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7章.不正常的守军

    没错,消散。

    李维放下手的望远镜,脸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

    在那三座瞭望塔的方向,本是黑色雾气凝结的区域,若其与这遍地恢复,重新活过来,变成亡灵的尸体没什么关系,他绝对不相信!

    “轰轰轰轰——”

    12磅步兵炮继续射击,震耳欲聋的轰鸣响彻整座总督城堡。

    建造城堡的巨石在塌落,重重的砸在地,将原本光滑平整的广场砸的坑坑洼洼,连通那些还来不及躲避,或者说根本不畏惧巨石砸落的亡灵们,生生的砸死掩埋在其,化为了新的坟墓。

    “牧师,赐福巴巴里海盗,给他们的弯刀进行神圣附魔!”

    李维挥手,下达命令。

    “明白。”三十名新招募的牧师们点头,快速后撤,同时有巴巴里海盗送来了水桶,里面都是清澈的淡水。

    随着吟唱声响起,淡淡的白色正能量开始汇聚。

    这是神圣灌注。

    将神圣的力量灌输到淡水当形成圣水,随即那些巴巴里海盗们都快速组成队列,来到这些水桶面前,将弯刀浸入圣水,同时自己也用木勺喝了一口,随着那冰凉的圣水入肚,浑身也仿佛暖洋洋的起来。

    曾经在亡灵位面所遇到的情况,他们早已经熟悉这种时候该怎么处理。

    威尔莫特同样喝下圣水。

    身周原本弥漫的淡淡的黑色雾气,快速在这股神圣的力量下消失于无形,反而让他们适应了亡灵所处的世界,成了能够在黑雾这种负能量集结的区域作战的英勇战士,能让他们攻占总督官邸!

    “银制品来了!已经被削成了十字架!”

    不远处,另外一队巴巴里海盗们快速走过来,怀里抱着大量的银制品。

    大银盘岛本出产白银。

    因此属于最富裕的灰雾城内城区,同样不缺少银制品,只是那些寻常的平民家,有无数的银盘子和银碗,以及银制的刀叉,只要认真搜刮,能获得很多,这对于巴巴里海盗们来说简直轻松。

    用手里的弯刀,将质地柔软的银制品切成小块。

    然后全部做成十字架的形状。

    虽然是简简单单的十字形状,可是随着牧师们的吟唱,竟然泛起淡淡的白色光芒,与李维胸口的十字架相互呼应。

    “在弥赛亚的带领下,帝在赐福于我们!”

    牧师们发出欢呼。

    而那些巴巴里海盗们则更是兴奋,已经改信天主教的他们现在无疑是最疯狂的信徒,甚至曾经信仰真主的时候还要更加的疯狂,要用手里的弯刀来为帝解决任何麻烦,为了李维,解决任何敌人!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整齐的排枪声响起。

    西班牙列兵们在硝烟快速用通条清理枪膛,并且撕开火药包重新填装,并将铅弹放进去,打算进行下一次排枪射击。

    “所有西班牙列兵停止射击,离开前线战场!”

    李维的命令下达。

    同时他挥手,对威尔莫特命令,脸色郑重道:“总督城堡已经坚守不了太多时候,你来带领巴巴里海盗,给我干掉里面的所有敌人。”

    “遵命,国王大人!”威尔莫特坚定点头。

    而李维同时提醒道:“我不要俘虏。”

    “明白。”威尔莫特点头,身为贵族他明白李维的意思,郑重的行礼后,提着手的骑兵剑快速向前走去。

    “为了李维大人,冲啊!”

    “冲啊!”

    而那些巴巴里海盗们紧跟在他的身后,浑身泛起层层光芒,狂热的呐喊着迈动脚步,踩着那已经倒下去的亡灵尸体,挥砍着手的弯刀,将那些残余的亡灵轻松干掉,没人是他们高超刀术的对手。

    胸口的十字架已经被破布条绑住,挂在脖子。

    每当他们砍死亡灵。

    十字架爆发出光芒,如同掠夺般,将那些亡灵倒下去所即将泯灭的灵魂之火,如同夺取般吸入自己的银制十字架内,通过神秘的联系,化为康德脑海的积分。

    “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

    城墙残余的弓箭手在射击,一片片的箭雨铺天盖地的覆盖下来。

    身穿皮甲的巴巴里海盗们顿时一个个的倒下,但心坚定的信念,让他们哪怕是浑身插着十几根羽箭,也依旧在疯狂的向前,要与敌人同归于尽。

    他们不畏惧生死。

    “前进!前进!前进!”

    威尔莫特也在大声呼喊,同时扭头看了一眼,没有丝毫留恋,继续带队向前冲锋,让两千多人的巴巴里海盗,彻底朝着城门方向涌去。

    城门已经被12磅步兵炮给轰开。

    连城墙的弓箭手都已经被轰死了不少。

    甚至还有那原本的守城器械,一架架弩炮和床弩,以及小型的投石机,都已经随着崩塌的塔楼而化为无用的废物。

    战争依旧是拼人的。

    胜利同样是以尸体构成的。

    威尔莫特明白,所以他毫无畏惧,算是战死,那也是光荣的牺牲,是荣誉的能获得天堂通行证的存在,他将在天堂永生!

    箭雨依旧覆盖下来。

    数十名巴巴里海盗坚持不下去而倒下,但更多的却是身后跨过他们尸体,继续向前冲锋的同伴。

    还有头顶那轰鸣的炮声。

    “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

    是24磅榴弹炮和12磅步兵炮共同的杰作,用实心弹重重的轰击在城堡主体,随着破出十几个黑洞,整个城堡已经变得坑坑洼洼,摇摇欲坠。

    甚至有边角处的塔楼因为承重墙被轰开,整体力的结构失衡,重重的塌陷下来。

    大量的灰尘在弥漫。

    巴巴里海盗们冲进城门,狂热的高举着弯刀,却没想到在城门内侧,一柄柄长枪早已经列队等待,那一个个面色带着不正常殷红的内城精锐卫队们,正在骑士艾逊的带领下,狠狠地挺动长枪,将这些巴巴里海盗戳死。

    “艾逊,你还在执迷不悟吗?你们已经失败了!”

    威尔莫特同样看到了长枪方阵后方的艾逊。

    他认识这个与李维国王熟识的年轻人,不由得开口劝阻道:“看看现在,哪里有贵族愿意来拯救你们,因为你们的总督,早已经被他们放弃了!”

    “杀…守卫…杀…守卫…”

    但艾逊却丝毫没有听到那样,殷红的脸颊没有任何情绪。

    他只是在呢喃着命令,让自己身前的那些同样说着类似话的内城精锐卫队们,当做城门后最顽强的守军,坚强的守卫在这。

    一个个巴巴里海盗们奋不顾身的冲去。

    用自己的身体挡住长枪的刺击,更多的巴巴里海盗狂暴的冲锋,企图用弯刀砍断那被铁皮包裹的枪尖。

    但他们失败了。

    越来越多的尸体被挡在长枪方阵面前,甚至让城墙的弓箭手都找到空隙,大肆的泼洒箭雨,让底下拥堵在城门前的巴巴里海盗们损失惨重。

    火炮因为他们冲过去而投鼠忌器,不敢直接轰击。

    这是城堡。

    不是城市,因为城门和城墙本是与城堡一体的。

    如果夺不下整个城门,那么等于城堡根本不会失守,这座汇集了灰雾城数十年财富建造的总督城堡,是如此易守难攻。