是……”

    “小锐,本来你刚回来,这点事情我也不好意思来找你。不过,你父亲的这些借条。”张叔叔脸的表情一些尴尬。他毕竟是林锐父亲的朋友。

    而其他人却没有这么客气了,开口直接是诉苦,有意无意地表示自己家经济拮据,间接的意思也是让林瑞尽早还钱。

    林锐沉默了一下,点了点头,“我明白,你们的来意我都知道了,不过现在我确实还不出钱。即便你们堵在门口不让我出去,我也还是没有钱还给你们。不如你们让我出去找工作,只要有了工作,你们的钱我会想办法慢慢的还。我现在唯一值点钱的也只有这套房子了,即便是卖了,也不值多少,而且我们住哪里?”

    门口的几个人都安静了下来,虽然有些不太情愿,但还是让林锐走了出去。林家现在的情况他们都知道。

    “谢谢!”林锐点点头道。

    没有人会喜欢债主,但是林锐也并不讨厌他们。他们只是一些普通人,想要回原本属于自己的东西,仅此而已。更何况他们很多人还是父亲的朋友。在父亲生意失败的时候,是他们帮助了林家。林锐知道自己欠他们的并不只是钱,还有人情。

    但无论是谁?大早的碰到这样的事情,总是不会太舒服。林锐整理了一下衣服,努力调整自己心态。今天要去面试,他并不想带着不好的情绪。深呼吸了一口清晨带着寒意的空气,努力微笑着,走出了这条小巷。

    他要去面试的是一家保安公司。当一个保安,虽然听起来也并不算是什么好工作。但是找工作也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他投递出去的简历能有回音已经很不错了,而大部分犹如石沉大海,所以林锐觉得应该去试试,他按照地址找到了那家公司。

    这家公司所在的办公楼里,林锐找到了负责面试他的人。

    似乎没有其他人,看起来应聘的人并不是很多。林锐暗自摇头,不过来都来了,他还是耐着性子走进了办公室。负责面试他的是一个四十多岁,有点发福的年人。

    “我姓王,你叫我王主任行了。”年人翻看了一下桌的简历,对林锐道,“坐吧,林锐,你的情况我了解了一下,身高和形象方面没有什么问题。应该能够适合我们的工作。不过我还有些细节准备了解一下。你是退伍军人,今年退伍的?”

    “是的。”林锐点点头。

    “我注意到你的服役记录很优秀,受过几次嘉奖。那么你是在什么部队服役的?”王主任随意道。

    林锐犹豫了一下道,“陆军,其他的我的退伍证都有。”

    王主任看了他一眼,微微一笑道,“只是随便问问,别紧张。我知道部队有保密条令,有些东西不能随便说,那么说说你有什么特长好了。”

    林锐点点头,“轻武器射击,格斗,侦察测量,单兵渗透和反渗透作战,还懂一点爆破。”

    王主任愣了半天,突然忍不住笑了,“抱歉,是我没有说清楚,我不是说军事特长。你知道这是和平年代,而我们只是一家保安公司,我们没有敌人,最多只有几家同行业的竞争对手。虽说商场如战场,但是我们可不需要你潜入对方公司去搞渗透和爆破活动。我只是想问问,你有没有其他的特长。”

    办公室的其他人也都笑了起来,感觉这个年轻人很有意思。

    “这……”林锐自己也感觉有些不好意思,笑了笑道,“没有了。”

    王主任点点头道,“你在简历说,你想找一个月薪在三千左右的工作,而且最好是夜班。这是为什么?”

    “因为我需要钱,而且我家里有病人,夜班的话,方便照顾病人。”林锐平静地道。

    王主任点点头道,“不过显然这两点我们都没法满足,对于一般的保安我们能够提供的月薪是在一千二到一千五之间,而且我们采取轮换制,不可能有只夜班的。”

    林锐沉默了一会儿。这薪水确实很低了,关键是他爷爷有病,需要照顾。如果白天不在家,会出事的。不过,他还是不甘心地道,“难道没有其他的职位么?你们保安公司是提供保安服务的,难道不需要夜班执勤人员?”

