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5

    

    1095

    很快,这支车队除了那辆大型货柜车没有动静外,其他sUv下来了很多武装士兵,他们的服饰打扮和周围那些北约士兵们没有太大不同,只是衣服胸口别人多了一块黑色的标志,胳膊也多了一条黑色的臂套,看去像是一队宪兵。!

    不只是这些新来的士兵,原本站在车队周围负责警戒的那些北约士兵,也在这些人下车的同时,为自己加了一条同样款式的臂套。

    这些士兵在下车后,匆匆集合了一下,排着松散的队形向地下停车场电梯间以及楼梯间走去,连周围守卫地下停车场的北约士兵也有部分加入到了他们当。

    “叮——”当这些士兵走到电梯间的时候,一座电梯响起了有电梯抵达的提示音,电梯门打开后,四名北约军人从走了出来。

    看到这些士兵后,这四人先是一愣,然后为首的军官抬手对这些士兵做了个一个停止的手势,然后对他们说道:“你们是哪个部队的?任务是什么?我们没有收到你们到来的通知。”

    那些士兵相视一眼,一名军官模样的人从士兵走了出来,来到队列前方,一边从口袋里掏着什么件,一边对这名北约军官说道:“抱歉,我不清楚面在信息传递出了什么问题,但我们确实是奉命前来加强安保工作的。这是我们的调令件……”

    北约军官没有看到什么调令件,他看到的只是一支了消声器的手枪对准了自己!

    这名北约军官的反应也是极快的,抬手去掏枪,身体也第一时间进行躲避,他身后那三名士兵也有举枪的动作!

    但有心算无心,几声经过削弱,但在安静的地下停车场也依然响亮的枪声后,这名北约军官身体连数枪,倒地不地。虽然他身有穿戴高标准防弹衣,可在近距离被人连开数枪,那冲击力也不是人体可以无视掉的……最关键的是,打这名军官的子弹,来自他身后那三名士兵。

    戴黑臂套的军官掏枪本只是起一个转移视线的目的,真正解决他的还是他带来的三名部下。

    “你们是怎么搞的?”随手一枪打在北约军官额头,黑臂套部队带队军官有些不满的看向那三名北约士兵,那三人现在也掏出黑色的臂套戴在手臂,“怎么让这些家伙下来了?”

    “他看到了监控屏幕,正好是车队进来。”其一人耸耸肩回答道,“不过这只是一个小问题,监控心现在已经完全落在我们手了。”

    “里面情况如何?”扫了一眼被他爆头的北约军官,黑臂套军官想了想,将对方身的证件取了下来。

    “一部分出入口在我们的人控制之。”一张会场地图递到军官面前,“大部分通道还是掌握在会场代表保镖团队和部分军警手,GdI的人也负责了一部分通道。但这并不影响我们的行动计划,如果一切顺利,不会有多少战斗能搞定一切。”

    “别那么大意!”军官将死者的证件挂在自己身,然后严肃的说道,“这次我们可是下了大本钱,一定要抓到那个凯恩!至少不能让他活着回到GdI!别因为一时的疏忽大意导致计划失败!我们没有下一次机会了!”

    “是,长官!”

    一时间发生的小插曲,并没有影响到这些人的行动。只是稍稍停了一下,这些数量已经破百的士兵便继续行进,进入到会场大楼内部。

    一路他们遇的警卫,看去都是他们自己人,在看到这么一大群全副武装的士兵冲进来没有理会不说,还个个掏出条黑色臂套戴了起来。

    这队人马直到快到会议大厅的时候,才缓下了脚步,停了下来。会议大厅那里的安保主要是由代表们的保镖团与北约精锐特种部队负责,这伙人想混过去不太可能,双方的隶属都不同。

    他们并不在意,只是在进去产的过道等了一会儿,通向会议大厅的另一条通道另一队戴着黑色臂套的士兵出现了——这队人正是之前从地下停车场通过楼梯来的那队人,虽然没有像乘电梯的这队人一样遇一些小插曲,但走楼梯还是要慢一些。

    另外,这队从另一个方向过来的武装士兵,自然也引来了路其他人的注意,随着这队士兵来的,还有另外一些士兵,只不过跟来的这些士兵手臂并没有黑色的臂套,他们只是原本配属在走廊的警卫,并不清楚突然到来的这队人是什么情况,只得一面跟着,一面向面发去询问请求。

