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6

    

    1096

    此时还处于惊慌和混乱的会场警卫们,在得到m国人的指挥后,像有了主心骨一样,相当听话的去执行起m国人的命令。手机端 m.反倒是那些北约特种兵们——都不是m国特种兵——有些异议。

    一直都有军官指挥他们的北约其他国家特种兵对于这些突然跳出来要指挥所有人,自称是m军的人十分警惕,他们之前并没有收到相关的消息或者命令不说,现在这些人突然跳出来,他们根本难以信任这些人。

    对于北约军人的质疑,m国人也没有多说什么,直接给那些北约军官转了一份电子件,面内容正是m国在北约司令部将领给的特别命令,由这支m军特种部队接管现场指挥权的命令。

    有这么一份命令在手,按理说这些北约特种兵应该没什么好说的了,但特种兵们都是有自己傲气的,大家都是精英,凭什么你说你是老大我要认?

    当然这些不满他们并不会流露于表面,毕竟他们同时也是军人,服从命令这是最基本的要求。但同时也不是没有可操作的地方。

    “这个命令只有你们m国将军的签名,而没有其他人甚至更高级别将领的电子签名。”北约军官质疑道,“这让我们很难确定命令的有效性。毕竟这次的会议不是小事,一般的权限可管不了这样的事!”

    “那你们自己管自己吧。”m军军官也没有说什么马翻脸,只是扔下这话后转身离开,带着他的队员向讲演台走了过去。

    “妈的,这些m国人到底想干嘛?他们是来保护人的还是来找麻烦的?”看着走开的m国人,一名北约特种兵极为不满的说道。

    “不管他们了!”看着因为m军出现而平静下来的会议大厅,北约特种部队军官下令道,“他们指挥不了我们,我们也指挥不了他们,那各管各的!不管他们有什么计划,我们只管把那些代表保护好行了!先把人集起来,行动!”

    没有去理会那些不愿意听从他们指挥的北约军人,这些自称是m军部队的人径直来到了凯恩所在讲演台。不同于那些躲起来的各国政要代表们,从枪声响起到现在,凯恩却依然站在讲台,一脸微笑的看着台下诸多景况,一点都没有紧张、害怕的感觉。

    连这些m国人走到他面前,他也是一脸微笑的看向他们,甚至还很友好的向这些m军打了个招呼。

    “博士,这里很危险,请立刻和我们离开,我们会保证你的安全!”没有理会凯恩的友好招呼,m军军官直接对他说道,并伸手出手想要去抓住凯恩的手臂。

    凯恩只是微微一退,让开了对方的手。

    愣了一下,这个m国军官有些尴尬的收回手臂,又要继续劝说时,凯恩开口了:“阁下怎么称呼?”

    “林,博士,你可以叫我林少校。”m国军官回答了这个问题,然后他回头看了一眼大厅大门,表情有些焦急的说道,“博士,我们得到情报,神圣兄弟会打算绑架你,这次他们袭击联合会议,正是冲着你来的!所以你现在正处于十分危险的境地,你必须马跟我们离开!我们会保证你的安全!”

    “你叫林?你们来保证我的安全?”凯恩脸的笑容更甚,他笑着说道,“这一点不用你们为我担心了……”他随手一扬,示意了一下身后,一队身着全覆式轻质盔甲的士兵便从投影灯的阴影显出身形,出现在了凯恩身后,“我一直都有带着警卫的。”

    “他们……”林又愣了一下,然后有些词穷了,他不是什么说客,只是一名执行命令的士兵,没有那么好的口才。

    林发誓,从凯恩进入会场,到会议开始,再到现在,凯恩身边只有四名助手跟在身边,甚至在他台后,仅有一名助手随身跟在他身边的,可是眼前那些盔甲胸口印有GdI标志的特战小队是从哪儿冒出来的?他可从来没有看到这次会议有这些人的身影出现过!

    难道是和我们一样,混在了保镖还有代表团成员当?这是林现在暂时能想到的最大可能了。

    “轰!”在他们说到这里的时候,会议大厅大门外传来了一记沉闷的爆炸声,大门也随之一震,但并没有被炸开,GdI方面在改造这个大厅的时候,并没有偷工减料,防御标准定得也是相当的高——但这也是有限的,袭击者第一次没能炸开大门,第二次可不一定了。

    随着门外的破门行动进行,大厅内的气氛顿时一紧,那些幸存下来的警卫和北约特种兵也紧张的举枪对准了大门。

    “看来我们没时间在这里慢慢聊天了。”林少校说道,“博士,等大门被破开后,我们会和北约部队展开突击,为你们打开通道,那时希望你们能够抓紧时间脱离这里!”

