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3章.快要被打死的作者

    总督城堡内,气氛压抑。零↑九△

    ‘精’锐的卫队成员们,全部都板着脸。身上全副武装,目光也极为冷冽。战争爆发了,而敌人正在朝着他们驻守的城堡处涌来,他们就是坚守这座城堡的主要力量。因为他们都是自幼被总督大人培养起来的战士,现在就是他们报答恩情的时候。

    艾奇逊作为总督卫队的队长,同样站在属于自己的位置。总督城堡大‘门’的上方塔楼内,旁边就是两架弩炮,沉重的石弹已经卡在弦上,只要发‘射’出去,能将带着头盔的脑袋,都打的化为白的红的粉碎残渣。

    威力很大,这是重型扭力弩,连轻薄的围墙都能击垮的攻城利器,现在却在塔楼上安装着,还是两架,能想象到在战争中,每一次的‘射’击都将带走数人的生命。

    可艾奇逊现在,却并不认为这种重型扭力弩炮的威力很大。尤其是当他见识到了来自李维的火炮之后,曾经的观念近乎崩塌,他真的想象不到,原来在古籍里,学者口中,那如同‘鸡’肋一样的矮人火炮,威力竟然能这么强!

    或者说,现在的矮人火炮,真的就是学者们口中的那些‘鸡’肋一样的武器?

    微微扭头,艾奇逊看着塔楼下方的城墙上,十几个健壮的内城‘精’锐卫队成员,正在用粗麻绳狠狠地拽着什么。一直到十几分钟后,那青铜铸造的沉重物体才被拉到城墙上,让艾奇逊的眉头皱的更紧了。

    这是矮人火炮,那些矮人部落的‘精’湛匠师们,外加法师塔的学者们联合考古,在保留下来的文献中找到的最强的矮人王国的武器。

    传说中的矮人青铜大炮,在曾经的矮人王国的军队序列中,就是用来攻城的强大武器。在那些法师塔的学者们艰苦钻研下,终于仿造成功,在萨马城某个秘密场地试‘射’时,一发就将某个房屋给摧毁了。

    看上去,这个武器真的很强。可是所有人心中都明白,李维的火炮更强,更轻便,而且‘射’程更远,‘精’度也更准!

    “他到底,获得了什么?”艾奇逊忍不住握紧了拳头,曾经在白银海岸的巴尔镇,他看到李维的时候,这个家伙还是一个卑微的小商人,可现在再次相遇,却成长为了一股庞大的威胁,甚至要将灰雾城总督的权柄都要推翻了!

    如果说李维的火炮,是传说中的矮人王国的顶级火炮,那么他绝对不相信。因为法师塔内的学者们,早已经下了肯定的结论,证明了李维的部队和曾经的矮人王国的军事,火炮等东西,没有太大的联系。

    就算是李维部队里的火炮,看上去就是矮人族的火炮,可实际上在细节上,两种东西完全不同。看看现在沉重的青铜火炮,和李维那轻便的火炮对比起来就知道,双方的差距,绝对不是一个档次上的!

    “艾奇逊。”

    突然,身后传来了招呼声。管家保罗缓缓走进来,一丝不苟的打扮,带着属于贵族的风度。而他的目光却带着几分‘阴’沉。

    总督城堡外的灰雾城,已经燃起了大片的黑烟,遮天蔽日的就如同乌云。甚至还能看到明显的烈焰燃烧,如果不出所料,只要继续燃烧一个晚上,灰雾城的内城区,这个至关重要的贵族区域,就会被烧掉大半。

    “保罗大人。”艾奇逊低头致敬,脸‘色’一样凝重,对于大火,他们都没有太好的手段,就算是现在让部队带着水桶去救火,那彻底燃烧起来的城市,也已经根本不是小小的水桶就能扑灭的程度了。

    “不用管大火了,内城区已经完了。”

    保罗的眸子里带着‘阴’霾,缓缓地摇头,但看着旁边的艾奇逊,嘴角仍旧带着微笑,问道:“如果没记错的话,你应该是从小就来到总督城堡的吧?”顿了顿,他的声音有些低沉:“现在总督城堡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大危机,你会怎样做?”

    这是一个简单的问题,艾奇逊的脸缓缓地抬起来,目光中带着坚定,看着保罗管家道:“我会用自己的生命来捍卫它!”

    “很好。”保罗嘴角的微笑拉起,伸手拍了拍这个小伙子的肩膀。这的确是他想要的答案,然后他扭头朝着外面走去,语气平静的道:“记住你说的话,这是誓言,艾奇逊,我不希望出现任何偏差。”

    “绝对不会,我以我的骑士之心来担保!”艾奇逊脸‘色’同样平静,可眸子中的坚定,凝固的就仿佛是一座城堡。

    他当然明白保罗的意思,而艾奇逊也的确做好了准备。如果总督城堡真的陷落,那么他用自己的生命,来弥补这个城堡的尊严,就是他最后能做的。最起码,他的确要报答从小养育自己,培养自己,然后让自己享受目前权利的总督城堡。

    事实上,整个总督城堡内的那些总督卫队成员们,都是有着这样的心态。接近六百名总督卫队分部在城堡的各个点上,还有上千人的灰雾城野战士兵,以及上千人的内城‘精’锐卫队们在协助防守。

    接近三千名‘精’锐,外加数量不菲的雇佣法师,以及拥有斗气的骑士,总督城堡不可能完全陷落。

    保罗管家的脸‘色’极为‘阴’沉,他对城堡的实力表示肯定,但如此狼狈还是第一次。快速朝着城堡内部走去,他来到核心区域,在一个角落里缓缓地站定。面前是一处房‘门’,保罗管家微微的愣神,还是选择了推开。

    “嘎吱——”

    铁铸的房‘门’被打开,保罗管家的脸上也带了几分惶恐。微微咽了口吐沫,他仍旧强行平静自己的内心,缓缓地走进去,沿着昏暗的旋转楼梯乡下走去,似乎他想要去的地方,在地下很深的那里。

    每隔几米才有一盏油灯,保罗管家微微的眯起眼,他看的不真切。可当他看到同样一扇‘门’的时候,额头的冷汗也已经出现。

    仿佛是知道了他的到来,微微的干咳声在铁‘门’内出现,同时某种怪异的嗓音,仿佛是沙哑和压低了的声音也传过来:“咳咳咳,是保罗吗?怎么样,那个低劣而幸运的商人,已经被击退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