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0

    

    1100

    虽然头晕目眩,但林还是凭着本能,在倒地后的几秒钟内又重新爬了起来,顾不身体现在的状况,他以意志强行压制住头晕恶心耳鸣的感觉,拼命起身第一眼便向着步兵战车看去,在看到那辆步兵战车被两辆己方坦克好好护在后面后,他这才将目光转向爆炸发生的地方。 !

    一栋三层楼的公寓,此时已经大半化为了废墟,或许是公寓的天燃气管道因为爆炸而发生破裂,导致被火星点燃,大量的火焰顺着公寓破口处向外猛烈喷出,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发生二次爆炸。

    但林只看了公寓一眼,移开了。被破坏掉的公寓并不值得他多花精力去关心,他只是想要知道是什么导致了这一切的发生,毕竟思晶人的武器虽然威力大,但却造不出这样的破坏,它们都是以高温蒸发目标,对建筑物的爆破效果并没有这么强。

    所以他看到的,是几辆他从来没有见识过的装甲车辆,从另一个方向驶向他们。

    那些装甲车辆看去很扁,有四条较短的四角对称分布驱动履带,并与央车体有一定的距离以柱体连接,而其央车体看去像是某个汽车公司研发出来的概念跑车一样特,而在其车体两侧,连接车体与履带的结构,则各有一套四联装的导弹发射舱——林清楚的通过其打开的发射盖看到了里面的导弹弹头,居然还是陶式导弹。

    在林混乱的大脑还在判断这些装甲车辆所有者的身份时,那几辆装甲载具打头那辆的导弹发射器,一枚反坦克导弹膛而出,带着火光飞向步兵战车前方的一辆m1A2!

    这下不需要再来判断对方的身份了。那辆m1A2也发现了向自己飞来的反坦克导弹,但它来不及躲避了,更何况算它能避开那枚导弹,那枚导弹也很可能会击坦克身后的步兵战车——那面可是坐着重要vIP的。

    m1A2的乘员做了个决定,转动炮塔,将炮塔正面对准了来袭的导弹。

    看到这一幕,距离坦克并不远的林本能的扑在了地,他可不想被爆炸时产生的那些金属碎片给干掉。

    “轰!”如他所料,导弹击了m1A2炮塔的正面装甲,火光四射,炮塔顶部的大半仪器设备已经不翼而飞,炮管也扭曲变形,只有装有贫铀装甲的炮塔正面,只是发生了凹陷,外加一个较大的烧蚀洞,但并没有被完全击穿炮塔正面。

    可是这辆坦克也失去了战斗力,只能充当一下盾牌,为身后那辆坐有重要人物的步兵战车挡住下一次的攻击。

    另一辆m1A2在敌方攻击的同时,也完成了目标瞄准工作,准备开火还击了。但在炮手开火的前一秒,那些扁平的装甲载具,周围的空气发生扭曲抖动,然后迅速归于平静,最终,所有装甲载具消失在大家眼前。

    “光学隐形战车?”趴在地的林大声叫了起来,这会儿因为不断出出现的爆炸声而多少清醒了一些的他,脑子里第一时间跳出来这句话,“快启动红外探测!”反应过来的他,同时也使用了自己的通讯器,对己方坦克乘员叫了起来。

    “不行,红外探测看不到那些东西!”随着那辆坦克乘员的回复,坦克开火,继续之前瞄准的位置进行了射击,但并没有击任何目标,那发穿甲弹只是在目标方向的一栋建筑身钻出一个小孔。

    随后,在原本位置隔了几米的地方,那些装甲载具突然出现,并向着第二辆m1A2坦克射出另一枚反坦克导弹!

    “不只是没有了红外信号,连声音也消除了吗?”看着像是瞬间一般出现在另一个位置的隐形战车,林心里只有这么一个想法。

    不出意料的,第二辆保护步兵战车的m1A2坦克被导弹击。虽然乘员有学着同伴那样想要以炮塔正面装甲来抵挡陶式反坦克导弹的杀伤,但这一次他们的运气却不够好,导弹击了炮塔的顶部……

    近距离面对坦克的爆炸,林这一次同样运气不佳,被殉爆的炮弹炸飞的炮塔,直接砸到了趴在地的他脚!虽然他身穿戴有防弹装甲模块的动力外骨骼,却依然无法抵御沉重炮塔的重量,他的左腿骨头当场断裂掉,剧痛令他眼前一黑,差一点晕死了过去,但他凭借着毅力,让自己坚持了下来,没有晕过去,甚至也没有因为剧痛而惨叫起来,他只是咬紧了牙关,努力去拿下他背背负的武器,因为是深入非己方控制区域,他除了枪械外,也和别人一样,还带了有一具At4反装甲火箭筒。