    “那么其他人呢?”凯恩扫了一眼那些因为爆炸而再次躲藏身影的政要们。

    “现在看起来,你他们更加重要。”林少校小声的回答道,“少一个政要没什么关系,他们有替代者可以接任,但是少一个您这样伟大的科学家,人类说不定会失去战胜思晶人的机会……”

    “哦,你们是这么看我的?”凯恩略为惊讶的说道,“这还真是让我受宠若惊啊。”

    这时,一名全覆式盔甲与旁人有些不同的GdI特战队成员走到凯恩身边说道:“博士,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可以开始了。”

    “那开始吧,队长。”凯恩微微一点头,后退一步,退入了GdI特战部队人群当,由那些特战部队战士保护起来。

    “博士!”虽然不知道凯恩所说的什么要开始了,但本能的觉得怪的林叫了起来,虽然他刚才是那么说的,但他更希望是由自己的人来保护凯恩离开呢。

    “轰!”大门处传来第二次爆炸声,这一次的爆炸,合金制的大门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裂缝,虽然整扇门还没有倒下,但那条巨大的裂缝已经足够一个成年人钻进来了。

    不需要提示,大厅内的警卫们,还有那些北约士兵,冲着那个裂缝疯狂射击起来,密集的子弹顿时令外面打算向里面扔些什么东西的人缩起头来。

    “大家可以走这里。”那名GdI队长指着讲演台说道,那个原本只是投影墙的地方,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扇门,一扇从来不曾在设计图出现过的门。

    “你们果然留了一手。”林也笑了起来,他知道,资料的分析报告一点都没错,GdI的人喜欢给自己留后路,这座由他们监督改建的会议大厅也不例外,这也是为什么刚才他敢说出那种深明大义的话来,因为他其实一点都不担心会真被困死在这里。

    看到暗门的存在,不光是他们,那些躲在桌椅下瑟瑟发抖的各国代表们也是开心的不得了,毕竟起顶着敌人的枪弹突围,还是走暗门安全离开更受他们喜欢。

    “各位请先行撤离。”这时,GdI队长对那些代表们如此说道,“我们会先为你们断后的。”

    “当然,我们也会!”看到GdI的人如此做派,m国人自然也不落后,他们也站到了大厅正门附近,做出了断后的动作。

    “不用了,你们跟着离开。”GdI的人并不领情,或者他们是知道m国人说的那些也不过是面子话而已,“我们人更少,装备也轻一些,撤离会你们更方便,所以你们跟着大家一起离开吧。”

    没有去管军人在谈什么,看到有活路出现,代表们已经起身,在贴身保镖的保护下,向着暗门冲了过去——如果不是有两名GdI特战部队士兵在暗门处维持秩序,只怕那些代表们会全挤在那里,最后一个都逃不出去。

    有人在指挥撤离,代表们也不是白痴,他们也清楚如果不听指挥的结果会是什么,不是逃不掉被袭击者打死,是被维持秩序的人打死——别说GdI的人不敢,这种情况下,死掉的人都可以算到袭击者身去,这种本事政要们可是轻车熟路。

    暗门虽然是用来安全撤离高官们的,但暗门的另一头是什么样,现在谁也不知道。理论暗门所使用的暗道另一头出口处应该有人接迎才对,但是现在这种到处都有袭击者潜入者存在的情况下,原本守在那里的人会不会也有袭击者的人混在其,这是谁都不知道的事——毕竟会议心的安保工作GdI方面在大厅改建完成后交了出去,所有安保人员也都不是GdI的人,这次会议也不是由GdI部队负责安全保卫工作。

    所以那些北约士兵打头成为尖兵探路,m国士兵则分成两队跟在参会代表们身后,护卫着他们离开暗道,只有GdI的人进行断后。

    GdI特战队的人虽然人数最少,但火力却更强于那些北约士兵,外面破门的袭击者们根本无法突破他们精准的射击,将一些爆炸物扔进会议大厅,反倒因为投掷那些物质而被GdI特战部队给射倒了好几个。

    “等一下,凯恩博士在哪儿?”正在暗道行进的林突然一顿,打量起队伍所有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