    王主任摇摇头道,“我们确实为很多客户提供专业的保安服务,不过,说穿了客户要的不是这些。我可以坦白告诉你,他们大多数时候只是需要一个高大英挺,看起来很精神的小伙子站在门口,体现以下形象而已。哪怕你曾经是身经百战,以一当百的特种兵,对我们也没有什么用。我们又不需要你有什么大能力,我们只要一个看大门的。你能笔挺地站在门口,让人有安全感而已。”

    王主任苦笑道,“鉴于这个工作性质,你想要更高的薪水和自由安排时间显然是不可能的,所以……我只能说抱歉了。”

    林锐沉默地点点头,收起了自己的简历和几张获奖的证书,转身走出门去。

    这已经是第几次碰壁,他已经记不清楚了。似乎不管怎么样,最终结果都是一样,他还是没找到工作。林锐走出门之后不由感到了一阵烦躁,看了看手里的个人简历和几张在部队的获奖证书。他忍不住一阵苦笑,早知道这样,当年在部队还不如到后勤单位养猪去。说不定现在回来之后,能靠养猪发家致富了。

    林锐又看看了手里军事训练和武得奖的证书,有些苦涩地笑笑。在走过一个垃圾桶的时候,随手把那些一叠纸扔了进去。在一刹那间,他甚至感到心里有些隐隐的疼痛,因为那像是抛下了自己的一切。

    “不觉得这样有点可惜么?”他的身后有一个人缓缓地开口道。

    “没什么可惜的,只是一些废纸罢了。”林锐平静地道。

    “可是,我看得出,你曾经为了这些废纸付出过很多努力。”身后的人缓缓道。

    林锐这才回过身来仔细看着身后的那个人。这是一个看起来四十多岁的人,长相却非常英俊,令人感到怪的是这个人虽然英俊,但面部的表情却显得有些呆板。

    “我不认识你。”林锐皱眉道。

    “我却认识你,林锐。事实我刚才一直跟在你身后,可是你却没有发觉。看得出来,你有心事,没有得到这份工作,一定让你感到有些失望,甚至有种挫败感。”对面的英俊年人微微一笑道,“现在回去还早,而且重新去找一份工作却又未必来得及。既然这样为什么不和我谈谈。”

    “我实在是没有什么兴趣谈话。”林锐摇摇头道。他现在的心情很不好,实在不想和一个陌生人多谈什么。所以他转过了身,迈步要走。但是在他转身的瞬间,那个长相英俊的年人已经快速步,单手扯住林锐的衣袖,同时低身紧靠,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林锐从他肩头甩了下去。

    整个动作干脆迅捷,时机把握非常好,而且发力恰到好处,几乎把林锐抡圆了甩下肩头。这个动作很常见,在国式摔跤术叫做过肩摔,而在日本柔道之被称为背负投。看似简单,却蕴含了力学原理。要想做到像这样干脆利落,突发即止,没有几年的苦功做不到。在这个长相很俊的年人,有着一副同样俊的身手。

    不过,林锐却并没有被被摔倒在地。在他整个人被抡起,身体重心已经失去的时候,他突然在空略微转身,单手撑地,腿却借着摔落之势,摆踢对方的头部。这完全是凭借着本能的反应,而做出的动作。几乎是没有经过任何思考,突然而且隐蔽。

    不过那个年人却似乎早料到这一手,屈肘扬挡在了自己的耳边,硬是格挡住了林锐这一脚。不过林锐也趁这机会翻身站起,看着那个年人厉声道,“你想干什么?”

    “试试你的身手。”年人一笑道,“你这功夫,可不是在部队里能够学到的。军体格斗讲究擒拿搏杀,短劲快发。很少有你这样的传统武术,北派谭腿还是戳脚?”

    林锐看了看他,皱眉道,“这和你有什么关系?我今天心情不好,出手没有轻重,再说你年纪也大了,磕着碰着我可赔不起医药费。”他说完转身走。

    不过,那个英俊年人的下一句话却又让他停住了脚步。

    “我知道你在找工作,也许我可以提供一份工作给你。”背后的那个英俊年人平静地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