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21.第2721章 征用渔船

    “我们得弄到一艘船,并且连夜航行。 ”谢尔盖低声道。

    “你有办法么?”林锐看着他道。

    “那个小渔村有船,而且他们常年出海捕鱼,应该有适合出海的船只。”谢尔盖低声道,“我们可以设法借一条。”

    疯马皱眉道,“你说的又是那种‘借’?”

    “我虽然是个贼,但也不是看到什么偷什么。”谢尔盖振振有词地道,“这次我还不是去偷,我是光明正大地征用。有这身行头和那辆破车,我们是那些渔民眼的反政府武装,为了国家的前途命运,暂时征用一条民船而已。”

    “行,你这次是改偷为抢了。不但是抢,而且抢船这个锅还得让反政府武装来背。脑子倒是转得够快的,不过也够无耻的。”疯马一阵苦笑。

    “你们这些死美国佬才无耻。”谢尔盖摇头道,“你们恨不得抢劫全世界。”

    林锐挥手道,“别扯淡了,赶紧去办,我们得尽快出发。我们已经浪费了太多时间,现在晚一分钟都会多一分钟的危险。”

    谢尔盖点点头,拉几个队员一起走了。半个小时之后,他们顺利“征用”了条十八米长的型渔船,乘风破浪而去。

    晚间出海并不是一个合适的时机,尤其是风浪较大的晚。因为风浪较大,除了负责驾船的谢尔盖、疯马和香肠以外,众人全躲在主舱里。

    一个接一个巨浪迎着船头冲击而来,渔船便像一片在水打转的树叶,完全没有任何自主的能力。长风劲吹,有时整个海面坍塌下去,怪兽般张开大口,试图把船无情吞噬。叶莲娜和刀疤脸两人不住呕吐,弯在一角早不似人形。林锐全神地看顾着他们。

    “该死的俄国佬,他到底会不会开船。”刀疤脸一边呕吐一边骂道,“我在海地的时候,都没遇到过这么颠簸的船。”

    “和开船的技术无关,只是风浪太大。”林锐望着外面的风雨,像想起了什么往事。不知为何,他心有点不祥的预感,这场风浪突如其来,在收听到的天气报告里一点预兆也没有,先是忽地海面一丝风也没有,郁闷得使人想自杀,然后便是这可怕的暴雨狂风。

    巨浪卷涌船面看似乎船舱外便是海洋,当巨浪由甲板退回海去时,船头才再次重现眼前。

    “轰!”在风雨的狂号里,隐约传来玻璃破碎的声音。

    驾驶舱里的香肠跳了起来,高叫:“不好!捕鱼拖的钢臂松脱了,打在船身了,必须重新固定起来。”他立刻推门而出,风雨无孔不入地卷进来,疯马紧随而去。

    林锐向将岸道:“看着点大家,别出去!”然后投进舱外风雨肆虐的狂暴世界里。林锐刚扑出门外,便听到惊叫声,看也未看清楚,一个巨浪扑天盖地打过来,使人怀疑忽尔间到了海底。

    但林锐的反应极为快捷,早抓紧舱旁的钢制扶手,饶是如此,仍要用尽全力去对抗巨浪疯珏的推拉狂力。海水退下去。左方传来香肠的呼叫。林锐骇然望去。只见香肠随着海水的流动,被带得往外漂滚,眼看要掉进浪涛滔天的大海里。

    林锐狂喝一声,地一个翻滚,来到一个挂紧在舱旁的救生圈旁,脱下救生圈,运力往香肠抛去,如此复杂的动作,只有林锐超卓的身手才能在那瞬息间完成,而如果不是他掷救生圈时,利用了救生圈本身自旋的离心力道,也很难在如此狂风里通行无阻,巧妙地落在香肠的身边。

    香肠这时刚撞在船缘的铁栏,眼看要被水流抛起越栏而去,眼疾手快地挎住了救生圈。海浪的冲击力将救生圈系在舱旁铁环的尼龙绳撑得个笔直。香肠一手抓紧救生圈,拉着尼龙绳死命爬回来。向疯马和林锐高呼:“你们设法固定住吊臂,我去看看有没有人受伤。”

    谢尔盖驾驶着渔船在海浪里随波打转,随时会沉进海底里。

    林锐迅速冲到甲板,刚爬来的疯马喝声已传来:“小心!”

    林锐的眼角黑影一闪,捕鱼船的拖的吊臂在狂风和大浪推动下往他扫过来。林锐心一动,猛然一缩头,在吊臂在他头顶四许处扫过时,豹子般跃起,抱着吊臂,往起重机架掠过去,众人的惊叫传来,没有人知道他想干什么?

    “轰!”吊臂重重撞回起重机架。

    在撞前的一刻,林锐抓着吊臂端的吊索跃往起重架后,同时地翻滚,利用吊索将松脱了的吊臂紧缠在架身。另一个巨浪打过来。林锐全身又被浇得湿透了。

    巨浪一过,疯马大声向他竖了竖拇指,加入了重新固定吊勾的行列。

    驾驶室内,谢尔盖虽然东歪西倒,额头也受了伤。但依然纵着方向舵。对于驾船,他虽然不是个外行,但是当风浪不住卷入有若不设防的驾驶室内时。也还是有点抵挡不住。只是一个脱手,整艘船被一个浪抛得倾往一侧,害得连林锐和疯马也都滚倒在地,在众人都以为翻船在即时,渔船却又慢慢地回复了平衡。

    “我控制住了!”谢尔盖扑前紧抓着方向舵。在他控制下,渔船微微向右移转了一个角度,迎了另一个劈头盖脸的大浪。刹那间甲板四周全是水,其他人都倒在地,连爬起来也成问题。

    疯马忍不住又是一顿臭骂,“该死的俄国佬,你控制得住个屁。”但一句话没骂完,他的火气又被巨浪给浇没了。只能跟着林锐连滚带爬地回了舱室。

    在狂暴的大海里,谢尔盖凭着他的驾船技术,为生存而奋战。一个小时后,力尽筋疲下,风浪逐渐平复下来。重新检查位置的时候,他们的航向偏了将近二十海里。但是这大风浪也把他们向前推进得更远。算下来,并没有因为航向偏离而多耗多少时间。

    只是这一阵颠簸,把林锐等人都折腾得有气无力,全身的骨头都像是被拆开了。所幸的是,并没有人因为风浪而坠船,也没有被捕鱼拖的吊臂砸伤人员。船只也只是在船身有点损伤,破了几块玻璃,并不影响航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