    不过这并不容易,至少以他现在这个趴着的姿势不容易办到,那条被炮塔压着的左腿影响了他的动作。

    在这个时候,一发从街道另一侧射来的炮弹击了刚刚发射完反坦克导弹,还没有完全消去身影的隐形装甲战车!m1A2弹药殉爆还要猛烈的爆炸发生了,巨大的火球瞬间撕碎了那辆被炮弹命的隐形装甲战车,整辆战车在爆炸化为零件,旁边另一辆离它很近的隐形装甲战车在这场大爆炸也被波及,车身表面装甲被那些碎片给砸得坑坑洼洼,一副破烂不堪的模样,显示出这种隐形装甲战车的装甲其实并不怎么样。

    看到一辆敌方战车被摧毁,林强忍住剧痛,努力转动脖子和身子,向炮弹飞来的方向望去,在那个方向,一队有着联装主炮的超重型坦克正分成两列,向这个战场驶来。

    看到那些超重型坦克的炮塔正面装甲画着的大白星标志,林先是松了口气,然后又相当的疑惑。

    看坦克的标志应该是m军的部队,但他这次的行动,除了有少量m军精锐部队配合外,并没有通知更多的m军派驻北约的部队,而且在他的印象里,m军应该是没有这类有着联装主炮的超重型主战坦克配属才对。

    在他迟疑的时候,他的同事哈根带着三名装备有重型动力盔甲的部下赶了过来,四人合力,将压在林左腿的炮塔抬开后,三名部下拿着武器在附近警戒,哈根则开始检查林的伤势。

    “见鬼,你的腿现在情况糟透了!”看着宛如肉饼一样血肉模糊的左腿,哈根忍不住叫了起来,他也不是没见过类似的伤势和尸体,只是第一次看到自己在受了这样的伤后还能忍得住,这感觉令他很不舒服。

    “大不了回去换假肢!”忍着痛,林喘着粗气说道,“反正这事了结之后我得永远坐办公室,失败了最好的结果也是进监狱,都是不需要我再继续跑的!”

    “再忍着点儿,伙计!援军到了,我们能冲出去的!”哈根拍拍林的脸,让他保持着清醒状态,“虽然不知道那些部队是哪儿来的,但现在情况正向着对我们有利的方向发展!”

    “联络指挥部,询问那支部队的身份!”挣扎着观察战场,因为那些超重型坦克的出现,思晶人的进攻暂时被压制住,他们这边的压力也迅速减少,至少那些打得护卫部队狼狈不堪的思晶人吞噬者悬浮坦克现在已经顾不护卫队了,它们的注意力已经被那些超重型坦克给转移开了,它们还做不到无视那些超重型坦克的攻击而一心只为消灭m国情报机构特遣部队,那会让它们在完成任务之前,被人类先一步消灭掉。

    “现在通讯被严重干扰,根本联系不后方取得支援,呼叫武装直升机都是用的信号弹。”止住林腿的失血情况,哈根叫来两名部下,用担架将林抬到安全处。

    躺在担架的林一把抓住哈根的手臂,语气急速的对他说道:“不用管我了,马去检查凯恩!守在他身边!如果有别人要杀他,保护好他!如果有人想要带走他,杀了他!”

    “别担心,伙计。”哈根拍了拍林抓住自己的手,安慰道,“有人守在他那儿,等这边的事告一段落后,我会去好好盯着他的。”

    “不,现在去!”林另一只手指着一队正向着他们驶来的车队说道,那车队由三辆m113装甲运兵车和两辆m2A3步兵战车组成,前后还各有一辆超重型主战坦克进行护卫,一看知道车队里应该有什么高官在里面。

    “不能让他们发现凯恩吗?”哈根顿时明白了林的意图,他点点头,示意抬着林的部下停在原地,阻碍一下那车队里的高官,自己则快步向坐有凯恩的步兵战车跑去。

    “站住!”但在林刚跑出两步的时候,一声爆喝从他身旁响起,他没有停步,继续向前跳动,然后两个身影一左一右扑向了他,却又被他灵活让开!之后,他面前的地面被子弹击,弹起的水泥块敲击在他动力外骨骼装甲响起清脆的声音。

    “再动我们不是射击地面了!”枪击过后,又是一场爆喝出现在他身侧,“相信我,你身的防弹模块是顶不住这子弹的!”

    哈根只得停下脚步,然后看向喝止声来的方向,十多名m军士兵站在那里,全都配备有动力外骨骼,手的枪口也指向他和其他行动队员。连担架的林,也被两支步枪指着脑袋,抬着他的两名部下同样如此,只不过指着穿戴有重型动力盔甲的是反器材狙击武器。

    自然,那些m军士兵也被周围其他的特遣队员用枪瞄准起来。

    “该死!你们在干什么?!”林身体没法动弹,但他动嘴不需要太多体力和移动,在这对峙之际,他第一个叫了起来,“我们是特别派遣部队,直接向总统负责!是自己人!”

    “该死的是你们!”另一个声音以更高的音量压过了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