    士兵们心里都有一种莫名妙的感觉,这次的会议太过急促了,三天前才有举行会议的打算,现在要举行这么大规模的联合会议,出席的还都是各国位高权重的政要们。如果不是北约军队因为之前F国国内发生的与思晶人交战而一直处于战备状态,三天的时间根本不可能确定下来所有安保细节。

    可算是这样,安保计划也是相当的混乱,像是一个才入行的菜鸟制定的一样,整个计划问题极多,不只是各支参与安保工作的部队编制有些混乱,连哪支部队负责哪一块区域都像是随便考虑的,各部队间防区混杂,又互不隶属,自己部队负责的区域出现别人的人,却又管不了他们,这是现在的混乱度。

    如果不是这些部队本身也算是精锐,哪怕出现这样的令人发狂的局面,也还是能勉强维持着平稳,只怕不用别人来袭击,他们自己乱了起来。

    但这一切,确实是某些人希望看到,也是故意而为之造成的。

    “突突突——”袭击突然发生,所有戴着黑色臂套的士兵突然向周围任何一个没有戴臂套的武装人员开火!

    猝不及防之下,那些非黑臂套的士兵在枪火纷纷弹倒地,只有少数一些身手极好的人才有机会逃离这个杀戮场。

    而在清除现场除自己以外的武装警卫的同时,这些戴着黑色臂套的士兵也开始向着会议大厅冲去!

    守在会议大厅外的各国政要们的保镖还有北约特种部队士兵在枪声响起的时候,已经退进了会议大厅,黑色臂套士兵冲到大厅门口的时候,只能看到缓缓合的大厅门。

    虽然会议因为举办仓促而导致安保计划一塌糊涂——当然这里面也有某些人的功劳在内——但最为重要的会议大厅,却是早经过GdI方面改建过的,并不只为这次会议。

    因为原本在此之前,有多场联合会议要举行,为了安全起见,GdI方面特地将一所联合国会议设施进行了改造。虽然只是小小的改建了一下,将会议大厅的墙壁、地板、天花板,还有大门都进行了GdI式加固:标准是火箭筒直射也不能轻易打穿。

    而这个时候,对于袭击会场的这些士兵来看,分秒必争的他们遇麻烦了。

    当然早知道这座会议大厅存在的他们,也是有所准备的。在看到大门合,并从内部锁定的同时,几名黑臂套士兵掏出了爆破设备,在大门安装了起来。短短一分钟的时间,他们已经清除了大厅外所有通道内的安全人员,切断了外界与内部的联系。在外面的安全部队攻进来之前,他们有足够的时间来拆掉会议大厅的大门。

    至于那些非武装的会场工作人员,枪声响起后还没能逃出去的,自然只能暂时成为人质,变成这些袭击者们提供更多行动时间的筹码。

    外面枪声的响起的时候,会议大厅内自然也是产生了混乱:一些大厅待命的警卫在外面枪响的同时,掏枪向其他警卫开枪,然后又很快被另一批看去只是代表们贴身保镖的人射倒——这些人仿佛是早准备,在那些明显是外面袭击者同伙的警卫开枪的同时,对这些人下了手,以更快的速度将大厅内那些袭击者们的同伙消灭一空。

    像是已经知道关门的外面发生了什么,这些消灭了叛变者的武装保镖们,立刻换起了装备——那些新装备早直接放到会议大厅角落那些杂物室里,拿出来能用。

    脱掉西装、软质防弹衣,穿专业作战服;收起手枪、冲锋枪,拿突击步枪和手雷;有些人甚至还装备有重型动力盔甲——未来科技公司生产的军团式动力盔甲。更多的人也装备有动力外骨骼。

    一切的一切,都表明了,这些东西是早有准备的。

    大多数参会代表一开始也是茫然的看着那些人更换装备武装自己,随后,他们便反应了过来,相当自觉的趴到了桌子下面躲藏起来,而他们的保镖自然也要护着自己要保护的对像,跟着他们躲起来。

    只有那些原本守在大厅幸存下来的警卫、士兵们,还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那些保镖们摇身一变,从保镖,变成了未来战士。他们有些反应不过来,完全想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了。

    终于,一名完成了换装的武装人员——看去是个头目的人,走到了那些警卫、士兵面前,拿出了几个证件给他们看。

    “我们是m国军人。”这个白人壮汉用平静的语调对他们说道,“接来的工作,完全交给我们来负责。在我们展开行动后,那些人——”他抬手指了一下大厅那些躲在桌子下面的代表们,“由你们来护送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